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沈南弦盯着她不停往床头瑟缩的身子,忽然低声的狞笑起来。

    星空拼命咬住下唇,手死死攥着被单,语气颤抖着,“……你想干嘛?”

    黑曜石的眸子微微一眯,迸发出危险的盛怒,火焰烈热得可以灼烧人,咬着牙,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我想干嘛,你应该很清楚!夏星空,你给我装?你竟然还让别人碰你?你是真的想死吗?”

    他暴怒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星空也不知应该这么做才能让他消气。

    此情此景更是无路可退,星空只能蜷缩着双腿,一路往后退,尽量远离他。

    他却忽然伸手,急躁的摁住她的脚腕,用力的往下一拉。

    “啊!”&& 星空惊慌失措的大声尖叫一声。

    他动作很粗暴,大掌紧攥着她的脚腕,力道像是要把她捏碎一般。

    星空一抬眸,便对上他盛怒的眼眸。

    心,抖了三抖。

    她的两条腿被分开,缠在了他精壮的身子上。

    “混蛋,你弄痛我了!”

    “痛?你也知道痛!”

    他眯起眼眸,唇角倏尔无情的挑起,邪佞的笑了笑。

    “刚才被伺候得舒服吧?很爽吧?”

    心口,一窒。

    星空呼吸收紧。

    狠狠咬着牙,星空别过头,不再看他一眼。

    沈南弦被她不屑的眼神刺激到了,两指用力捏着她的下颌,逼她与他直视。谁知她竟用力的阖上眼,紧紧的抿着唇,丝毫不理会他的视线。

    沈南弦冷笑,盯着她宽松的衬衫领口,张开五指,轻而易举的探入,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温软。

    星空猛地一颤,背脊随即窜上了电流,眼睛睁开,对上他狰狞的脸孔,轻轻闷哼着。

    “混蛋,放开!”

    沈南弦轻佻的笑了笑,冷着眼睛对上她的小白眼,牢牢的按住她的双腿。

    “终于肯看我了是吧?夏星空,你逼我的!”

    “我哪里逼你了?你到底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不要和我提刚才!”

    极度暴怒的语气。

    沈南弦只要一想起刚才,就想杀人。

    星空手一抖。

    用力的咽了咽口水,星空开始意识到他和刚才已经完全不同了。

    他发怒了,就像一头发怒的困兽!

    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真的能打得过禽兽么?

    艾玛!

    好像不能……

    沈南弦五指用力的揉握着她的温软,用各种语言刺伤星空的心灵——

    “你他妈真有本事,让我儿子叫你妈咪?”

    “他妈的,你到底是多有本事?竟然连沈玉寒也被你勾。引了?”

    “你倒是说话啊!你不说话算什么?喂!给老子睁开眼睛,看清楚上你的人是谁!”

    “靠!叫你睁开眼睛,给个小白眼也好啊!”

    ……

    星空听着他各种无节操的话,狠狠咬牙,眼睛紧紧闭着,死也不张开。

    死饿狼不知羞耻的捏着她的温软,她死都不让自己发出一声。

    盯着她完全没有反应的身体,沈南弦眯起眼睛,浓眉一挑,嘴角倏尔危险的笑起。

    猛地用力,强势分开她粉光标标的长腿,往自己身边一拉。

    冰凉的拇指覆上,轻柔慢捻着。

    星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手指已经溜入。

    “死变态……唔……”

    星空身子一僵,下意识的弓起身子,攥住他结实的臂膀用力的喘息。

    沈南弦邪邪的低笑,他就是喜欢看她这副模样,完全迷失在他的掌控里。

    “不要……死变态!孩子会看到的,他会看到的……”

    星空猛地一个用力咬住他的肩膀。

    沈南弦倒吸了一口冷气,把她的脸从肩膀上用力扳开,咬牙切齿道:

    “你想谋杀吗?”

    “放开我,唔……”

    星空肩膀剧烈的颤抖起来,异物的入侵让她的理智有点模糊。

    沈南弦盯着她的反应,探索的手指用力的一刺,语气带着粗重的喘息:

    “你看你的身体多诚实……啧啧,沈玉寒也能让你这么**?”

    脑子轰响,星空狠狠的瞪他,下一秒却又在他的手指里瘫软成一团水。

    她痛恨自己的反应!觉得无比的可耻!

    加上这一次,死饿狼已经第二次这样对她了!

    鼻尖微微有些酸涩,星空身子一边颤抖着,一边骂他:

    “死饿狼!你再敢进一步我就不理你了!我不会原谅你,我和你绝交!”

    “绝交?我有和你交过吗?要不要现在交*一次,好让你有机会和我绝交?”

    星空惊愕——

    神经病!神经病!

    明明她就不是这个意思!

    这简直是她本年度听过的最惊悚的笑话了!

    还没有从惊悚中回过神来,星空耳朵听到了金属扣叮当作响的声音。

    死饿狼竟然把自己的皮带给解了!

    好一只不知羞耻的狼!

    星空心口一抖,趁他解开皮带的空隙,抓紧了床单,双脚用力的踢蹬着他的身子。

    沈南弦浓眉一皱,俯下头,染欲的眼眸紧紧锁着她,嗓音暗哑,“别动!”

    粗粝的手指慢慢覆上她娇嫩的唇瓣,眼眸却忽然有些迷乱,毫无预兆的启口——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又是一句好惊悚的话!

    星空脊背顿时绷紧了,这一次彻彻底底被悚得里焦外嫩。

    喉咙被哽住,她下意识攥紧了床单,心里剧烈的惊慌着。

    星空真怕他忽然想起什么来。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如果他想起来了,会有什么后果?

    最坏的后果是他会发现有涛涛,然后把涛涛夺走。

    这是她最最最无法承受的后果!

    如果可以,她宁愿他一辈子都不要记起来。

    紧紧盯着他的表情,星空喉咙滚动着,认真观察他脸上的每一个反应。

    他却忽然痛苦的揉了揉额角,下一秒,大掌用力的抱紧她。

    “你说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呢?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你很眼熟?是错觉吗?”

    星空用力的咽口水,被他紧紧抱着的身子不安的扭了扭。

    沈南弦察觉到她的反抗,越发用力的握紧,深深在她颈窝处吸一口气。

    下一秒,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掰开她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晃着她的肩膀。

    “夏星空!你倒是说说,以前我们是不是见过?我真的记得我好像见过你的,我最近记性好像越来越不好了。”

    星空惊愕——

    仰起头,盯着他俊逸的脸,睫毛长卷,轮廓深邃立体,宛若雕刻。

    这个男人……是真心的好看。

    他身上每个零部件仿佛都是上帝另辟炉灶打造出来的上等品,和流水线出来的有着天壤之别。

    星空情不自禁的盯着他。

    一瞬,又一瞬。

    “我说你倒是说说啊!夏星空!为什么我就是记不起来了呢?”

    沈南弦松开了她的肩膀,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揉着自己的额角。

    灯光的阴影之下,星空看到了他额角沁出的一层细密的汗水,他的样子看起来仿佛很痛苦。

    “……沈南弦,你怎么了?”

    沈南弦抿唇,危险的眯眸,额头有明显的青筋凸显,下一秒暴力的撑开了她的双腿,强势的抵着她。

    “你不说吗?不说老子就直接做了!”

    ------题外话------

    亲耐滴妞儿们啊~周末又来了~大家一起愉快哈~

    感谢大家滴收藏,花花,钻钻,评论,潜水……厚厚!摁倒了老米直接就扑过去,啊啊哈哈!老米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很邪恶,有多邪恶……乃们懂滴,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