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04 夺子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一整夜,在反反复复中继续。

    喝醉酒的男人就像是毫不餍足的孩子,要了星空一次又一次。

    星空本来就是第一次,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疯狂,到最后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只昏昏沉沉的死睡过去。

    第二日睁开眼睛,窗外的阳光刺眼夺目。

    星空警惕的向四周张望,发现昨夜那个醉酒的男人已经消失。

    白色的床单上,赫然出现一抹鲜红的印记。

    在灿烂的光线之下,红得触目惊心,仿佛是在嘲笑自己。

    呵,第一次就这样子失去了,可是她甚至连昨晚那两个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

    而最讽刺的是,为什么是两个人?如果雇主只是想¥ 要让她怀孕,为什么非得要两个人?

    星空嘴角自嘲的挑开。

    手习惯性的摸摸自己的后脖颈。

    轰——

    脖颈上的星形项链到哪里去了?

    那是星空最珍贵的东西!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东西,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忽然不见了!?

    该死……

    星空翻遍了整个卧室,都没有看到项链的踪影。

    身子一软,倒在白色的大床上。

    星空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弄丢的,捂着发胀的脑袋,将自己的脑袋深埋在被子里。

    一夜之间,她竟然丢了两样最珍贵的东西。

    一念至此,她的心就仿佛被搅拌机撕裂般难受!

    门“咔擦~”一声被推开。

    埋在被子里的星空下意识裹紧了被单。

    从被子里微微探出脑袋,抬眼向门口望去——

    来人正是陈红。

    一想到她昨晚一手促成的“好事”,星空忿忿的咬唇。

    心口有翻滚异常的怒火,小手死死的攥紧,眸底夹杂着一丝怒气。

    “夏小姐,你醒啦?”陈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和她客气的打招呼。

    “嗯。”星空垂眸,低哼了一声。

    目光迅速扫过白色床单上那抹鲜红,陈红嘴角满意的勾了勾。

    “看来昨晚进行得非常成功。夏小姐,你放心,我会在老板面前多夸奖你几句的,至于你父亲的医药费,你就不要担心了。”

    呵,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她早就报警说自己遭遇轮女干了!

    星空死死咬住颤抖的牙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希望你们可以遵守诺言!”

    ★

    三个星期之后。

    陈红找到正在学校上课的星空。

    “夏小姐,通过医生检测,你已经成功受孕。我今天来,就是来帮你办理退学手续的!”

    星空身子一怔,“退学手续?”

    “没错,这是老板的意思,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老板决定让你去国外待产。”

    “什么?去国外?”

    星空长这么大,连海滨市也没有离开过,一听到去国外,脑袋立即轰炸了。

    “没错,去国外。等你生完孩子之后,老板会帮你安排在那边学习!至于你父亲,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照顾他,一直到他康复为止。”

    陈红按着老板的意思,一五一十的转告星空。

    星空死死的咬住颤抖的唇瓣。

    “可是……”

    陈红见星空有些犹豫,嘴角抽了抽,无情的开口,“没有可是了!夏小姐,你父亲现在还在医院,如今你已经没有退路。赶紧收拾东西和我走吧!”

    心口一窒,星空小手攥了攥,她知道她除了接受,早已无路可退了。

    ★

    十个月之后。

    寒冷的北风呼啸而过,夹杂着彻骨的冰寒,让人止不住的颤栗。

    此时的夏星空躺在高级产房里,下身一阵阵痉挛般的疼痛袭来。

    不大的空间里,她的尖叫声逸入每一个医生的耳里。

    “不要害怕!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两腿不要绷得太紧……”

    替她接生的女医生鼓励星空。

    “啊啊……啊……好痛,好痛……”

    星空以为那一夜被两个陌生男人灌入会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惨烈的疼痛,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最痛的感觉远远不及如此!

    “加油!好样的!孩子已经快要出来了!使劲儿,再使劲儿……”

    女医生尝试用鼓励的话让星空尽量减轻痛苦。

    光洁的额头早已沁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在女医生的鼓励之下,星空做着毕生以来最大的努力。

    良久——

    一声响亮的啼哭声终于划破了整个产房。

    “哇唔——!”

