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22 不正当行为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菜一个接一个的端上来,木紫嫣心不在焉的夹了几口菜,眼神时不时的瞟到星空身上,又时不时的落在沈南弦身上。

    许子明殷勤的为星空夹菜,坐在对面的沈南弦看着许子明的举动,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一整顿饭下来都不出声。

    星空只当他是眼神抽筋,懒得理他,自己吃自己的,眼角连抬也不抬一下。

    快吃完饭时,星空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走出洗手间,正准备返回包厢的时候,眼角忽然瞥到了一抹颀长挺拔的身影,斜斜的倚在墙壁上,薄唇已经抿成泛白的唇丝一线,下颌紧凝出棱角僵硬的线条,即便是橘黄色的灯光也没能把他眸底的寒冰星光映得稍微缓和一点。

    香烟在他{ 之间不动声色的燃烧着,暧昧的灯光之下,绘出一副流畅俊逸的剪影。

    星空眼眸微眯,身子有点僵硬的盯着不远处的沈南弦。

    半晌,星空晃了晃脑袋,若无其事的走过他的身旁,准备把他当透明,与他擦肩而过。

    沈南弦薄唇撇了撇,用力往烟蒂桶里摁掉手里的烟头,大步向前几步,霸道的握住星空的手腕,顺势将她的身子牢牢按压在冰冷的墙壁上。

    星空瘪瘪嘴,尼玛的喵了个咪,这人到底是要闹哪样?不就是捡了他一个钱包至今还没有机会归还吗?

    “内啥……钱包我带来了,现在就可以还给你!”星空咬着下唇角,有点支支吾吾的开口,“公共场合,沈先生请自重!”

    沈南弦完全忽略掉她的话,目光落在她轻咬诱惑的唇,粗粝的手指不自觉的覆上,左右摩挲着。

    星空吓得全身泛起鸡皮疙瘩,语气颤抖,“沈先生,你别这样!木小姐看到就不好了!”

    “怕了?”沈南弦紧抿的薄唇吐字如冰。

    星空重重的点头,顺势想要推开他结实有力的身子。

    一个反手,沈南弦有力的大手忽然握住她纤细的腰,横腰抱起,顺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砰”一声,洗手间一扇间隔的门被重重阖上,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沈南弦一把钳住星空的下颌,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逼退到背后的隔板上,然后狠狠的吻住,唇舌疯了一般和她交缠着。

    星空吃痛,用力的推搡着他,可是他却仍不动分毫,狠狠的用力咬住他在口中疯狂肆虐的舌。

    沈南弦蹙眉,口中渐渐尝到了血腥的味道。越发用力的狂野吮吻着,仿佛要把她吃入腹一样。

    “唔……”

    星空承受不住他猛烈的吻,头脑一阵阵的眩晕,她想不出他忽然这样吻她的原因。

    “夏星空,这么快就勾搭上许子明了是吧?”沈南弦忽然放开她的唇,粗喘着气盯着星空。

    星空抬起眼眸,这时才发现他的脸色竟是如此阴沉和骇人!

    “你就那么难耐?那么需要男人吗?!”沈南弦低吼一声,双手用力捏着她的肩膀,原本阴冷的眸底有无数火芒在窜动。

    星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直觉告诉她,沈南弦怒了,至于他为什么怒了,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至于他为什么三番两次吻她,她就更加想不明白了!丫的!

    “沈先生,这是我的私事!我没有必要告诉你!”星空微怒,习惯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沈南弦盯着她快要被咬破的嘴唇,心口像是被什么撩动一般,隐隐作痛,伸出手用力的分开她的双唇,霸道的开口,“不许咬!”

    星空不耐烦的想要甩掉他的手,却越发的被他用力捏住。

    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两个女孩的说话声,有人进来了!

    星空心跳得异常激烈,紧张的盯着沈南弦,示意他不要出声。

    沈南弦淡定自若的盯着她一脸紧张的模样,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再一次欺身压下,吻住她的唇,拉出她的粉舌,贪恋着她的味道。

    星空不敢胡乱出声,即便被她吻得快要缺氧,也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息,生怕外面的人听到了。

    沈南弦看到她紧张兮兮的样子,越发变本加厉的逗弄她,稍微松开了她的唇,同时大手摩挲着她薄薄的衣服,这让星空体内的快感越发迅速的堆积起来。

    待听到两个女生出去的关门声之后,星空好不容易喘口气,重重推开他,忿忿开口,“沈南弦,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沈南弦一把将她的身体扳过去,语气森冷,“我不能?谁能?许子明?”

    “我说了不管你的事!”星空再次咬住自己的下唇瓣。

    这不经意的习惯动作,却不断的撩拨起沈南弦身体的火热。

    “那你也别问我为什么这样对你!我也不知道,心里不爽就这么做了!”沈南弦诚实的回答,伸手用力再次分开她紧咬的唇,竟莫名其妙的觉得心疼。

    丫的!你心里不爽就要咬人?那你怎么不随便找头猪去咬?

    星空垂下眸子,可以感觉到他身体那危险的僵硬正蓄势待发,心口随即一阵阵的扑通乱跳。

    “我们出来这么久,木小姐会怀疑的。”星空此时是万分的焦虑不安。

    沈南弦轻笑一声,“你这是在吃醋?”

    噗……

    星空无语。

    沉默了半晌,星空才缓缓启口,“沈先生,您和木小姐简直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我祝福你们,希望你们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顿了顿身子,星空见沈南弦一直沉默,继续开口道,“至于吃醋这种事情那是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就算有机会发生,对象也不可能是你。至于此前你对我做的种种不正当行为,我就当做是被狗咬了,不会放在心上,您也不要放在心上。就这样吧,我先回包厢,您过两分钟再出现,免得他们怀疑……唔……”

    沈南弦的吻再次霸道的覆上,将她未说完的话尽数吞入口中,吻的力度比此前的每一次都要凶猛,带着怒气。

    星空被舔吻得酥麻,一阵阵的让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紊乱起来,温热的舌头一遍遍的描绘着她耳朵的轮廓,这该死的触觉刺激让她的身子一阵阵的哆嗦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妙,让人既忍不住闪躲,又想要更多。

    而沈南弦却丝毫不给她任何闪躲的机会,湿滑的舌紧紧追逐着她的耳朵,无论星空怎么躲,他都能如影随性的掌控她,让她无法克制的逸出一阵阵轻吟。

    ------题外话------

    哇!南弦你好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