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你不要走,我就不痛了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星空听着他的怒吼,心口一阵阵哆嗦。

    感受到他强势的膨胀,双腿开始剧烈颤抖着,肩膀一耸一耸的起伏着。

    “沈南弦!你不要乱来……我说……我说……”

    沈南弦俊脸紧紧绷着,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危险的眼眸盯着星空。

    星空仰头发现他脸色有点不对劲,但是他大手握着她腰部的力度却丝毫没有消减,她依旧动弹不得。

    “星空……”

    紧抿着唇角的男人忽然开口,唤她的名字,语气却一下子变得柔软,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嗯……”

    星空身子微微一怔,紧张的抬起眼角,对上他泛血的眸子。

    不似刚才的{——m-zhuzhu——}怒火,此刻他的眸底是真正的泛起血红的细丝。

    “好痛……”

    沈南弦动作忽然停住,俯下头,精壮的身子压在了星空的身子上。

    就像忽然绷紧的弹簧被松开一样,将全身的重量搁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左右摩挲着。

    星空心一颤,忽然想起当日在办公室他病发的样子。

    身子顿了顿,颤抖的手慢慢托起他的脸——

    天!

    他额上跳动的青筋异常明显,汗水正一颗一颗直往下掉。

    星空喉咙一哽,“……沈南弦,你不要吓我!你哪里痛?你到底哪里痛啊?”

    沈南弦眯着眼眸盯着她,咬着牙根,好半天才挤出一个字,“头……”

    星空慌乱的托起他搁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眼角紧张的颤抖着,指尖窜到了他突突直跳的额角处,覆上去,轻轻地揉按着。

    她记得小时候,妈妈头疼的时候,也是这么按的。

    可是,这个方法用在他身上似乎并不管用。

    良久——

    沈南弦脸色依旧死灰,肌肉僵硬的绷着,额角的汗水越积越多。

    心,不安的狂跳起来。

    星空翻过身子,将压在自己身上的沈南弦用力的移到床头。

    胡乱的摸到一个枕头,吃力的抬起他的脑袋,让他枕着。

    涛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卧室里了。

    紧张的睁着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不解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为毛妈咪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很紧张呢?

    为毛坏叔叔忽然睡着了呢?

    而最令涛涛气愤的就素——

    为毛妈咪看着坏叔叔的眼神比看他的时候还要温柔啊!

    嗷!╭(╯^╰)╮!

    涛涛很不爽!

    小脑袋忿忿的撇开!

    可素!

    为毛坏叔叔一动不动?

    而且坏叔叔现在的样子好像坏哥哥差点死掉之前的样子耶!

    一个奇怪的想法油然升起——

    “妈咪妈咪,坏叔叔是不是要死了?”

    无忌的童言,却忽然刺痛了星空。

    呼吸,变得急促。

    胸腔里的那一颗心,仿佛要跳出来一般,不安的窜动着。

    深深吸一口气,星空才慢慢反应过来,转过身子对上涛涛惊慌的眼眸——

    “不许胡说!乖……出去外面帮叔叔倒一杯开水进来!”

    “喔!”

    涛涛乖巧的点点头,他在家已经做惯了家务,所以妈咪一下命令,他立刻拔起小短腿跑出去倒水。

    星空伸出手轻轻按揉着沈南弦的额头,他的样子看起来依旧很痛苦。

    “……沈南弦,药呢?你放哪了?告诉我。”

    沈南弦身子顿了顿,虽然头剧烈的绞痛着,但眼睛还是瞟向了床头柜子的方向。

    星空心下了然,松开覆在他额头上的手,走下床,准备去取药。

    脚还没有落地,手腕却被沈南弦一手握住,耳畔忽然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呢喃:

    “不要走,不许走……”

    星空手一僵,眉头凝住,“我去拿药。”

    “不要,我不要吃药,你帮我揉揉,揉揉就好了。”

    星空一听他这样,立马就急了,“你都痛成这样了怎么能不吃药?”

    “……不痛了,真的不痛了,你不要走,我就不痛了。”

    星空深呼吸,扭头盯着他雕刻般深邃的俊颜,此刻竟像是一个被遗失的孩子一样,看起来那样叫人心疼。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

    语气一软,星空手指轻轻覆上他沁满汗水的额头,像哄小孩一样的哄他,“我不走,但是你得让我先去拿药。”

    沈南弦听到她说不走,迟缓了几秒,才慢慢的松开了紧攥住她的手。

    脑袋的剧痛让他的反应明显慢了半拍,好半晌他才一点一点的启口,“快点。”

    星空将他钝钝的反应映在眼底,心口止不住的抽痛。

    拧过头,看到痛苦的神色,额头上沁出的汗水,心口又止不住的一阵瑟缩。

    叹口气,下床往柜子的方向走去。

    星空很快便在柜子里找到一盒与上次一模一样的药。

    快步回到沈南弦身边时,涛涛已经倒了开水进来。

    星空赶紧的接过涛涛手里的水,就着药丸让他服下。

    情形与上次一样,服下药丸之后,沈南弦死灰的脸色很快便有所好转。

    星空取出纸巾擦掉他额头的汗,用手轻轻舒展开他两道紧锁的浓眉,看着他脸色紧绷的肌肉慢慢舒缓开来,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涛涛仰起小脑袋,一眼就看到妈咪目不转睛的盯着坏叔叔。

    哼!

