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拿什么与我比情深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细微隐忍的低+吟伴随着门板撞击声传来……

    犹如台风肆虐骤风急雨的海面……

    浪花一下一下拍打着……

    从刚开始的静蔚无澜……

    接着暗涌狂澜的加速……

    最后不可遏制的爆发……

    沈南弦目光凶狠,呼吸粗喘,带着癫狂,置身在她中间,狠狠的往里……

    星空死死咬住唇,眼角有泪,低低嘤咛……

    闻到她眼角咸咸的海水味道,沈南弦浓眉一簇,闷哼着加快。

    灼热的唇覆上她的眼角,沈南弦一颗一颗的吻掉她的泪珠儿,低低的闷吼着,撞着门板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缓下来。

    “夏星空,不许哭(! )!你早就是我的人,我们现在只是在重新温习!爽吗?噢,好舒服……”

    星空紧咬牙关,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公共场合,他不要脸,她还要脸!

    简直是禽兽不如的东西,星空气得身子直抖。

    沈南弦指尖落下,用力的一按,点在令她最最抑制不住逸出嘤咛的地方。

    星空身子猛地一震,全身的血液逆流,电击的感觉滑过全身,止不住喊了起来,“啊啊……”

    “夏星空,你到底是懂还是不懂?这里只有我可以,别人不可以……嗯?”

    满意的盯着星空的反应的,沈南弦忽然腾空抱起她,又是狠狠的撞,这一次更深,更勐……

    “你倒是听清楚没有?为什么不回答我?”

    星空忿忿别过头,刻意的隐忍着。

    微微眯了眯眼眸,沈南弦手指骤然伸出,沿着她,一路滑动。

    感觉到指尖忽然的攒进,星空猛的一震,脸上随即泛起红绯。

    重重的啃咬着她凶口的红 ̄,咬到她亭亭玉立的绽放时,蓦地抬起头,对上她迷离的眼眸,郑重的说——

    “星空,答应我不要理沈玉寒那臭小子,不要理他,好不好……”

    星空攀在他身子,一边抖着,一边喘息,她现在不想和他说话。

    但却在他狂热的吻里,慢慢迷失,渐入佳境,发出低低的嘤咛。

    沈南弦见她似乎开始动情了,忽然停滞,搁浅。

    待到她再难耐的扭起了身子,强势逼入,更深。

    “星空……放松……放松……不痛的……你放松我就出来……”

    沈南弦在她耳边一遍遍的轻哄,引导她可以完全接纳他。

    星空听着他软绵绵的轻哄,渐渐也放松了下来。

    死饿狼却言而无信,指间邪恶的垫在那点上,接着变本加厉深埋,而后开始不顾一切的奋力驰骋。

    制造出这一阵阵“砰!砰!砰!”的凶猛撞击声。

    星空一边诅咒他演技一流,一边却忽然感觉到满足。蓦地,重重闷哼了一声,脑海中一道白光忽闪而过。

    沈南弦捏捏她的小脸,痞痞的笑,“看到了吗?”

    星空小脸绯红,懒得理他,闷闷的别过头。

    眸色一黯,沈南弦忽然很受伤的开口,“怎么还没有看到啊?夏星空,你到底是什么女人?那么难满足?明明我已经查找了资料,难道我不够很使劲儿了?不行!再试试!”

    星空努努嘴,低低的闷哼一声,不理他。

    “再来一次!”沈南弦蓄势待发,身子又再度逼近星空,大手开始胡乱往里撺掇。

    星空急得手忙脚乱,急忙的推开他的逼近,终于忍不住出口,“沈南弦!我警告你别太过分!”

    “我怎么过分了?最过分的是你!夏星空,你昨天晚上才答应我不会让沈玉寒碰你的,结果你第二天早上就在我面前和他手牵着手,你如此言而无信,到底是谁过分?”

