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狐狸眼,乱放电,勾男人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天字号包厢房里,鹅黄色的灯光下,暧昧的气息流转着。

    女人修长的腿肆无忌惮磨蹭着男人的小腿肚,慢慢来到他的双膝,然后再度往上,慢条斯理的隔着丝袜摩擦着他的大腿,有意无意的撩过他腿间那象征着男性力量的**。

    “南弦……你难道都不想我么?”

    木紫嫣娇嗔一声,柔软的手不安分的撩拨着他性感的喉结,一路蜿蜒而下,停留在他古铜色的锁骨处。

    纤细的指尖来到衬衫的领口处,稍稍的停留,轻轻的一扭,衬衫领口散开,蜜色的胸口肌肤一并露出来。

    沈南弦浓眉蹙了蹙,眸底不经意滑过嫌恶的情愫,暖色调的光影交错落在他紧绷的脸上,棱角分明却僵硬的脸部线★★★★ zhuzhu%条覆盖在阴影之下,他整个人显得无比孤傲清冽。

    木紫嫣看着沈南弦,被厚妆覆盖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嘴角挑开,娇滴滴的开口,“弦……我准备好可以接受你了。”

    说完,脸色飞上一抹红晕,羞涩的垂下了眼眸。

    沈南弦顿了顿身子,不动声色的推开她,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淡淡的开口:“走吧,我送你。”

    木紫嫣错愕的瞠目,心像被针刺一般的疼痛。

    沈南弦竟然对她的靠近不感兴趣?刚才他连手指也没碰过她一下!

    脸上火辣辣的灼烧,此刻的木紫嫣又羞又恼!嘟着嘴跺着脚,木紫嫣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生闷气。她以为沈南弦会像五年前那样,一见到她生气,一定就会主动过来哄她!

    可是他,竟并没有。

    沈南弦由始至终,视线都没有在她脸上停留。伸手拍拍身上的衣服,目不斜视离开了包厢。

    木紫嫣盯着他绝情离去的背影,恼怒的跺了跺脚,匆忙的追了上去。

    ★

    停车场。

    沈南弦穿着宝蓝色的西服,从背后看起来身材挺立俊逸,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木紫嫣大步的追了上去,大声的叫他:“南弦,你等等我!”

    沈南弦一直走到了车子停放的位置,打开了车门才回过头看着她。

    木紫嫣跑的气喘吁吁,胸口一起一伏刻意的做出将近一个罩杯幅度的呼吸,娇嗔着:“弦,你干嘛走那么快?我跟不上。”

    沈南弦颀长的身子倚着车,两指夹着烟,点燃,吐出白雾,模糊了表情,冷冷道,“我赶时间。”

    木紫嫣心下一颤,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对她说他赶时间这种话的。

    有人说:男人愿意花多少时间陪女人,说明他对那个女人的爱有多深。因为,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珍贵的东西。他愿意拿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与你分享,说明你在他心中的分量重。

    可是,现在……

    木紫嫣眸底一黯,有些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南弦,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对我这么冷淡?”

    沈南弦指尖夹着烟,垂眸,不说话。

    其实他并不是忽然对她这么冷淡,以前的沈南弦对她也只是妹妹般的照顾。

    在夏星空没有出现之前,他以为世界上不会出现令他感兴趣的女人,所以愿意接受家里人的安排与木紫嫣结婚。

    可是夏星空忽然出现了,第一次见面她就顶着他老二,第二次见面就看到她狼狈却魅惑的模样,第三次见面她就在办公室救了他一命,他刻意隐瞒身边的人,所以从来没有人知道他身体患有这个病,可是她却随身携带着他急需的药……千丝万缕解不开的疑惑纠缠在心头,而冥冥之中,却仿佛有一根暗线在牵引着他们。

    当他从身后抱着她的时候,他清楚的听到自己那一颗素来阴暗无澜的心,开出了明媚的花,泛起了彩色的涟漪。

    如果他的人生注定必须早早结束,那么夏星空,就是他此刻最想到达的彼岸。

    木紫嫣不甘心的憋着红嘴,将自己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南弦,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其他女人了?”

    沈南弦忽然扔下烟头,踩灭,语气淡漠得像一块冰:“与你无关。”

    说完,打开了车门,坐进了车里。

    木紫嫣看他已经开始发动引擎,快步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打开了车门,也坐了进去。

    待她坐下之后,沈南弦发动了车子。

    “嗤——”一声,车子离开了停车场,急速朝着木家而去。

    木紫嫣望着窗外一路倒退的街景,时不时扭过头盯着沈南弦冷凝俊逸的脸,心却一寸寸凉透——原来,他真的不是五年的他了。

    可是,到底是什么令他转变得这么快?

