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发现我竟然可以了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沈南弦抿了抿唇,继续开口说下去——

    “一直到有一次,我发现我竟然可以了!星空,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惊讶吗?可是我爽到飞上天了!噢……不,你一定无法体会到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吸了罂粟的人你知道吗?我好像一下子就蹦到了最高点,然后脑海里有大朵大朵的烟花炸开来,接着我看到了极致的白光!我活了二十四年,才第一次尝试到进去的感觉了!我快乐到想发癫!”

    星空抬眸瞅了他一眼,不悦的撇撇嘴,暗自腹诽着——靠!你就high到看见了烟花,看见了极致白光,我就什么都看不见,还被你折磨得像一条死鱼!竟然还敢在老娘面前发表这样一番感想,简直是禽兽不如!

    沈南弦盯着她晃动的身,(* 牢牢的按住她,欲 ̄依旧停留在她里面,故意一寸一寸的往里,拇指用力的辗过她粉嫩的唇瓣,深邃的黑曜石眼眸紧紧锁着她,哑着嗓子开口。

    “当时我也这样压着那女孩,那女孩一直哭着求我说她不要她不要。虽然那个时候我也不想要,可是她越是拒绝我,我心里就越想要。她不停的哭不停的哭,哭得让我揪心挠肺,我伸手触碰到她眼角的泪。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要和她说实话,我想告诉她,妈的你别哭,老子是不行的,干不死你!”“……可是我说不出口啊!星空,这种话我怎么说得出口啊!说得出口老子还是男人吗?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怕什么,可是我就是很怕,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怕!从十六岁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一直担心害怕,一直自卑到二十四岁,他妈的我还不能和任何说!我身边的人都问我你到底是不是gay?妈的,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为什么是个男人……”

    星空听着他痛苦的嗓音,心仿佛一下子跳到了嗓子口,呼吸越发的急促,她怎么也没有想过他曾经经历过那么黯淡的时光。

    她以为像他这样的人,生命一定是光芒万丈的,就似六月的骄阳,璀璨夺目。却从来没有想过粲烂的背后竟然暗藏着如此巨大的黑影。

    他本来就是那种不会被轻易湮灭在人群中的男人,星空始终记得在机场初见时他的样子。当时他被众人簇拥着从vip通道走出来,半低着头,垂眸,神情专注的和一旁的人走着,一张一翕的唇,魅惑得不动声色。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原本只匆匆一眼,却惊艳了她的时光。

    扭过头的那一瞬,星空的脑海里却浮现过似曾相识的感觉。

    此后,不管时光如何迁移,星空都永远记得第一次初见时他的轮廓,是那么的令她心动。

    趁着星空出神的空档,沈南弦又开始斯摩她,变相的哲摩她,冰凉的指尖覆上她的丝润。

    双重挑斗,星空低呼一声,欲 ̄还停留在里面,他的手指却忽而流入。

    星空惊叫一声,身体绷得越发紧,一点空间都没有了,被逼无奈的弓起了身子,攥住他结实的手腕,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狠狠咬住他,星空没好气,“……不许你这样!痛……很痛……放开我……”

    “夏星空!你要知道你越是拒绝我,就越是能激发起我的**,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这么不了解男人啊?你和那女孩一样简直是错得离谱!”

    “你才错得离谱!你少欺人太甚了,马上把你的贱手给我拿出来!少得寸进尺……魂淡!我又不是不让你进来,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表现得正常一点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禽兽!你为什么不去照照镜子,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像《生化危机》里的僵尸!死王八蛋!”沈南弦俊脸狰狞,盯着星空,“我现在全身的**才刚刚被你挑起,你最好不要再反抗我,你再反抗我你就错了,大错特错,比那女孩还要错!”

