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12 出来卖的?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沈南弦目不斜视的走上前,朝着星空的身边逼近。

    “你……你……”

    星空瞠大的瞳孔急速的骤缩,眼前的男人正是昨晚在深蓝酒吧遇见的那个男人。

    额,就是星空不小心碰到了人家老二的那个。

    虽然不小心碰到了人家老二,可是丫的你也不能让一帮狗养的臭男人来压姐啊?

    沈南弦也认出了她就是昨晚深蓝酒吧的那个女人,而且他还莫名其妙的跟了她一段路,一想到这事,就觉得他妈的自己一定是中邪了!

    “小姐,这里不是你做生意的地方,想接客就去深蓝酒吧。”

    沈南弦移步到洗手台的位置,拧开水龙头,水哗哗的流起来,他的声音不大,(! )很低沉,但却仿佛一把刀,直刺人的心脏。

    星空攥着衬衫的手颤了颤,死命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咬了咬牙,一字一顿,“我、不、是、小、姐!”

    “哦?出来卖的还会不敢承认?”沈南弦的唇角带着一抹薄凉的笑意。

    “你才是出来卖的!你全家都是出来卖的!”星空狠狠的反驳了一句。

    “既然是婊*子就别给自己立牌坊!”沈南弦拧掉水龙头,语气带着戾气,望着镜中衣衫不整的女人,极致的嘲讽笑了笑。

    星空怒火了!

    妈的,说谁是婊*子呢?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kitty!

    “啪 ̄ ̄!”

    响亮的巴掌声在宽敞的洗手间发出刺耳的回响。

    新仇加旧恨,星空这一巴掌打得爽快!好爽快!

    沈南弦面对这毫无预兆的一巴掌,石化了,气炸了。

    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动手!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下一秒,冷凝如雕塑的俊脸露出狰狞的笑意,带着邪恶与危险的味道,沈南弦伸手用力捏住她的下颌,逼她与自己直视。

    “你好大的胆子!”

    “我说了我、不、是、出、来、卖、的!”星空咬牙切齿的望着他。

    “是不是试过了就知道。”沈南弦眼眸微微眯起,迸发出危险的光芒。

    星空心下一沉,心跳没来由的加速。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衬衫,往自己的胸衣处一带。

    被个男人这样看光光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啊!

    此刻星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星空的身子被抬起,随即,臀部感受到一阵冰凉的触觉。

    回过神来,星空才发现自己被沈南弦强制抬上了洗手台。

    瞬间,她动弹不得……

    心里止不住的发颤,连带着语气也是惊恐的,丝毫没有了刚才打脸的大姐风范。

    “死变态你……你要干什么啊……”

    伟岸的身姿倾身压下,完全笼罩住星空娇小的身子。

    沈南弦附在她的耳畔,嘴角噙着可恶的笑,“是不是婊*子?试过了就知道。”

    轰!

    星空总算是看明白这个死变态想对她做什么了!

    妹的!光天化日之下,你丫竟然敢强女干民女!

    “死混蛋,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性子倒是很倔。”

    沈南弦按压住她试图反抗的身子,嘴角不自觉的逸出笑意。

    “管你屁事!不想死就赶紧把我放下来!”

    沈南弦眼中滑过危险笑意,大手一拨,用力分开她的腿。下一秒,薄薄的布料已然被褪下。

    “你他妈要是敢动我……唔……”

    在她措手不及之时,沈南弦手指挑入!

    “唔……”

    星空的身子骤然绷紧,无处安放的手死命攥住他结实的肩膀大口大口的喘气。

    沈南弦笑得可怖,“果然是个婊*子……”

    “住手!嗯……”

    星空情不自禁的逸出一声嘤咛,连自己也觉得可耻,想要推开他,可是身体却瘫软得像一团死水。

    这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得全身颤栗!

    “爽吗?”

    沈南弦手指挑出,语气邪恶夹杂着嘲讽,盯着星空布满潮红的脸颊。

    星空脑子轰轰作响。

    他一定要这样故意羞辱她吗?!

    垂下眼眸,星空愣怔着,不看他一眼,也不再说一句话。

    沈南弦嫌恶的甩开她的身子,拧开水龙头,洗手……

    仿佛,那是很肮脏的东西。

    整理了身上的衣服,沈南弦若无其事的打算离开。

    走到一半,忽然扭过头来,嘲讽的眼眸盯着一脸死灰的星空,调侃的开口:

    “哦……我忘了告诉你这是男士厕所。”

    什么?!

    星空在愣怔中反应过来,俯下头才惊觉自己捂在胸衣上的白衬衫已然落在了地上。

    一定是刚才在洗手台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的!囧……

    慌忙拾起,重新捂住那白花花的丰盈……

    抬起头看到沈南弦正立在不远处,双手插在裤袋里,笑得邪恶,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她出丑。

    星空的脸早已在他的目光下,红到了脖子梗,连自己也讨厌自己的反应!

    反正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干脆向他求助好了,虽然此人是个十足的变态!

    “那个……你可不可以借我一件衣服穿。我,我等一下要面试,我的衣服湿了,这个面试对我很重要……”

    星空咬着颤抖的唇角,放下了自尊,向他求助。

    如果他还有点良心,就帮帮她吧!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里,而且她也不想错过面试……

    沈南弦眼中扫过一丝嘲讽的锐芒,浓眉一挑,微妙的无语一瞬,随即优雅的伸手,一颗一颗拧开身上的灰色西装纽扣。

    迅速的褪下身上的西装,扔给眼前的女人。

    目光触碰到她胸口两只呼之欲出的大白兔时,没有波澜的眼眸骤然一缩,喉咙滚动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星空呆愣了半晌,才撑着身子捡起那件西装,迅速的穿上那件早已湿透的白色衬衫,冰冷的气息触碰到肌肤,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赶紧披上西装,掩盖住那白衬衫上那团洗不掉的红色印记。

    揉了揉有点涨疼的额头,半晌,星空慢慢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过来。

    这世上的渣滓真他妈太多了!

    星空如果因为这样就放弃面试,渣滓不是要偷笑么!

    如果那些渣渣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她,那简直太小看她了!

    六年了,星空一个人在英国辛辛苦苦拉扯着孩子长大不是白混的,还有什么样的大风大浪她没见过!

    不过就是被个渣滓咬了一下么?

    没事没事,姐的心脏强大着呢!

    深呼吸,星空抬手看看手腕上的表,一点五十五分,距离面试只有五分钟!

    没有再停留,星空拉开洗手间的门,裹了裹身上的灰色西服,抬起脚步,朝着面试的方向走去。

    ------题外话------

    哇!大家今天吃肿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