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40 狼嗅着猎物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偌大的空间里,到处流转着女人甜蜜诱惑的气息……

    沈玉寒缓步走过去,每走几步就停一下。

    额头青筋凸显,手攥了又攥。

    最后立在她察觉不到的身后,眸底有复杂的情绪滑过。

    微微眯起眸子,沈玉寒眸底闪烁着猎人察觉到猎物的火苗,跳动得异常燥热悸动,紧紧盯着星空的一举一动。

    性感修长的腿屈在大理石地板上,星空伸手托着小家伙小小的脸庞,冰凉的指尖滑过小家伙白皙滑嫩的肌肤。

    心,一怔。

    如果说,刚才还有怀疑,那么现在,星空百分百肯定,眼前这个小家伙就是涛涛,他的涛涛。

    他的左耳,有一粒不易察觉(, )的朱砂痣。

    星空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揉着他的左耳。

    涛涛感觉到妈咪的触碰,习惯性“咯咯咯”的笑起来,扭动着小身子,乐呵呵的说着:

    “妈咪妈咪,你为毛老是调戏我滴耳朵……好痒喔……好痒痒……”

    星空僵住。

    眼前的小家伙,这样的反应,怎么可能不是她的涛涛?

    可是,如果小家伙就是涛涛,为什么会叫沈玉寒爸爸?

    而在家里的涛涛又是谁?

    思绪,好乱。

    身子,颤抖得不像话。

    “咦,妈咪妈咪,为毛你滴手手这么冷?啊!肿么会这样?妈咪你是不是很冷?肿么办?肿么办?……”

    涛涛紧紧捏着星空的手,一只手握不住,就两只手一起包住,紧张兮兮的盯着妈咪颤抖着的手。

    “嗷呜,妈咪,你不要抖,你不要抖啊……你一抖我就抖,抖着抖着我就好怕,呜呜……肿么办?”

    涛涛发现自己的手真的太小了,根本木有办法镇住妈咪颤抖的大手,一时之间,紧张得像热锅上的小蚂蚁,眼角一抬,忽然发现爸爸就立在妈咪身后,直直盯着妈咪的后背,小嘴扁了扁,高声的喊起来——

    “爸爸!你快来救我妈咪,你快来,我妈咪好冷,她在抖,呜呜……我妈咪素不素生病了,素不素你欺负她了!你欺负她我就不要你了,我不要你了……嗷呜……”

    沈玉寒听着小狗腿的喊叫,浓眉蹙了蹙,身子却一动不动。

    暗沉的视线疑惑的盯着眼前的一幕。

    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狗腿子没有妈咪,他差点就要相信眼前的一大一小就是母子关系。

    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狗腿子喜欢抱着别人的大腿乱叫人,他差点就要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他的妈咪了。

    可是,盯着她颤抖着的背影,手指却莫名的僵硬起来。

    她,这是怎么了?

    真的,生病了?

    星空慌乱的转过身子,染雾的水眸匆匆的扫过沈玉寒紧绷的俊颜,在眼泪没有掉下之前,狼狈的转过头来。

    “啊!妈咪你为毛哭了!呜呜……你不许哭不许哭……素不素爸爸长得太丑吓到你了!嗷呜,都怪爸爸都怪爸爸!长得那么丑还要出来吓妈咪……”

    星空听着小家伙的胡言乱语,低低的“扑哧”一笑,宠溺的刮刮小家伙圆圆的小鼻子,看着他笑得像涛涛一样龇牙咧嘴,眼泪却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喜,极而泣。

    星空知道,她这是太高兴了。

    可是,涛涛却不是这样认为!

    小脸皱了皱,涛涛小嘴扁了扁,“哇”一声便大哭了起来,接着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沈玉寒——

    “呜呜……坏爸爸!你为毛要吓我妈咪,我妈咪都被你吓哭了啦!你这个坏爸爸,我要和你绝交!绝交一百年!呜呜……”

    星空看到小家伙又掉豆子了,双手一揽,便将他小小的身子拥在怀里,轻轻拍着他抽搐的小肩膀,像以往每一次安慰他一样安慰着:“不许哭……不许对大人没有礼貌……”

    小家伙的脑袋搁在妈咪的怀里,使劲儿的磨蹭着——喵呜!还是妈咪的怀抱温暖啊……!

