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33 笨鸟会飞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星空仰头,对上他的深眸——

    “听不懂国语吗?我说我要见见你儿子。”沈南弦霸道的要求。

    “凭什么啊?”莫名其妙的男人,吃饱没事就想见别人儿子,脑子是病得不轻。

    背脊,僵硬。

    沈南弦忽然有些恼,重重的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的坐到床上,抽出了烟盒,有节奏的敲击着。

    “啪嗒啪嗒 ̄”

    靠!跟我玩阴的?

    星空用力的咬唇,冷冷的目光射向他——

    “你到底走不走?”

    “你不听话。”沈南弦舒舒服服的在床上坐着,修长结实的腿交叠搭着,依旧掩饰不住他绝佳的比例身段。

    泥煤,{——m-zhuzhu——}听不听话和你走不走到底有什么关系啊啊啊啊啊……!

    星空身子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内心强烈不满的情绪,才没有让自己一巴掌挥过去。

    厚脸皮的见多了,没见过比城墙还厚的!

    星空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他100年,脸上却依旧挂着标志性笑容,典型的皮笑肉不笑:

    “我说……沈总裁啊……您到底是要怎么闹?别光坐着啊,直接给咱挑明了说呗。”

    沈南弦微微眯眸,大手一摊,逸出一声轻笑,“我的目的很简单,你听话就好。”

    听话听话,难不成你叫我去死我就得去死!?

    “乖乖听话,放心,我不会让你去牺牲的。”

    星空一震,惊愕的抬眸,丫的他懂读心术?

    接着,他忽然起身,温暖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腕,二话不说,拐过来就往外走。

    他的手掌很大,握得很用力。

    星空觉得握爪这种动作虽然不是很亲密,但是也算是暧昧,下意识就想用力甩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你到底想干嘛?”星空黛眉微蹙,无奈的开口。

    他忽然笑了笑,看似不经意的开口,“我说了,去见儿子。”

    星空脸上的表情骤然僵住,心没由来“咯噔”一响。

    从来……从来没有人这么执着的想要见她的儿子。

    在英国的时候,涛涛调皮捣蛋,方圆百里的房客都怕了他儿子,每个人一提到她儿子就皱眉头;来到中国之后,情况也没有好转,三天两头的被老师传去学校面谈,因为成绩的关系,小同学们也不大喜欢和涛涛玩,就连家长也排斥涛涛。

    自己的儿子不受欢迎,星空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他依然是自己心尖尖的宝贝,只是作为母亲,她内心深处当然希望有更多人疼爱自己的儿子。

    “你……你为什么想见我儿子?”

    “没什么,可能是想看看他长得像不像你。”

    说话间,星空已经被沈南弦拽到了另一间卧室的门口,低下头,问她,“是这间吗?”

    星空垂眸,不说话,直接默认。

    沈南弦伸手拧了拧锁头,发现门被锁住了,撇撇嘴,扭过头,盯着星空。

    “锁了?”

    “锁得好!锁得妙!这说明连天都不想让你们相见。”

    “我不喜欢半途而废。”

    “这和半途而废没有半毛线关系,也许你们缘分不到,你也别太难过了,下次有机会再见吧。”

    星空趁他一个不注意,挣开他的手,指着门口的方向,“喏,大门就在你的左边,出门一直往前,千万不要回头。还有这附近饿狼多,你记得顺手给我关门。”

    “不行,老子今天见定了!”沈南弦意志坚定。

    “给我个一定要见的理由。”星空态度决绝。

    眸色一沉,沈南弦郑重的盯紧她,“刚刚已经说了,想看看他长得像不像你,你确定你听得懂人话?”

    “我听不懂鸟语。”星空小嘴一撇,拽拽的说。

    沈南弦皱眉,撇嘴,眯眸,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再说一次?”

    星空最受不得刺激,靠!敢激我?

    晶亮的眼珠子转了转,星空说得义愤填膺:“再说一次你也不懂。笨鸟一只!连飞出去都不会,还做什么鸟!?”

    说完,四周却忽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安静显得那么的不正常,到处漂浮着危险的因子。

    凉凉的夜风袭来,星空感激皮肤泛起了阵阵鸡皮疙瘩……

    沈南弦略微弯腰,浓密的睫毛覆盖着妖冶细长的眼紧盯着她,然后,邪恶而性感的笑了笑。

    “你确定不会飞?要不我今晚带你飞一整夜?”

    星空愣怔了三十秒,紧接着喉咙艰难的咽了咽,瞠大的眼眸直视他眸底染红的欲火,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这男人忒邪恶了……!

    靠,自己怎么就被他绕进去了呢!?自作孽啊自作孽啊……

    下一秒,冰凉颤抖的手指忽然被他温热的大掌握住,星空心颤了,想要缩回来,他却握得更紧了。

    丫丫丫的,你握着我爪子是要闹哪样?