    话落,沈南弦不顾星空的反抗,狠狠摁住她,置身在她中间,又开始一阵狂轰乱炸。

    星空本来就知道自己的力气和他相比,悬殊太大,所以刚开始也没想着要反抗,只是觉得心凉。

    可是死饿狼竟然越来越过分了!一次比一次还……使劲!

    靠!

    用力的挣扎着身子,男人与女人交缠着。

    一时之间,洗手间的门板发出巨大的声响。

    越来越大的幢击声,越来越无法抑制的低吟,越来越满足的粗喘,越来越银醚的氵声,交叠在一起,在整个洗手间里盘旋,制造出一阵阵回音……

    ……

    ……

    当幸福的一方在尽情的宣泄爱情时,必然有一方在阴暗处黯然神伤。

    沈玉寒斜倚在洗手台的位置,将门内制造出来的声音一一收入耳里。

    手,攥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攥紧。

    门板每动一次,他心口就窒息一寸。

    他想过要像上次一样踢开门,与沈南弦争夺,让星空为难,甚至大打出手!

    其实无论哪一种情况,他都可以理直气壮的面对。

    他最无法面对的只是星空,她一遍遍满足的低吟,成了对他最大的嘲讽。

    她明明可以大声的拒绝!

    可是,她并没有。

    不管沈南弦怎么弄她,怎么不尊重她,她都没有想过要用最猛烈的方式去拒绝!

    一个女人,倘若不是真心爱一个男人,又岂会心甘情愿受尽他各种变相的折磨!

    一次次的在他眼前上演这出击情戏码,即便她真的不是自愿,却让他情何以堪?

    眼眸微微眯起,沈玉寒眸底迸发出绝望的光线。

    厕所的门板依旧有频率的颤抖着,可以想象出洗手间里俩人做得如何酣畅淋漓。

    他的心,早已颤抖得不像样。

    沈玉寒忽然隐忍的攥紧了布满青筋的大掌,接着抬起脚步,迅速的离开了洗手间。

    离开洗手间的时候,沈玉寒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可笑得可以。

    以前因为一场欺骗,整整爱了木紫嫣五年之久!

    好不容易找回真相,女主角和男人在厕所里“震门”!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爱到如此狼狈……

    沈南弦,若不是你运气好,什么都比我早一步,我怎么会会卑微成这样?

    小星空,若不是伤害过你,什么都是我自作孽,我怎能忍让到这种地步?

    可你们,明明知道我在这,什么都有可能看见,为何让我难堪至此境界?

    厉害……

    真厉害……

    你们可真厉害……

    沈玉寒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目光阴沉,额角的地方有青筋凸显,密布着豆大的汗水。

    带着濒临爆发的冲动!

    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气!

    几乎一脚踢开了vip病房的门,赤目抬起的一瞬,对上的是一双用厚睫毛膏擦出来的浓黑眼眸。

    心情,越发的低落。

    呵,木紫嫣,你这个欺骗了我五年的女人,现在竟然还有脸涂着浓妆来见我了?

    靠,这个世界可真他妈玄幻,个个都逆天了!

    冷冷闷哼一声,沈玉寒毫无表情的扯开嘴角,语气淡漠得似一块冰,“有事?”

    此时的木紫嫣,穿着七寸高跟鞋,优雅的立在病房前,以最美丽姿势搔首弄姿着等待沈玉寒像往日一样柔柔软软的话。

    却在抬起眼眸,接收到他这句冷冷的话时,猛地震住了!

    心口不停的抽搐着,之间不停的颤抖着,木紫嫣却依旧表现出了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风范——

    嘴角略微弯起,笑成了两个僵硬的小月牙,晶亮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沈玉寒受了伤的脸,继而流露出担忧的神色,最后一脸难过的望着沈玉寒,眸光里深情流转:

    “玉寒,你的脸……怎么伤成这样?会痛吗?”

    低冷的一笑,沈玉寒盯着她脸上那抹关切,越发的觉得嘲讽,“木紫嫣,这样的关心,不觉得太假了么?”