    小嘴不满的瘪了起来。

    伸出小胖手,涛涛使劲拉动妈咪的衣角,才将一直盯着沈南弦出神的星空拉了回来——

    “妈咪妈咪,坏叔叔不用死了吗?”

    星空揉揉他的发,“是谁说叔叔会死?”

    “(⊙⊙)哦!原来坏叔叔和坏哥哥一样,都喜欢装死啊!妈咪妈咪,我有悄悄话要和你说!你过来,离我近一点我才能告诉你喔!”

    涛涛一边说着,一边跳上了大床,小身子窜了窜,两个小小手掌弓成了个小风筒,贴在了星空的耳畔边,低低的说:“妈咪妈咪,今天我遇见哥哥了,哥哥交代我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和他是双胞胎,所以我只告诉妈咪一个人喔!……哥哥他很坏!强迫我冒充他,妈咪你回家一定要好好替我揍他喔……还有还有,哥哥说会想办法来救我出去的,妈咪你让哥哥快一点喔,涛涛好想念妈咪啦……”

    星空认真的听着涛涛降到最低的声音,眼神先是从最开始的疑惑,接着是诧异,最后是震惊!

    天!

    这样说,那个一直呆在家里的小家伙才是沈南弦口中的宁宁?

    两个小家伙竟然已经自己先见面了?而且宁宁竟然还教涛涛不许泄露秘密?

    回想今天这一天,星空觉得简直太过离奇,但是又止不住的兴奋。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南弦俊朗无双的脸被无限放大在眼前——

    “你们在说什么?”

    沈南弦一睁开眼眸,就见到一大一小交头接耳的低语,嘴角撇了撇,心底的疑惑又深了一分。

    星空一愣,身子怔了怔,慌乱的摆手,“没有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都没有说?”

    浓眉拧了拧,冷眸射向小家伙——

    “沈柏宁,你回自己房间去!”

    涛涛知道坏叔叔是在和自己说话,可素,他不想回去。

    好不容易见到妈咪,为毛让他回房间!?

    “哼!我不去,你是坏叔叔!”

    “叫爸爸!”沈南弦咬着牙,一字一顿。

    “不叫不叫!你明明就不是爸爸!”

    沈南弦脸色一沉,“叫你回房间去!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

    星空身子一震,用力的咽了咽口水,她了解沈南弦的脾气,如果涛涛不走。也许他真的会动手,到时候挨揍的肯定是涛涛。

    赶紧的揉了揉涛涛的发,将他小小的身子扳过来,宠溺的哄他,“宝贝,乖乖回去,爸爸要休息了!”

    “妈咪,他明明不是我爸爸!”

    星空瞥了一眼沈南弦濒临发怒的脸,紧张的捂住涛涛的小嘴。

    “不许胡说!宝贝,妈咪带你出去。”

    涛涛一听到妈咪要亲自带他出去,这才消停了下来,小嘴瘪了瘪,哀怨的说,“妈咪,那我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觉吗?”

    眸色一沉,沈南弦低哼,“沈柏宁!你敢!”

    星空撇撇嘴,不理他。拽过小家伙的身子,就往屋外带。

    身后扬起沈南弦近乎暴怒的声线——

    “夏星空!你给我回来!”

    得不到星空的回应,沈南弦重重的将自己的身子甩到大床上。

    紧紧盯着她快要走出门的背影,语气却忽然的变软:

    “夏星空!我,我头痛,好痛!你回来!你赶紧给我回来啊……”

    星空条件反射性的扭过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晶亮的眼眸与他忽然变得落寞的眼眸,在空气中对撞。

    身子一怔,星空竟莫名的有些心疼。

    赶紧回过神来,用力的别过头,牵着涛涛出去,带上了房门。

    “啪!”

    刚一阖上房门,身后忽然扬起一声用身子甩床的巨响。

    与此同时,各种“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响不绝于耳。

    星空咬唇,无奈的叹气,这人到底是要闹哪样?

    ------题外话------

    妞们啊!今天素周六啊!好好周末哈!

    有妞儿问什么时候入v,星期一哈!就是后天!剧情来个大转折哈!

    感谢各位妞儿们滴一路支持~冒泡的不冒泡的送花的打赏的评论的潜水的,老米都记在心里呢!

    南弦兄什么时候能吃到肉呢?大家想让他吃吗?

    老米最近心脏好强大啊!让各种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