    星空委屈极了,鼻子一酸,“不要和我提那女孩!明明和你一起的人是我!你凭什么老想着别人!我知道你难过,但是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沈南弦听着她颤抖的语气,心忽然慌了,粗粝的大掌覆上她脸颊,轻轻摩挲着,摸到了她眼角的泪。

    心,一抖。

    沈南弦忽然松开手,拽过她的身子,用力往自己身边一带,紧紧抱着她。

    “夏星空,你哭什么啊?我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你和那女孩一样在我面前哭,你们生来就都是为了来挑起我的**是吧?好吧!我想说你做的十分成功,比那女孩还成功,我全身的火现在都被你点燃起来了,一整晚都灭不了了……”

    “再说一次,你最好不要和我提那个女孩!”

    “我就提!”

    “我不听!”星空死死的捂住耳朵。

    眸色一黯,沈南弦忽然伸手,拽住她的手腕,逼近她的耳边,咬住她的耳珠儿,狠狠的吸吮起来。

    星空止不住的发抖。

    “你必须得听,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夏星空,你真的像极了那个女孩。喔……我后来都忘了告诉你,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机场。”

    星空心口一颤,用力的咽了咽口水,“机场?”

    “没错,机场!当时你身后不是站着一小男孩吗?我没看见他的样子,但是我远远的看见你了。虽然我周围围着好多人,但是我一眼就看到那个随时会湮灭在人群里的你了。”

    星空被他雷得狂流汗,这回连他强势的逼进也忽然之间给湮灭了下去,心里翻涌着各种不安的情绪,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我觉得你一定是看错了……呵呵……”

    “没有看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你那天穿一条浅绿色波点连衣裙,一个圆点一圆点的,嗯,和你内衣一样的圆点。挺适合你这张圆脸的!哦,其实我那天去你家看到你内+衣的时候就什么都记起来了!我明明记得我想告诉你,可是就是忽然忘记了而已!”

    星空被他呛得不轻,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妈呀!这腹黑又邪恶的男人他到底还藏着些什么啊!

    为毛星空觉得他好像是个无底洞?每一天都让她大吃一惊?嗷!

    “……你,你到底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啊?”

    沈南弦唇角微微勾起,盯着她,继续说,“当时我在机场里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在想,那女孩穿的裙子式样怎么那么老土,还扎了个那么丑的马尾,两鬓处还有毛茸茸的细发,虽然皮肤白里透红,还是土到家了!一个字形容就是丑,两个字形容就是……”舒服。

    沈南弦话还没有说完,星空已经不爽了!妈的!见过损人的,没见过这么能损的!

    星空的玻璃心碎了,狠狠的射出一抹小白眼,冷笑一声,不悦的开口,炸药味十足,“嫌我土到家是吧?嫌我丑了是吧?那你还在我里面干嘛?丫的!给我滚粗来!”

    “滚了就没处去了。”沈南弦蹙了蹙浓眉,俯下头,嘴角紧抿,哀怨似的盯着星空——

    “夏星空,我说了你不许这样对我!这么多年了,我好不容易也才找到了这么一个你,你明明知道我对别人都没有反应,你忍心这样对我吗?你忍心吗?”

    星空无奈的叹息,暗暗的低笑了,故意说,“嗯,其实你也可以去找当年那女孩,瞧你一直对她念念不忘的!赶紧松开我滚去找她吧!”“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都可以在我身上想其他女人了,凭什么我不能这样对你?”

    “你听我说完!我当年只是想敷衍我父亲,你都不知道我父亲有多变态!他知道我不愿意结婚,便逼着我做人工授精,我好不容易梦遗了,赶紧拿给他,结果那女孩怀不上!”

    “嗯。”听着往事从他口里说出来,星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你都不知道沈玉寒当年有多混蛋,他把这件事全部砸在我身上,自己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喝酒泡吧夜不归宿!最后……我父亲说传宗接代的任务要交给我!还让敏姨给我安排了检查,我以为这次死定了死定了,他们一定都会知道我不行,到时候他们会怎么看我?可是你知道吗?结果更搞笑了,那医生竟然检查不出我有毛病!”