    木紫嫣抬头望着他的眼睛,飘渺,陌生,不安……

    她其实早就知道,沈玉寒是她除了沈南弦之外,唯一一个好选择。

    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对沈南弦抱有奢望,而沈玉寒是她唯一的希望。

    木紫嫣知道沈玉寒不似沈南弦那般薄情寡义,以为只要自己肯低声求饶就会得到他的原谅。但是她却不知道沈玉寒用情有多深!

    他容不得欺骗,更无法容忍自己被欺骗将近五年的时光!

    抿着唇,沈玉寒语气冰凉刺骨,“有事快说,无事快滚!”

    木紫嫣第一次听到他这样对自己说话,显然的反应不过来。

    愣怔了好半晌之后,木紫嫣睫毛轻轻扑闪着,撒娇似的撅起小嘴,朝着沈玉寒怒了努:

    “玉寒……你这是……还在生我的气吗?”

    冷冷一哼,沈玉寒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当真是玄幻得很,她骗了他整整五年,叫他如何能不生气?

    妈的!

    她比沈南弦还要可恶!

    沈玉寒嘴角倏尔挑起,目光阴冷,“木紫嫣,你可不可以别这么作?我看着真他妈觉得恶心!”

    木紫嫣穿着七寸高跟鞋的身子,一时之间有点站不稳,不自觉的往身后退了几步。半晌,她才诧异的开口,“玉寒,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沈玉寒嘴角抽了抽,桃花瓣的眸底里尽是厌恶,语气淡漠,“木小姐,我想休息了,没什么事情的话请赶紧离开吧!”

    木紫嫣一听到他竟然赶自己走,心霎时凉了半截,嘟着红唇,用尽全身的力气撒娇,“玉寒,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不能因为心情不好就拒绝我对你的关心啊!”“快滚!”沈玉寒一字一顿的开口,头一偏,嫌恶的转过别处,他压根不想见到她的嘴脸,一见到她的嘴脸,就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骗了五年!

    此刻,正坐在病房沙发上尽情玩着变形金刚的涛涛忽然听到了爸爸有点怒气的声音。咦,爸爸介是肿么了?怀着一丝丝疑惑,小家伙跳下了沙发,随着声线,找到了立在病房外的爸爸!

    啊!

    超人把拔竟然和上次那个丑阿姨站在一起啊啊啊!莫非超人把拔真的和丑阿姨有一腿?那妈咪肿么办啦?

    嗷!

    为毛?

    这到底是为毛啊?

    可素!

    仔细一观察,涛涛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滴真相还有待研究喔!

    此刻,丑阿姨忽然哭丧着一张粉脸,伸出涂满血滴手指,迅速的握住了爸爸的手腕。

    沈玉寒用力的甩开她的手,冷冷道,“别这样!”

    此情此景映在小家伙的眼里,涛涛立即看清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哦!原来超人把拔被丑阿姨调戏了?!

    愣怔了三秒之后,小家伙后知后觉的震怒了!

    小嘴高高的嘟了起来!

    带着小白眼滴飞刀!

    带着小狗腿滴步伐!

    带着誓死保卫超人把拔滴一颗心!

    小短腿一路狂奔来到丑阿姨滴身边,充分利用天时地利人和,以及各种随身携带滴道具。

    狠狠的抛出变形金刚,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划。

    “砰”一声巨响,正版变形金刚玩具重重的砸在了木紫嫣的屁+屁上。

    木紫嫣吓得魂都没有了,踉跄着扶住了旁边的墙壁,整张粉脸都抖了,剧烈的抖。嗯,其实涛涛真的不素故意要砸在那个地方啦!

    只是确实是因为身高有限的原因,涛涛伸出小胖手,弹起小身子,用力砸出变形金刚的时候,确实只能到达那个高度啊!