    再下一秒,冰凉的手指在他的引导之下覆上高档西装裤的小帐篷——

    啊,好烫!

    星空手一抖,想要收回来,却被他用力的按住,动弹不得。

    掐指一算,这算是星空第二次碰到他的老二。

    硬邦邦的,滚烫烫的,目测尺寸不小,但是这触感不是太良好!

    星空眉头皱了皱,抬起愤怒的眼眸却对上他隐忍的血红鹰隼,发现他额头处竟然还有明显的青筋凸显——

    额,他的样子为毛看起来那么难受?

    心,又抖了。

    星空手软了,越发的感受到他的硬。

    粗粝的大掌握住她颤栗不安的小手,一点一点的掰开她纤细的五指,让她小小的掌心彻底的包裹住他的滚烫。

    紧接着,一路往上,停留在冰凉的皮带上。

    不待星空反应过来,耳边传来“啪嗒 ̄”的声响。

    星空错愕的瞠目,看到他黑色的皮带扣子被她颤巍巍的手解开了。

    没错,她确定是她用自己的手解开了他的皮带。

    星空脸霎时红了,低下头,错愕的眼眸死死盯着他松开的黑色皮带。

    使劲儿的摇摇头,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她的本意,明明是他的手在动……

    星空想收回手,可是手依旧被他紧紧握着,顺着他的手,两指尖握着西裤上那冰冷的拉链头,由上往下拉扯着……

    “咝啦 ̄”

    星空听到拉链被褪下的声音,心脏早已要跳出胸口,死死紧咬着嘴唇,头也不敢抬一下。

    沈南弦神色看似懒懒的,眉眼间却有隐藏不住的高亢。

    星空知道自己躲不过,干脆别过头——哼!死也不看他的鸟。

    沈南弦用力的握着她的手,危险的眼眸眯起,声音暗哑,“转过来。”

    “……!”星空咬唇,沉默。

    沈南弦闷哼一声,呼吸加重,伸出另一只手握住她纤细的腰,在她丰润的耳垂轻轻呵气,诱.惑.的开口,“乖,动一下,它会飞。”

    星空听着他色.情的话,脸“唰”一下就红了,另一只手心里覆上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有气无力的推开他结实的身子,“死变态,你不要……不要老是这样……”

    沈南弦听到她忽然软下来的声音,身体绷得更紧,低低的笑了笑,“哪样?”

    “你先放了我……你不能老是这样对我,我是有孩子的人……”

    星空推开他不断的逼近,握着的五指间越发的滚烫。

    沈南弦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忽然松开她的手,翻过她娇小的身子,抵在冰冷的门板上,牢牢的把她锁在两臂间,一口咬住她耳朵,“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关我鸟事!”星空有些恼怒的瞪他一眼。

    “不要拒绝我……”沈南弦霸道的握着他娇小的身子,粗粝的大手隔着她宽松的衣服掌着她的身子,时轻时重的抚着。

    星空咬住嘴唇,还是忍不住的喘息起来,语气低得像蚊子,“……混蛋,我儿子在睡觉……”

    沈南弦泛着明显火焰的眼眸,触碰到她不断颤栗的身子,紧紧的抱着她好半晌,什么都不做,才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隐忍的火热气息尽数吐在他娇艳的小脸上,天知道,他需要多大的忍耐,才能将喷薄欲出的大火熄灭,忍住自己不彻底占有她。

    大掌慢慢插入她细柔的发丝间,声音低哑难耐,“帮我扣好。”

    星空俯下头,看到他身下的肿胀依旧明显,红着一张脸,半蹲下身子,伸出颤抖的手指,动作迟钝的帮他他扣好。

    沈南弦大手从身后搂紧她,轻轻按住她单薄的后背,抚摸着她的发丝,用让人沉迷的深眸看着她的动作,淡淡的笑着,邪气弥漫

    待到她红着一张脸起身时,沈南弦的眼神已经冷静了下来,眼里再没有了刚才的炙热感。

    ★

    屋子里,耳朵一直贴着门板的宁宁,仔细的倾听着屋外的一切动静。

    无数解不开的疑惑悄然滑至宁宁的心口,久久无法释怀——

    咦,爸爸和妈咪为什么一直在说鸟的话题?可是家里明明没有鸟啊……

    好奇怪喔,宁宁歪斜着小脑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看来大人的话小孩子真的听不懂。

    不过,宁宁倒是听懂这一句了——

    “开门吧。”沈南弦语气笃定,势在必行。

    星空努努嘴,经过了刚才,她现在也不想和他闹了。

    疯子你能和他计较吗?