    星空淡淡抿唇,指尖捏了捏他俊逸的脸颊,低低的说,“傻瓜,本来就没有毛病,肯定检查不出啊!根本就是你自己吓自己。”

    沈南弦俯下头,脸颊往她滑腻的指尖,轻轻的蹭了蹭,眼神有点绝望,“真的吗?”

    “笨蛋!我骗你干嘛!我最有发言权了!相信我,一定是你自己心理有问题!”

    “可是如果我心理有问题,为什么一见到你我就正常了?”

    星空抿了抿唇,虽然对他的凶残行为表示很抵触,但看着他黯淡的眼眸,依旧忍不住的安慰他。“那你……不是也对那女孩有反应了吗?沈南弦,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可是!那女孩像极了你!星空,你知道吗?她真的像极了你,我那天在深蓝酒吧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妈呀!你怎么又想起来了啊?沈南弦你到底想起了多少啊?

    呼吸急促,星空接二连三的抖!

    “你到底记起什么了啊?一次性给我说出来,这人……说话别老说一半啊!”星空明显底气不足。

    “这事都说来都要怪沈玉寒,那酒吧也不知道装的什么灯光,昏暗得很,你还记得吗?你当时一不小心就摔倒了,刚好摔到我身上。我俯下头,昏暗的光线照出你脸上的轮廓,不知道怎么的,我立刻就想到了那女孩的小脸,那轮廓简直像极了你的翻版,接着我就立马有了反应!这是老子这一辈子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不超过一分钟就有反应!”

    “喔,这样……”星空无声的松了口气。

    “事后,我觉得这事太诡异,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于是我莫名其妙的就跟踪你,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就这样跟着你走了好长好长的一段路。我看到你一边走着一边哭着,我看到你肩膀一直颤抖着,你知道我想到什么吗?你一定想不出!我莫名其妙的想起那一晚那个女孩被我压住,不停瑟缩着肩膀的样子。靠!我明明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件事情了啊!”

    “喔……”

    “其实那一晚之后,我一直后悔,我知道她是个雏儿,可是她千错万错大错特错就错在她不应该一直拒绝我,你知道吗?她越是拒绝就越是激发我想上她的**,那是男人最原始的**和本能。我看着她不停的躲着我,我就很快的有了反应!在此之前,我已经有好多年一点反应都么有了,我万万没想到反应会来得那么快!”星空愕然,用力的咽了咽口水,“这个……”

    “其实有反应了也不奇怪,毕竟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也对一处女有过反应,可是那个时候我一进去的时候我不行了,从此以后我都不敢再试了!所以,你知道吗?当我想进去那女孩的时候,心理有多害怕!我真怕她觉得我不行,然后会把什么事都告诉我的家人。”

    “……可是我心想着那女孩反正也是个雏儿,我到底有没有进去其实她都不会懂的。于是我就这样硬着进去了,我还故意装作很娴熟的嘲讽她,‘你最好一次性给我怀上,这样我们都省事’。我以为只要那样说,即便我真的很快就不行,退出来,她也不会觉得奇怪。这样我家人就不会知道我有病了!”

    “……可是我怎么想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可以了!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慌张吗?我本来就只是想做做样子,像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干那个处女一样,一进去就软,连动也动不了。可是,妈的!我竟然没有软,我把她的手摁着,狠狠的一幢,可是竟然到里面去了!”

    “……那女孩很痛苦的叫了一声,我刚开始没有动,耳边听到那女孩的哭声,可是我忽然觉得好爽……特别爽……越来越爽……比飞上天还爽……妈的!我活了二十四年了,第一次有飞上天的感觉,我当时爽得简直就想就那么死过去了!”