    很久以后,宁宁以专业的数学角度充分分析了这个力度与角度会对受力点造成不同的结果。

    涛涛当时就恍然大悟的惊觉,“(⊙⊙)哦!这样说原来我那一次砸的角度还不是最好滴!”

    沈玉寒走过来捏捏他的小脸,薄唇抿了抿,腹黑的开口,“没事,人类允许你犯这样低级的错误,而且你砸滴也还好!简直是帮助爸爸解决了世间一大祸害啊!”

    宁宁盯着二叔和笨蛋弟弟的对话,心里狂飙汗!不愧是一对父子。

    当时的木紫嫣在受到这样的对待之后,脸都要炸绿了,狠狠的咬着一口银牙,怒目直逼小家伙。正想要发作的时候,却在看到沈玉寒望着小家伙宠溺的表情时,生生给压了下去。

    涛涛砸完了丑阿姨,踮起自己的胖脚丫子,使劲儿的勾住了爸爸的小尾指。

    沈玉寒抿唇轻笑,一个用力,将他抱在了自己的身上,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小家伙忽然发现自己变得与爸爸同等高度了,还能爸爸的眼眸平视,伸出小手手,戳戳爸爸脸上滴伤口,心疼得小脸都皱了起来:

    “嗷呜,把拔,素不素还很痛?为毛这些颜色还不滚?素不素一定要见到大宝它们才能滚?”

    “不是!爸爸不想见大宝!那是情敌!你以后也不许见!”沈玉寒郑重的开口。可是小家伙疑惑了,为毛大宝会素情敌呢?情敌能天天在洗澡的时候见到么?沈玉寒嘴角撇了撇,用力掂掂小家伙的身子,发现狗腿子又有长肥的趋势了,认真的盯住涛涛,“狗腿子,最近又长肥了?”

    “哼!都说了不许说我素狗腿子,不许说我肥,再说偶要和把拔绝交一百年!还素我妈咪好,永远不嫌弃偶的体重!咦,妈咪呢?”

    小家伙说完,大大的眼睛左顾右盼起来,前前后后方圆百里都搜索完毕了,还素木有见到妈咪漂漂的身影。

    嗷!

    没有见到妈咪的漂漂身影也就算了,涛涛竟然还在搜素妈咪滴时候见到了木紫嫣那张颤抖的粉脸!

    呜!

    丑阿姨好狰狞的蹬着大眼睛恐吓涛涛啊!

    涛涛好怕!

    紧紧攥住了把拔的身子,涛涛用力勾住了沈玉寒的脖颈,贴近了爸爸的耳畔,忐忑的说:

    “爸爸,我好怕喔!丑阿姨老素睁着大眼睛瞪着我!嗷呜!好黑好吓人的眼睛啊!到底素为毛啊?为毛啊?”

    沈玉寒浓眉蹙了蹙,没有多看木紫嫣一眼,认真回答着狗腿子的问题:

    “狗腿子别担心,爸爸估计她是睫毛膏涂得太厚,然后不小心夹了一只苍蝇进去,所以才会这样!不怕不怕!老爸现在就带你远离她!”

    小家伙一听他的话,立即拍手举爪表示赞成,笑得合不拢嘴,“好耶好耶!把拔你快带偶进去找妈咪啦!不然等一下苍蝇欺负完丑阿姨又来欺负偶肿么办啦?”

    沈玉寒桃花眸笑了笑,俯下头,额头轻轻碰了碰小家伙,宠溺的开口,“苍蝇只喜欢欺负坏人,我的狗腿子是个好孩纸怎么会被欺负?谁要是欺负我的狗腿子,老爸立刻把他给灭了!”

    嗷呜!

    这算是一番爱的告白吗?

    涛涛好羞涩!

    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这样和他说:谁要是欺负他,他就去把他给灭了!

    以前妈咪都是说:你不许老是欺负别人,再让妈咪看到你欺负人,一定不让你看动画片!

    呜呜!