    转过身子,不爽的跑到房里取出备用钥匙。

    待到星空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时,宁宁已经将床头柜上的照片连带着自己的肉身子,连滚带爬躲到了被子里。

    宁宁不知道爸爸为什么忽然知道了自己的下落,从刚才听到爸爸说开门的时候,他就想着要怎么偷跑出去了。

    可是这近乎封闭的空间里,除了一床被子之外,他已经无处可躲了,心里只希望爸爸不要掀开被子。

    沈南弦踏入屋子,鼻尖窜入了熟悉的奶香气味。

    深深吸一口气,他记得,宁宁身上好像也有这种味道。

    自嘲的笑了笑,也许,这是小孩子身上都有的味道?

    星空扫了一眼突成了一个小山的被单,眉头皱了皱,这小家伙又拿被子蒙着头睡觉了……

    刚想走过去扯开小家伙头上蒙着的被子时,手腕却忽然被沈南弦拽过去。

    “你儿子几岁了?”沈南弦的声音刻意的压低。

    星空头也不抬,低低道,“五岁!”

    “喔,我儿子也是五岁。”

    星空愣了一下,几乎是脱口而出,诧异道,“你结婚了?!”

    沈南弦邪恶的低笑,盯着她脸上的表情,“怎么?不行?”

    “没……没有这种事……”星空支支吾吾的开口解释,心底竟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

    没错,是失落。靠!为毛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渣鸟有了老婆,社会就少了一个祸害啊!应该高兴才是的……

    “是吗?你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

    星空眉眼颤了颤,故意笑得没心没肺,“哪有?我不知道多开心,不过你老婆可就惨了……”说完又觉得自己态度不够明确,赶紧补上俩字,“嘿嘿……”

    沈南弦盯着她脸上明媚的笑容,心里忽然很不舒服。

    “我没老婆。”他淡淡的开口解释。

    星空张张粉唇,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心里却蓦地滑过一丝窃喜——他这是在向她解释?

    不待星空反应过来,沈南弦深潭一样的眸子落在了那一团突起的被子上,唇角勾了勾,忽然开口:

    “你儿子……他听话吗?会不会常常惹你生气?让你伤心?”

    星空一愣,反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嘴角抿唇,笑得灿烂:“除了不爱学习,我儿子哪里都好……”

    沈南弦深目看她一眼,忽而淡淡的垂眸:“我儿子除了爱学习,哪里都不好……”

    星空盯着他的眼眸,却忽然逮到了他眸底一扫而过的阴霾,低低道:“哪有人说自己儿子哪里都不好的……?”

    沈南弦叹口气,揉了揉额头:“……有时候也很乖,不过有时候让我很头疼,整天吵着要妈咪,以前还哄得住,现在他长本事了,哄不住了,我想把他送到国外吃吃苦……”

    “呃……你真狠心,要把自己的儿子送走……”星空嘴角撇了撇,她深知骨肉分离的痛苦。

    沈南弦浓眉蹙紧,双手随意插在裤袋里,神色很无奈:“不送走还能怎么办?”

    星空瞥了他一眼:“留在身边照顾啊!”

    沈南弦眸子忽然黯淡了下去,轻轻的叹息一声,语气平平,却有掩饰不住的哀伤:“能留多久呢?以后也终究是要一个人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那么一瞬,星空看到他挺拔僵硬的后背微微颤了颤,心止不住的随着他的动作抖了抖。

    那一面看似平湖的蔚湖,仿佛深藏着不为人知的暗涌……

    ……

    在他们都看不到的视线里,宁宁藏匿在被子里的小身子剧烈的颤栗着,小手心不由得攥紧,又无力的松开。

    鼻尖泛起了一阵酸涩,宁宁无声的闷哼一声,反正他的耳朵里只听到了一句话——爸爸要把他送到国外去!爸爸要把他送到国外去!……

    黑暗里,温热的泪水忽然滑过了宁宁颤抖的脸颊,他死死攥着手心,发誓绝对不会和爸爸一起回去!他不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去国外!绝对不要!如果爸爸一定要把他送走,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爸爸!

    默默的流着眼泪,宁宁死死的咬住自己颤抖的唇角,才努力没有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一直到“砰”一声再次响起时,宁宁才松开了紧咬的唇角,躲在黑暗的被子里,低低的啜泣着,小小的身子在被子的掩盖下早已颤抖得不像样……

    宁宁好害怕,这样的日子到底还能过多久,爸爸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下落,而且看样子他和妈咪是认识的……妈咪会把他交给爸爸处置吗?……

    宁宁不敢接着往下想了……

    ------题外话------

    妞儿们,这不是悲剧啊~!

    评论区有几个妹纸问,为什么星空怀了双胞胎,沈家人没有发现?嘿嘿,其实一早就被检查出来了,至于为什么能瞒得住,老米会在后文解答这个疑问滴哈。

    还有还有……妞儿们表觉得老米没有写到重点哈!前面把该埋的线都埋好了(没有半点是乱埋的),接下来老米不会让父子相认经历太多磨难滴~~一定让他们早日相见~~而且保证故事会有令大家意想不到滴发展喔~~~

    大家一直支持老米一直跟文就好喔~~捉过来群啵啵啵╭(╯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