当前位置:

186谁说了算

鹦鹉晒月Ctrl+D 收藏本站

“不是那个问题。”古辞辞挣了一下没挣开:“你先放开我。”


  封雨也不想捉着她,手里的人像他第一次见她时想象的一样瘦弱,他只用了三成力,她就定在原地:“先说你不走。”


  “我就是想去宿舍住而已,平时也不是天天来这里。”


  “香薰的事你还在生气?”浴室的事他确实不该开口。


  “没有。”


  “……”


  “放开……”


  封雨松开手,单纯觉得抓着她不好。


  古辞辞见状快速往外跑。


  封雨眼疾手快的抓住她,顿时哭笑不得,她以为她跑的了:“你跑什么。”


  古辞辞脸瞬间青了,深层的记忆蔓延开来,痛苦挣扎,半真半假,真的是对这个人本能的恐惧排斥:“放开我!”‘假’是因为她还能在哽咽里说完该说的话:“我只是觉得丢脸而已,没有生气,你就让我走吧,明天我自然就没事了……”


  封雨看她哭的毫无章法,很无奈,他什么都没做,但人在哭,不得不耐心道:“别哭了,没什么大不了,知道的人不多。”


  “所有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封雨四下看一眼:“你别哭了,这么晚了。”


  为什么不哭!“你放开我。”最丢脸的话说出后,她语气反而软了下来。


  封雨见她如此,也放缓语气:“我放开你可以,但你不能走。”陆先生马上要回去了。


  “你先放开我……”古辞辞擦擦不断‘冒’出来的眼泪。


  “你先说你不走。”


  “你先放开我。”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陆哥说不定在找你。”


  “放开我。”


  “你……”封雨顿时觉得脸上有劲风扫过,手刚刚抬起欲反应,整个人已从走廊上飞了出去。


  陆之渊扶住古辞辞,将人放好:“没事吧?”快速向下追去。


  古辞辞怔怔地忘了哭,突然目光平静。


  封雨见状,一点反击的想法都没有,果断向旁边的水池滚去,身体砸破冰面,沉入水底。


  陆之渊利索地要往下跳,他想弄死的人就是化成灰也要拼起来扬了!


  古辞辞突然开口:“陆之渊……”


  陆之渊转头,看着灯光下的她。


  古辞辞自然不介意他跳进去弄死封雨,最好两个人都上不来,但池子太浅,吞不了人。


  古辞辞小心翼翼的招招手让他过来,眼睛红红的看着他,唯恐他大冷天做出不理智的事:“楚楚……”


  陆之渊走过来,眼底的情绪已经消失殆尽。


  古辞辞害怕的挽住他手臂,小心的靠在他胸口,见他没有动,才低低的哭泣,给封雨上眼药:“刚才……”


  陆之渊声音很稳,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回去说。”直接将衣服披在辞辞肩上,护着她往回走。


  古辞辞被他护在怀里,下意识跟上他的脚步。


  李姨直到两人走出去很远,才敢从角落里走出来,急匆匆来到水边,心慌不已,她不过离开一会,陆先生怎么和小封总动手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么冷的天,水里一点影子都没有,不会被打晕了吧:“封总,封总……”


  李姨急的刚打算去叫人。


  封雨瞬间从水里冒出来,浑身湿透。


  李姨松口气,赶紧去拉人,见小封总头上顶着冰渣,手指都在打颤,赶紧将手里的大衣披在小封总肩上:“快回去,太冷了,我去叫人。”


  封雨一把将粉色的大衣薅下来:“不用。”


  李姨见状赶紧让他披上,都什么时候了,还顾虑这么多,会冻伤的:“我去叫医生!”大冬天摔冰水里,严重的会要命!


  封雨尽管觉得浑身血液都快凝滞了,声音依旧镇定:“不用,我先回去,今晚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可您……”


  ……


  古朴的落地钟响了一下,十点已经过半,灯火暖融的房间内,陆之渊严肃、虔诚的将她的外套脱下来,体贴的挂在屏风上,转身轻轻地揽住她:“吓着了?没事了。”


  古辞辞一把将人推开,一副憋了气哄不好的样子。


  陆之渊看着她,打完后他也发现人是封雨:“他惹你了?”但不管怎么样,封雨不该抓着她。


  古辞辞扭过头不说话,脸上残留着哭过的痕迹。


  陆之渊将她身体扭过来:“很严重?”


  古辞辞不说话,还在气头上:“你要是没事,我先走了!”


  “说什么气话,怎么了?”陆之渊很有耐心。


  古辞辞垂下头,不说。


  陆之渊低下头看她。


  古辞辞撇开头。


  陆之渊追着看过去,疑惑、温和?


  古辞辞避不开,只能气恼的撇他一眼,才发觉刚才走廊上他要弄死封雨那一幕反而像是自己的错觉。


  陆之渊这个人虽然可恶,上辈子也几次想弄死她,但终究没有付诸暴力,她还是第一次见他打人,好像将他以前在她心底里的形象完全挖出来,不再压抑的加注在别人身上!


  “还生气呢?”陆之渊双手放在她肩上,传递能为她排除万难的力量。


  “……”


  “能跟我说说吗?”


  古辞辞仿佛被他的话蛊惑:“我就是觉得……”古辞辞说了一半又不说了。


  陆之渊耐心的等待着。


  古辞辞突然十分委屈:“你都把人打了,不是我的错都成我的错了,好像我无理取闹,害他倒霉一样。”


  陆之渊声音依旧很有耐心,像安抚不懂事的孩子:“怎么会,我动手是我不对,是我跟他的事,你又没有做什么,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洗完澡在看书吗?”


  提到洗澡,古辞辞转身拿衣服又要走。


  陆之渊将人带回来,温柔的抱在怀里。


  古辞辞似乎被软化了,委屈的控诉:“这里是不是你家?”她要这个地方,封雨、沈光耀都管不了,只能她说了算!


  “是。”


  “家里谁说了算?”


  “你。”


  古辞辞脸上不是那个意思的无奈:“你根本不懂,你……”不想说了。


  “不懂所以需要你告诉我,怎么了?”嗯?


  古辞辞脸色微红,有些难以启齿:“能不能……以后别再让沈光耀和封雨管你家的事情,尤其是我住在这里,一些很私人的地方,很尴尬……”


  陆之渊疑惑:“……”


  古辞辞转身又要走。


  陆之渊将人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