    虽然涛涛很喜欢妈咪滴温柔。

    但素!

    在一个孩子小小的心里面,在一个从小就被人看不起的孩子世界里——

    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俊美如神祗般一样滴超人爸爸,他告诉他,并以充分行动表示,老爸会保护你,不管谁欺负你,老爸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他给灭了!

    这样的教育方式也许不是很正确,但是却忽然让涛涛觉得很激动!这也越发的让涛涛坚定,眼前的沈玉寒一定就是妈咪口中那个有能力解救外太空滴超人把拔!

    一想到这,小家伙把小脑袋深深埋在爸爸温暖的脖颈里,笑得甜丝丝。“把拔,我就知道你一定素我滴爸爸,妈咪一定是不小心看错人了!不用担心,偶一定会好好教育妈咪,让她知道她不小心看错人了!嗯,没想到妈咪眼睛长得比偶还大,竟然也有看错人滴时候啊!哎!”

    沈玉寒有点听不懂小家伙的话,身上的伤口还有很多,很疼,但是这样抱着小家伙的时候,他却感觉心里的缺失一下子就被弥补了好大一块,再疼他也忽然觉得不疼了,心里只有暖暖的感觉。

    “爸爸,外面空气很不好耶!偶们快点进去啦!偶最讨厌别人身上涂香水了啦!偶妈咪就从来不用香水,身上比她还香!哼哼!”

    小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挥起小爪子,指挥沈玉寒把自己抱进去。绕过木紫嫣的时候,还故意朝她做了个小鬼脸——哼,谁让你偷摸偶把拔,偶一定不会让你得逞滴!爸爸是偶和妈咪滴!

    沈玉寒目不斜视,抱起小家伙,径直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木紫嫣叫了一声,声音低低的,轻轻的,柔柔的,“玉寒……”

    如果是以前,沈玉寒一定会回应她,但是现在,沈玉寒对她只有浓浓的嫌恶。冷嗤一声,沈玉寒什么都没有说,“啪”一声随即就阖上了房门。

    如果可以,他希望从此以后不要再见到她。如果不是她,他或许不会错过星空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她,或许现在在洗手间玩“门震”的人就是他沈玉寒了!

    ……

    ……

    “啊啊……”

    沈南弦凶猛的幢击让星空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

    “你倒是说说你到底看到了没有啊?”沈南弦呼吸粗喘,在她耳边轻轻的呼出气息,又是一个猛烈地幢击。

    星空受到突如其来的幢击,不禁轻喊了出来,“啊!”

    许是压抑了太久,星空开始骂他,声音依旧压得死低,“死变态,别这样了!我的腰快断了!我还要上班呢!”

    “老子上完了就让你上班!”沈南弦将脑袋埋在她发丝里,深深吸一口气,觉得舒服极了。

    “星空,你头发放下来好看一点,但是我不许你在沈玉寒那臭小子面前放下来!”

    “神经病!你少……”

    话音还没落下,死饿狼又用力。

    “嗯,我上你的时候,你再把它们放下来!”

    沈南弦忽然特别兴奋,重重的幢动之后,缓缓的停了下来。

    “星空,你快答应我!”

    沈南弦薄唇轻轻覆上她粉嫩的唇瓣,依旧停留在里面的火 ̄慢慢的动着。

    “嗯嗯嗯!你先放开我!死饿狼,你又*在里面!你怎么可以这样!”

    “*在里面好啊!谁跑第一,谁当我儿子!”

    沈南弦依旧停留在里面,没有要出来的打算。

    星空可以感受到那危险的炙热似乎又在酝酿着情绪,试图卷土重来。

    猛地用力推开他,却被他握得更紧。

    “别动!我现在才刚刚要开始……”

    沈南弦坏坏的笑,邪魅的逼近她,身子又开始了一阵幢击。

    良久良久——

    久到星空只感觉到了疼痛,身子仿佛被车碾过一般的疼,她此时只想睡觉,却又被一阵滚烫的业体吓得惊醒过来。

    魂淡!