    偷偷的扬起头,涛涛对着身后那个呆呆站立着的爸爸,狠狠的射出眼神小飞刀:哼!坏爸爸!我现在有妈咪了!我不要你了!

    沈玉寒唇角紧抿,头脑轰炸,他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狗腿怎么变成这样啊?

    随便见到一个女人就喊妈咪?

    一股莫名的怒气聚集在胸口,长腿一迈,沈玉寒旋过身子,来到星空眼前,将她怀里的小狗腿拉出来,抱在自己身上。

    寒着脸,沈玉寒紧紧盯着小狗腿惊愕的小脸,语气却倏然泛起了柔柔的宠溺:

    “狗腿子,她不是你妈咪!不许乱叫人!”

    星空,身子一怔。

    手掌,用力一握。

    听着沈玉寒的话,心口没由来的泛起不忿!

    明明就是她的孩子!

    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

    凭什么不能叫妈咪!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一念至此,星空急速靠近沈玉寒,小手攥得死紧死紧的。

    沈玉寒听到她的脚步声,抱着小狗腿的身子忽然转过来。

    无澜的眸子,落到她宽松衬衫下,那若影若现的性感曲线身材时,一簇火苗又再次在眼底泛起。

    该死的,她穿成这样是要干嘛?勾引他?

    倒吸了一口气,沈玉寒再次别过脸时,星空已经旋过身子,出现在他眼前。

    眸色一紧,沉沉的凝住她,沈玉寒嘴角掠起一抹嘲讽的笑。

    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穿的有多不雅吧?

    她,以为穿着一件衬衫他就看不出里面是真空?

    暧昧的光线下,他的眸子带着危险的光热,盯着她诱人的温软,尖尖的凸起刺激着他的感觉神经,炙热的目光停留在她微微敞开的领口。

    不知为何,他莫名其妙的很想一探究竟……

    有多少年,他已经没有这样的冲动了……

    自从,五年前与木紫嫣那旖旎的一夜之后……

    星空立在她眼前,身高差距的缘故,她使劲的踮起脚尖,想要夺回小家伙。

    涛涛看到妈咪忽然出现在眼前,高兴得直拍小手,身子不老实的晃动着,想要晃掉坏爸爸有力的手。

    可素!

    爸爸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涛涛发现自己不管怎么扭动,都动弹不得耶!

    嗷呜!

    果然是个坏爸爸!

    涛涛一急,手脚并用,连打带蹿的蹬着爸爸的身子,尖利的指甲伸出,毫不客气的划在爸爸身上。

    嘶——

    沈玉寒倒吸了一口冷气,面对小狗腿张牙舞爪的追杀,他不能动手,但是也不能手软。

    当下就伸出骨节均匀的手指,游移到小家伙的胳肢处,他知道狗腿子很怕痒,果然一出手,小家伙就开始“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哭喊着向妈咪求救:

    “妈咪,妈咪……爸爸耍赖!快救我……呜呜……快救我……”

    星空见到自己的孩子被沈玉寒欺负,脸一下子就炸绿了。

    用力的踮起脚尖,抬高手臂,身子用力的跃起,想要抢回他手里的孩子。

    无奈,沈玉寒机灵得很!

    高大的身子轻而易举就架高了小狗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一时之间,小家伙离星空越发的遥远了!

    艾玛!这男人长这么高是要闹哪样?

    星空脸皱了皱,叹息,晶亮的大眼眸滑过无数低落的情绪。

    短暂的失落之后——

    星空鼓起力气,光着脚丫继续弹跳起来,发誓一定要夺回孩子!

    沈玉寒俯着头,盯着她因剧烈的弹跳,而越来越敞开的衬衫领口,领口之下是美好白润的温软,让人莫名的想看个清楚……

    这个角度看下去,沈玉寒将她完全乍泄的春光,尽收眼底。

    身子,被撩得火热。

    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从不近女色的沈南弦这几天被这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原来是因为有“凶”器!