    “……那女孩一直在大口大口的喘气,不停不停的抖,其实我想过要减少她的痛苦的,我也可以一下子就到达最里面,让她不那么痛苦。可是,我一进去之后我就不愿意出来了了!那感觉好棒……我一辈子都没有尝过那种滋味!于是我自私的一点一点往里面,我真的不是要故意折磨她,我只是情不自禁,我听到她在我耳边的惨叫和求饶,听得一清二楚,可是我停不下来了,怎么停都停不下来了!”这是星空这一辈子第一次听到沈南弦说这么多话,他在说着他和那个女孩的往事,星空心口急速的跳动,明显的反应不过来。

    沈南弦深邃,紧锁这星空,继续说着。“最后我看到那女孩身子不停的抖着,接着她昏过去了!我用力的进去,可是她还是昏睡着!她开始连开口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我闻到她脸上有泪水的味道,咸咸的味道,海水的味道,我盯着她的轮廓,莫名的想起12岁第一次梦遗的那一天!那一天我去外婆家,外婆出海打鱼,接着……接着发生的事情,我就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那段记忆,现在我就是一直记不起来了,好像有块橡皮擦,被一点一点的擦掉……妈的!怎么回事?”“……嗯,星空,我必须把这些事儿都告诉你了。因为我最近发现自己头痛的次数越来越多,记性越来越差了。明明我前两天还记得十二岁的我立在海边的样子,为什么现在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星空仰起头,看到他额头青筋凸显的样子,心口一沉,知道他可能又要发病了。

    推开他的身子,和他并肩坐着,白皙的指尖覆上,轻揉着他突突直跳的额角。

    盯着他豆粒大的汗,心跳越来越急促,“记不起来你就不要想了,你每次都是这样,一直想才会头疼!你不想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沈南弦大手忽而紧环住了她纤细的腰,头顺势滑入她小小的怀里,抿了抿好看的唇角,侧脸却像个孩子似的倔强的紧绷着。

    “我必须得想!不想以后连你也忘了怎么办?”

    星空条件反射性的白了他一眼,“死饿狼,我这么好欺负,你怎么舍得忘记?除非你是故意的!”“我不想忘记你,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愿意忘记的就是你!”沈南弦微微挑唇,带着坏坏却真诚的笑。

    “嗯,少装!”“夏星空!”

    “嗯?”

    “我真的不愿意忘记你,因为我只对你有反应,要是不小心忘记你,我去世界上哪里找到另外一个像你一样能让我有反应的人!”

    “额……三句不离色本行!遇不到就下辈子再遇呗!”星空随口的一说。

    “老子等不到下一辈子了!”

    “嗯。”

    “万一我下一辈子还是遇不到你呢?而且下一辈子到底还要等多久啊?你知道我这一辈子为了等一个你已经用了多久了吗?你不许再这样折磨我!”

    “放心吧,日子过得快乐的话,一下子就一命呜呼穿越到下一辈子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也是经常见的!人嘛,最重要过得快乐,其他的怎么过都是一样。”

    “你不在我身边,我快乐不起来。所以我这一辈子,现在、立刻、马上就必须拥有你。”

    “呵呵,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不适合你!”星空咬住颤抖的唇。

    “我早说了我不介意。你和那个男人的过往我都既往不咎,只要你答应我不要再为他流一滴眼泪,不再为她难过得想自杀,不要在心里一直想着他,不要在我抱着你的时候忽然叫他的名字,不要再脚踏两条船不下心翻船,其他的我就都接受,通通都接受!”

    星空心里微微一窒,这算是表白吗?艾玛!长这么大,她真的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动听的情话。心,竟然微微恍惚了。

    “夏星空,你答应我吧,就这一辈子,不要等到下一辈子了!老子已经等不及了!而且就算这一辈子我可以忍受一直等一直等,只要让我能在下一被子遇见你就好。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人真的有下一辈子,万一这世上跟本就没有下一辈子怎么办?到时候你让我去哪里找一个一模一样的你?”

    ------题外话------

    妞们,今天把沈南弦的故事写完,很多都是回忆,明天写玉寒的。

    各种襟词用同音词代替,欢迎大家自己对号入座,其实都不是很肉的词,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