    真是个魂淡!

    “你到底行了没有?”

    “不行,你还没有看到白光!”

    “看到了看到了!”星空确实也看到了,可是现在她只感觉累。

    “真的?”沈南弦伸出温热的舌头一遍遍的描绘着星空精美的耳郭。

    星空抖了抖,刻意别过脸去。

    沈南弦却一把扳过她的脸,炙热的薄唇狠狠稳住她的粉唇,越来越炙热。

    “星空,你到底怎么想的吗?嗯?”

    “不怎么想!死混蛋,再不出来我就迟到了!”

    “我不介意你迟到啊!”沈南弦趁机将湿滑的舌头钻进了她的口中,热烈的嚼动着,与她粉嫩的小舌嬉戏玩闹。

    “你不介意那是你的事,混蛋!我就是送一个汤过来而已,有很大罪过吗?人家救了我一命!你能不能别这样?你能不能正常一点?你能不能不要让我觉得你是个魔鬼?我可以答应你,通通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尊重我!”

    星空咬住颤抖的唇瓣,视线停留在他们的连接处,脸色忽然就泛起红晕。她承认自己在某种程度有被满足到,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地点!不应该是这样的场景!死饿狼凭什么这样折磨她?

    眸色一黯,沈南弦却忽然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般,忽然松开身体,离开了她的粉唇。

    星空感觉身体一阵莫名的空墟,有点不习惯,但心里还是希望他快点滚蛋。

    沈南弦粗喘的呼吸渐渐放缓,檀木香的气息倾洒在她脸上,他的嗓音又恢复到以前的冷静和无澜。

    “星空……”

    “嗯?”

    “生气了么?”

    “嗯……”

    “星空,你能不能不要生气?你不要因为生气,就故意跑去给别人煲汤!”沈南弦目光郑重的紧盯着星空。

    “谁说我因为生气才煲汤?有必要吗我?”星空见他已经离开,赶紧的推开他的束缚,落下了地。

    这才忽然发现,白色的夜体已经布满了整个洗手间的地板。

    无声的叹息一声,星空顿时觉得羞愧难当,赶紧的穿上了衣服,就想走出去。

    沈南弦忽然从身后环住她,熟悉的动作,星空身子还是怔了怔,无奈的开口:“你到底又想怎么样?”

    沈南弦额头蹭着她后脑勺,低低的喃着,“不许走!我送你去上班!你不许旷工!”

    星空眼珠子气愤的转了转,郁闷的撇嘴,“知道了!我去拿包包!赶紧给我松手!”

    沈南弦这才缓缓的松了手,像是赌气似的“嗯”了一声,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离去,蹙紧的浓眉还是没有舒展开来。

    半晌,才愣怔的反应了过来,也跟着她的脚步,来到病房,却终究没有再走进去,猛地转过了身子,直奔停车场,先去取车。

    ……

    ……

    星空回到沈玉寒的病房,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

    她知道她应该以头也不回的迅速转身离去,但是却还是迟了一步。

    沈玉寒瞥到了星空的身影,刚才的那一幕虽然还记在脑海里,却丝毫不会让他转变心意,他更不会因为这样迁怒于她。

    “小星空……”

    沈玉寒不说还好,一说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朝着她的方向望过来。

    而那屋子里的人除了许子明之外,还有村口杂货店的女老板杨思晴!

    虽说无巧不成书,但是用不用这么巧啊?!

    星空愣怔了!

    但是她无比确定杨思晴一定已经把她认出来了!

    而且……看样子杨思晴和沈玉寒貌似是老相识的关系啊!

    如果她把涛涛的事情告诉沈玉寒,沈玉寒再告诉沈南弦……

    嗷!

    后果不可想象,不可想象……

    杨思晴淡淡的勾了勾唇角,笑得如沐春风,“嘿,夏小姐,这么巧,我们又遇见了!”