    深深吸一口气,该死的迷人气息又窜入鼻尖——

    心,恍恍惚惚,似曾相识的感觉,脑袋开始“嗡嗡”作响,仿佛大朵的烟花在脑海里爆炸!

    怔忡之际,小狗腿子一口子用力,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耳朵。

    痛感,袭来。

    沈玉寒的反应稍有些迟钝,可是那痛感来得迟,却越发的明显。

    没有发作,沈玉寒皱着眉头,轻轻的放下小狗腿,无奈的叹息,望着狗腿子连蹦带蹿的跳下他的身子。

    星空盯着沈玉寒耳根处一大排整齐的牙印,表示深切的同情。

    随即抓过了小家伙的手腕,紧紧的握在手里,抱起他的身子,径直往大厅的沙发上走。

    将小家伙放在了沙发上,星空整理了小家伙凌乱的发丝,捏了捏胖胖的脸颊,开始“教育”他:“小孩子不许对大人无礼!不许乱咬人!”

    “喔!喔!喔!”涛涛像以往一样,耷拉着小脑袋,小嘴扁起来,即便心里不爽爸爸,也认真的聆听着妈咪的教导。

    直到替小家伙整理完了头发,涛涛一下子就扑倒在星空怀里,诉说着他连日以来的思想总结:

    “妈咪妈咪,我觉得还是你对我最好!因为只有你记得帮我弄头上的毛,爸爸就老是弄乱我头上的毛……嗷呜……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回家,我不要留在这里了啦……”

    沈玉寒站在大厅,听着小狗腿的话,面色一沉。

    慢慢的移步,来到星空的眼前。

    星空惊愕的抬眸,对上他隐隐泛着怒意的眸子。

    与此同时,星空警觉的从沙发上弹跳起,背转过身子,大手摊开,略微弯腰,紧紧的护住坐在沙发上的小家伙。

    沈玉寒重重的看着她,目光一沉,落在她因为弯腰而露出的一大截粉光标标的大腿根部。

    近距离的观察,他越发的肯定,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她,是故意的吧?

    沈玉寒深深吸气,鼻尖又窜入她的体香,甜腻腻的,却让他忍不住的想要靠得更近一点,更近一点……

    微微呆愣了半晌。

    下一秒,他不受控制的靠近她,下颌搁在她的后脖颈处,就像狼嗅着猎物一般,深深的嗅,辗转的嗅,反复的嗅……

    脑子一懵,星空身子颤栗了……

    不敢扭过头,怕让小家伙看到这不雅的一幕……

    “喂!沈玉寒,你在干什么,孩子在这里呢……”

    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沈玉寒抬手,轻轻拨开她垂在脖颈后细软的发丝。

    线条极美的后脖颈出现在眼前。

    血液,仿佛逆流!

    眼前的美好,刺激着他的眼球!

    摁住了她的肩膀,沈玉寒毫不迟疑,一口咬下去。

    唇齿间,细细的辗转着她的味道,令他莫名的熟悉,想要得更多!

    星空只觉得头皮发麻,身子止不住的颤栗,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没事就乱咬人吗?靠!

    沈玉寒满意的盯着她身子微微的颤抖,他什么都不想顾虑,本能的吸噬着她最深处的味道。

    他像个猎食的野兽一样,摁住她试图反抗的身子,一寸一寸的厮磨啃咬着她的后脖颈,仿佛要将她吸干一般。

    这一刻,他承认自己癫狂了!

    ------题外话------

    妞儿们!老米昨天真的素打错字了!

    艾玛!真素炸碉堡了!老米错了!把打错了~

    感谢妞儿的提醒!昨晚老米这里网速极慢,都看不到的网页~对不起各位妞儿们了~

    以后老米一定仔细看了再发!

    老米感谢各位亲耐滴花花,钻石,还有各位积极的评论,还有各位一直默默潜水滴妞儿们~真的素很感动啊!老米以实际行动报答,每天都多多码字~!养肥肥养肥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