    圈内的人都知道,沈家两兄弟,一个冷一个热。而沈南弦向来冷血,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上心,除了木家的大小姐……

    呵,看来传言真的不可信。

    木紫嫣不甘心的咬着唇瓣,细细思量着有可能出现在沈南弦身边的每一个女人。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刚才他望着夏星空时,那炙热的眼神。心头猛地一颤,阴森狠戾的眼神倏然滑过了眸底,手不由的攥了攥……

    ★

    “阿嚏!”星空在冷气十足的空调房里,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下意识抱了抱双臂,星空忽然觉得还是家里的风扇吹着舒服呢……

    一想到风扇,星空忽然记起家里的风扇又坏了,看来今晚得找个时间拿去外面修一下,不然小家伙晚上睡觉又要吵闹了。

    想起了宝贝儿子,星空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勾了勾。

    第一天上班,许子明只是让她尽快熟悉一下公司的大小事物,并没有给她布置什么任务,所以一整天下来,工作还是蛮轻松的。

    只是……

    一想起许子明中午在车厢里的吻,星空就止不住的一阵阵心悸,凝着黛眉,深深的呼了口气。

    星空并不知道,她今天中午与许经理一起外出用餐的事件已经作为劲爆消息传遍了整个人事部。

    人事部果然是公司八卦传得最快的地方——

    “听说许经理中午和昨天那个过来办理入职的女人一起去吃饭了!”

    “真是狐狸精转世啊!昨天我就说她那对骚眼睛是典型的狐狸眼,喜欢乱放电,勾男人!”

    “……啧啧,搞不好已经被人弄上。床好多次了,否则哪有那么容易就进咱们公司?我看过她入职资料,没有任何经验,不过是个刚刚毕业的学生!”

    “嘘……小心这话被人传到许经理耳朵里,那我们就死定了!”

    这个时候,踩着七寸高跟鞋的首席秘书谢晓婷恰好经过人事部,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许经理”的字眼,脚步停了停,也好奇的加入了她们的谈话。

    一听之下,才得知原来她们口中的狐狸精正是她旧日的同窗——夏星空。

    这么好抹黑夏星空的机会,谢晓婷自然不会错过。

    一边对她能这么快得到许经理的赏识恨得牙痒痒,一边将星空的“陈年往事”添油加醋的倒了出来——

    “……夏星空从小可就是个骚狐狸,高中的时候她是我同学,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偷偷怀了野男人的孩子,后来被学校知道了,强制勒令退学……退学后听说她还把孩子生了下来……”

    “天啊!原来这个狐狸精竟然连孩子都生了啊,可是我看到她入职资料上写的竟然是未婚!”一个女同事附和道。

    “这么没面子的丑事怎么可能会写出来?!”

    “也是……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也不知道是被哪个男人搞大的肚子……!”

    “像她这么贱的,搞不好是被几个男人一起搞大的……”

    ……

    整个人事部的女同事听着谢晓婷叙说着关于夏星空的丑事,个个幸灾乐祸的议论着,最后得出了一个无比坚定的结论:夏星空就是个伤风败俗的狐狸精!靠着巴结许经理才进了公司!

    一直安静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雪儿,听着她们的议论,嘴角紧抿,由始至终不发表任何议论,清隽的眉毛一点一点的蹙紧……

    ★

    下班的时候,关于夏星空“十八岁被搞大肚子,未婚怀孕生下野种”的重磅八卦消息已经传遍了整栋公司大大小小每一个角落。

    这也自然而然的传进了早上与她结下了梁子的赵心杰耳朵里。

    向来在公司虚晃度日,只对偷袭美女屁股感兴趣的赵心杰,在听到茶水部小妹讲到关于夏星空的八卦时,邪恶的嘴脸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自从星空早上在电梯里赏了他一个巴掌之后,他今天一整天都过得不舒坦,心里一直堵着口气难以下咽,连吃饭都噎着。

    现在忽然听到这样的“好”消息,赵心杰恶毒阴冷的心彻底的扭曲了,暗暗思量着要如何用最狠的方法教训一下这个女人。

    恶毒的灵光突然乍现,赵心杰取出手机,拨通了人事主管兼总裁助理吴东的电话——

    “喂,是吴东吗?我是赵心杰——你老板的舅舅啊!”赵心杰故意咬重了后面的几个字。

    电话那头的吴东微微一愣之后,恭敬的开口:“喔,原来是舅老爷啊……您好您好!”

    “吴东啊,有件事情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下……”赵心杰虚胖的肉脸随着他嘴角开启而剧烈的颤抖着,着实令人恶心。

    “舅老爷您请讲!”

    吴东向来对赵心杰无好感,但是人家是皇亲国戚,自己也不好得罪。

    “咱公司有个新来的女职员,叫夏星空的,你不是人事主管么?你去帮我看看她的家庭住址。”

    “舅老爷,这……”

    吴东眉头用力的拧了拧,有点犹豫,公司的员工资料向来都是严格保管,不可外泄的,岂有说给就给的?

    “吴东,你他妈倒是答应不答应啊?你是想让我自己亲自去找南弦吗?!”赵心杰搬出了外甥来镇压吴东。

    吴东一听,心下就慌了,身为一枚小小的员工,他实在不敢得罪这舅老爷。其实得罪了舅老爷这个软柿子还不要紧,要是得罪了她的姐姐赵心敏那就随时会死得不明不白啊!

    嘴角颤了颤,吴东赶紧答道,“舅老爷,您别急,我去给你查一下就是了,待会再告诉您。”

    赵心杰听到吴东的回答,这才满意的叹口气,一想到夏星空这个快要到手的香饽饽,肥厚恶心的嘴角笑得阴险狰狞……

    ------题外话------

    今天下雨了,窗外有几根小乌云飘来荡去,荡得偶好**~!

    下午一直重复循环一首叫《朋友的朋友》的歌,明明偶素个很**的货,可是听着听着心里竟有种蛋蛋的桑感……蛋蛋的……(╯□╰)

    妹纸们,乃们都要珍惜偶这枚**货,珍惜我,就要收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