    星空尴尬的笑了笑,那抹唇角勾得极其僵硬,“嘿,杨小姐啊!是啊,今天真的是好巧啊,好巧啊……”

    “你们俩认识?”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星空抬起眼眸,对上许子明一脸惊诧的俊脸。

    星空咬着唇瓣,黛眉拧了拧,左右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没有看到涛涛的身影,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收拾这个残局。

    许子明颀长俊逸的身材立在杨思晴娇小妩媚的旁边,星空莫名其妙的觉得他们很般配。

    不得不承认,杨思晴长得娇小玲珑,肌肤白皙,长发飘飘,压根不比任何女名媛差。

    只是这样一个漂亮出色的女人,何以会沦落到小卖部老板娘的地步?星空一直以来都想不出任何原因。

    而许子明长得端端正正的脸庞,虽然不似沈南弦让人一眼就难忘,但是全身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确实丝毫不可阻挡的。

    这样一个男人,加上好脾气,好学历,好家事,理所当然成为大众情人,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太过令人出奇的事情。

    不知为何,星空心里觉得,许子明只有和杨思晴站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有味道的。

    就好像……好像一幅画,画面外面的人看到画里的一双璧人,突然很想去探究一下。

    额!

    为毛会有这样的感觉?

    怔忡之际,狗腿子的声音传来,星空立即蹙紧了黛眉。她感觉炸弹已经扑面袭来,随时都会爆炸!

    果不其然,小家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抱大腿。那一瞬间,星空忽然多么希望涛涛也可以像宁宁一样小心翼翼,懂得察言观色。

    可是,涛涛毕竟只是涛涛,他的小世界里只有属于自己勾勒出来的美好,他总是极少关注周围身边一切的变化。

    哎,该说什么好呢?

    无奈的叹息一声,星空咬着唇瓣俯下了头,伸手宠溺的揉揉小家伙的脑袋!

    感受到妈咪温柔的触碰,涛涛狗腿子滴个性再次不分场合的展露无遗——

    “妈咪妈咪!你刚刚跑去哪里啦?我好想你哦!到处都找不到你耶!……还有还有,刚才有个丑阿姨来偷袭把拔,还好偶聪明,把她给打退了,把拔素我和妈咪滴,谁也抢不走的啦,哼哼……”

    星空盯着小家伙一张一翕的薄唇,不停的示意他不要接着说下去了。无奈小家伙的话匣子一旦打开,便犹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不管星空怎么给他使眼色,小家伙总能往另外一个地方设想——

    “咦,妈咪妈咪,为毛你的眼睛老是一眨一眨滴,(⊙⊙)哦!我知道了,妈咪本来就是星空,星空当然会一眨一眨的啊!”

    囧!

    星空无奈的点头,蹲下身子,在他耳边严肃的轻喃,“快去那边玩变形金刚,待会妈咪让你过来你再过来!”

    小家伙听到妈咪严肃的命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越大了。愣了一下之后,用力的点点头,大声的说了句“遵命”之后,立即滚到了病房的角落里,自己玩玩具。

    在场的人被这一幕幕雷得外焦里嫩。

    沈玉寒原本就在心里猜测的疑惑却越来越明显了,他已经派了人去调查星空,相信很快就会知道真相。

    关于夏星空,狗腿子,和自己的关系。

    他一定必须得调查清楚,因为这一切实在都太过凑巧了。

    但是却也令沈玉寒很期待。他期望的最好结果就是,小狗腿真的是五年前那一夜之后,他与星空留下了的孩子。

    至于狗腿子为什么会在五年前突然成为了哥哥的孩子,沈玉寒就怎么想也想不通了……

    眼前的一切太过震撼!各种疑惑纠结在每一个人心里头,杨思晴黛眉一挑,连她也开始怀疑起来了,她记得,今天早上七点钟送女儿去搭校车上学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夏星空带着他的儿子去上学。

    而当时那个孩子身上穿着的是校服,并不是这一套!