    所有在场的医生和护士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星空疲惫的睁开眼眸,虚弱的伸出手,想要抱抱自己的孩子。

    护士将一个小脸皱皱的婴儿抱到了星空的眼前——

    “夏小姐,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

    无血色的手指剧烈的颤抖起来,星空抱过孩子时,泪水早已浸湿了脸颊。

    她紧紧的把孩子拥在怀里。

    哪怕这么短暂的相处,对于她来说,都是奢侈的。

    她知道,孩子很快会被带走,可是此刻她却怎么也舍不得松手。

    这是她的孩子啊!

    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血肉相连……

    有人说,孩子就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剥夺母亲的权力!

    如果不是因为逼不得已,她又怎么忍心将自己的骨肉割舍?

    孩子的啼哭声响彻在整个产房,看着小孩子刚出生时皱皱的小脸,星空的眼泪噼里啪啦的直往下掉。

    此时,一直守在产房外的陈红已经带着两个护士闯进来了。

    “夏小姐,我必须把孩子抱走了,飞机已经在等了。”

    陈红说完,用眼神示意两个护士上前把孩子抱过来。

    两个护士走到星空身边,夺过她手里的孩子。

    星空眼泪早已泛滥,恳求她,“陈小姐,让我再抱抱孩子……让我再抱抱孩子……!”

    陈红皱了皱眉头。

    “夏小姐,当初我们都说好了,如果你想让你父亲安然无恙,就好好遵守承诺。从此以后这个孩子再也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有生之年也请你不要再回到海滨市。”

    “不……陈小姐,求求你让我再看一次,他是我的孩子啊,我答应你我只看一眼……只看一眼……”

    陈红也是女人,自然了解女人与骨肉分离的伤痛,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眉眼一冷,她一把抱过护士手里的孩子,绝情离去。

    “求你让我再看一眼……孩子……求求你再让我看一眼吧……”

    产房里的医生护士显然被这一幕惊吓住了,丝毫没有察觉到下.身还没有止住血的星空已经从病床上滚下来。

    “砰——”

    病房大门狠狠的阖上,孩子随着消失。

    心仿佛被一寸寸撕裂,星空瘫软在地。

    紧接着,下腹传来一阵翻涌的疼痛,随即一阵阵热流淌过大腿,她虚弱的垂眸,随即惊呼,“血,好多血……”

    “糟糕,病人大出血!赶紧把乔治医生叫过来……”

    女医生看到星空染满血的身下,惊觉大事不妙。

    星空只觉得一阵阵被搅裂的撕痛溢满了全身,甚至可以感受到身下汩汩而流的血液在流淌。

    可是这样的痛,却怎么都抵不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肉被夺走的十分之一……

    ★

    五年后的海滨市。

    人头汹涌的机场。

    “妈咪,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古诗国吗?哇擦咧!这里的人肤色长得很像我耶!”

    一个粉粉嫩嫩的小男孩,头戴鸭舌帽,小手紧紧牵住星空的手,仰起小脑袋左顾右盼着,圆圆的眼珠机灵的转了转,眸里溢满了好奇。

    星空扶额,俯下头看着小鬼头一脸好奇的模样,蹲下身子,宠溺的刮刮他挺直的鼻尖。

    “小笨蛋,谁告诉你这是古诗国啊?”

    小家伙嘟嘟嘴,表示很不服气,“我们家楼上的那个胖房东lusy老爹告诉我的,lusy老爹还经常教我念古诗呢!床前明月光,李白去开窗,遇到s光,牙齿掉光光……”

    额!那个死胖子房东天天都教他儿子些什么啊!?

    星空白他一眼,揪起他小小的耳朵就往外拎——

    “小坏蛋你还好意思给我提lusy老爹?!要不是你天天欺负lusy老爹的女儿,害得人家小女孩天天哭哭啼啼,人家lusy老爹会不愿意把那么便宜的房子租给我们吗?”

    “哎呦!妈咪,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还提它做什么呢?何况我们逃离英国贫民区投入古诗国的大怀抱不是挺好的吗?”小家伙摆弄着鸭舌帽,吐吐舌头,淘气的说道。

    此刻,正值机场最拥挤的时刻,周围忽然传来了一阵花痴的议论声——

    “哇……那个人好帅哦!是明星吗?”

    “型男耶!长得好像吴彦祖!”

    “真的好帅,眼睛很勾人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