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03 不是同一个人?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男人的脚步略显凌乱,跌跌撞撞朝着星空的方向一路走来……

    星空的心跳越来越快,鼻尖忽然窜入了烟草与酒精混合的浓重味道。

    这个男人,看来是喝了不少酒啊!

    这才离开了多久?怎么就喝成这个样子啊?

    “咚——”

    一个趔趄,男人忽然重重压在了星空娇弱的身子上。

    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在她耳边跳跃,原本瘫软无力的星空全身竟开始莫名其妙的燥热起来。

    她舔了舔干燥的唇,伸出手腕,想要推开这个烂醉如泥的男人。

    “喂!起来了!你别压着我啊,你很重耶……”

    借着微弱的灯光,星空仔细的打量着眼§№ zhuzhu][前的男人,他的五官轮廓深邃立体,虽然依旧看不清,但是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魅力。

    星空忽然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这个男人——他是她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

    她想他一定也非常不满意这样的安排,否则不会在完事之后故意烂醉成这样。

    也许他也很无奈吧?就像自己一样,被逼得走投无路……

    一念至此,星空心里忽然觉得无比的酸楚,悬在半空的手忽然无力的垂软了下来。

    房间里冷气十足,可是星空却觉得全身燥热,男人的压制让她动弹不得,她连呼吸都困难。

    好不容易挣开了他大手的束缚,想要从他胸膛离开的时候,他却一个用力,再次将她禁锢住。

    “别闹,嫣儿……”

    星空心下一沉,咬咬唇,用力推开他的手。

    “我不是……”

    “别闹,我爱你,嫣儿……”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忽然一个反身,将星空娇小的身子完完全全的笼罩住。

    严丝合密的两个身体贴得密不透风,滚烫似火的暧昧气息,夹杂着浓重的酒精味道,弥漫在星空的整张脸上。

    星空刚才本来就被折磨得体力不支,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来反抗?

    男人早已醉得不省人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忽然单臂撑起,下一秒,用力咬住了星空粉嫩的唇瓣。

    “唔……”

    星空急急的喘息一声,这是她的初吻……

    温软湿热的味道,让她有一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竟比刚才被他穿破身体的时候要美妙得多,星空的头脑开始有点发懵……

    男人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吸进肺里面去,近乎疯狂的啃,咬……

    娇弱的身子早已颤抖得不像话,男人吻人的功力不赖,一点也不像刚才那般粗鲁,没有技巧。

    绵密的吻一路向下,男人忽然抓过星空的手放在自己僵硬的身上,近乎嘶哑的哀求她:“嫣儿,帮帮我,帮帮我……”

    星空惊愕,猛地缩回手,咬着发白的唇角,心里很凌乱。

    为什么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和刚才的不是同一个人?

    可是……他们的轮廓明明惊人的相似!

    “嫣儿,嫣儿……乖,帮帮我吧……好吗?”

    男人再次抓过星空的手,眸底燃烧着异常旺盛的火苗,语气带着恳求,却又夹杂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势。

    星空身子一僵,脸色顿时苍白,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他不是刚才的那个男人。

    下意识想要挣脱,她不敢接着往下想,那个雇主到底在对她做什么啊!?

    “你走开……我不是你的嫣儿……你放开我……”

    星空抑制住自己内心强大的恐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脱开男人的手。

    男人的呼吸忽然变得沉重,似乎被惹恼了一般,眼里的欲火翻滚,眸子一眯,霍地横腰抱起星空挣扎的身子,重重的把她丢到柔软的大床上。

    星空惊恐的望着他,刚才下腹的疼痛还残留着,她不敢想象接下来他要对她做什么。

    她只觉得自己完蛋了……完蛋了……再来一次她会死的……!

    “嫣儿,你不要怕,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相信我……”

    男人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但是沙哑的嗓音里却依稀可以听到他刻意压抑的痛楚与欲.念。

    “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是你的嫣儿!我是夏星空!我不是你的嫣儿!我是夏星空!”

    星空试图做最后的挣扎,纤细的手慌乱的推开男人的逼近。

    男人完全没有听进星空的话,星空的反抗只让他越发的想要挣扎,他的呼吸急促,夹杂着怒气与疯狂,伸手烦躁的扯开束缚自己的领带,一只手摁住星空的手,用领带圈住她纤细的手。将她拖至床头,另一只手将栓着星空的领带绑到床上。

    “嫣儿,是你逼我的!你只能是我的,我不会让哥哥得到你!你只能是我的……”

    星空吓得尖叫起来,蹬着床单,哭嚷着,“你是神经病啊?我说了我不是嫣儿,我是夏星空!你放开我,死变态!”

    男人眼神迷离涣散,盯着她,眼神似要喷出火星来,忽然勾起嘴角,危险的笑了起来。

    “骂吧!骂吧!你越骂我越开心!反正我很快要让你变成我的女人了!”

    星空近乎嘶吼般的大叫,“我不是你的女人!死变态!放开!你有那么饥渴吗?唔……”

    男人堵住她的唇,吻得凶猛。浓重的酒气吐在星空脸上,眼底凝聚的火光恨不得立即进入她。

    星空颤抖的缩着肩膀,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真的不是……求你放了我,我不骂你了,你放我走……”

    “放你走?走去哪里?去找我哥吗?嗯?”男人眯起涣散的眼眸,用力捏住星空的下颌。

    “不是的,不是的。我要回家!回家!”

    星空眼泪流的很凶,小手时刻记得推开他的逼近。

    “你就那么讨厌我?可是我才是爱你的!沈南弦,他没有心……”

    话落,男人健硕的身子倾身压下,邪魅的冷笑着:“他碰过你了吗?碰你哪里了?说说,木紫嫣!”

    星空呼吸困难,躲着他强制压迫下来的气息,一边推搡着,一边哭喊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说了我是夏星空!你是变态还是聋子吗?你那么饥渴吗?外面有很多女人,为什么你要找我!?为什么?!”

    “我就要你一个,你马上就会成为我的女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会是最后一个!我用生命发誓,这一辈子只会要你一个人。”

    “你疯了……我不要我不要……!你个死变态……”

    星空呜呜的叫喊着,忽然想到可以向外面的人求饶,急忙呼出一声,“救命……唔……”

    她的哀叫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余下的,全部都被他用粗暴的吻封了回去。

    下一秒,是穿身破腹的撕裂,星空的身子骤然僵硬,眼角的泪翻滚汹涌……

    “不要怕……放松一些……我不会让你痛的……放松……”

    男人近乎魔魅的声音在星空耳畔里飘荡,夹杂着温柔的叹息。

    星空心里的柔软被触碰到,绷直的身体也渐渐放轻松下来。

    男人绵密的吻滚烫带着温柔,动作慢慢变得轻柔,蹂吻着她的耳朵,在她耳畔边呼出温热的气息:

    “嫣儿,我用生命发誓,永远都会疼爱着你。”

    星空听着他的话,嘴角苦涩的挑开,低低的抽泣着,渐渐昏睡……

    现在,她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

    恍惚之间,只觉得疼痛,仿佛身处搅拌机之中,被尖锐的刀片一刀一刀的搅割着。

    忽然觉得连哭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反正什么都完了……

    什么都完了……

    ------题外话------

    哼哼,以后一定把男主虐回来!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