    一切,似乎诡异得很!

    然而杨思晴显然不是普通的女人,虽然觉得事情有蹊跷,脸色依旧镇定自若得很!

    倒是许子明被雷得当场愣住了,冷冷眯起眼眸,扫了一眼沈玉寒,就爆了句京粗。

    “操!你小子躺在病床上,竟然也能泡妞?还把沈南弦的儿子搞得服服帖帖!你还真是厉害啊!”

    语气烦躁,纠结,夹杂着醋味的气息。

    杨思晴一听就了然,看来子明也对这个夏小姐很不简单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介意的,她最介意的是,她到底与沈玉寒是什么关系!

    沈玉寒听着许子明的话,不是很想搭理他,虽然俩人的关系不错,但是他知道许子明向来对星空心思不纯,一瞬间就立马把他归类为情敌。

    得不到沈玉寒的回答,许子明挑起唇角,无奈的笑了笑,“好你个小子,竟然给大爷我玩沉默!?把我墙角挖了很得意吧!很有成就感吧?”

    冷冷哼一声,沈玉寒心头纠结得很——妈的!老子要是挖得走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了!

    星空感觉到病房里面越来越浓烈的火药味,赶紧的伸手取过包包,与所有人礼貌的告别:“你们慢慢坐,我还得上班,先走了!”

    许子明正想开口说要送她的时候,沈玉寒忽然打断了他,深目紧紧凝着星空,语气软软的:

    “小星空,你明天还可以煲汤给我喝吗?”

    星空身子一怔,喉咙用力的一哽,半晌,才答道,“恩恩,你喜欢喝……的话其实我明天也可以继续给你煲的!”

    眼角一抬,星空这才忽然发现了杨思晴身旁的位置也有一罐满满的汤,热气从汤里喷洒起来,样子看起来很是诱人,但是沈玉寒竟然没有喝……!

    丫的,真浪费……

    明明有人给你煲汤了,为什么还要我煲汤?

    别少看一个汤的价格,包括材料费,水电费,人工费,加起来一个汤至少也要五十块啊!

    老娘一个月的实习工资也才3000块,又要交房租,又要养孩子,还要吃饭,好不容易忍痛挤出几十块钱出来才煲了个汤,真的木有那么多钱再拿去烧啊!沈玉寒细心的察觉到星空脸色的纠结,身子顿了顿,随即找到了纠结点,语气依旧柔软如水,听得杨思晴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说:“星空,我就喜欢你煲的汤,狗腿子也喜欢,别人煲的汤他一口也不喝,所以不管为了我还是为了孩子,以后就麻烦你给我煲汤了!对了,材料什么的,我叫人买了送到你家里,这样你就不会那么麻烦额……”

    心口一窒,星空听着沈玉寒的话,简直是郁闷到想撞墙,赶紧答道,“不麻烦不麻烦,材料什么的我自己去买就好了,你千万不要送材料去我家啊!”万一被人看到宁宁怎么办!

    说完,星空肉疼的叹口气。沈玉寒撇嘴笑了笑,他自然看出她纠结的原因。

    不就是几块钱么?对他来说最不是问题的问题就是钱。

    但是对星空来说,最能成为问题的问题就是钱钱钱钱。

    呵,人真的是很奇怪。

    各自牵挂的事物总是不一样的。……

    待她走后,沈玉寒再次伸出右手,轻轻摩挲着右边裤袋里的星星项链。

    一边摩挲着,一边自言自语着:小星空,你若是知道你在我这里五年了,又会是怎么样的心情?我认识你五年,沈南弦才认识你一个月,他拿什么和我比情深?

    ……

    ……

    星空十万火急的离开病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上的时间,发现指针已经来到八点三十分了!

    妈妈咪呀!

    还差三十分钟就要上班了呀!

    星空多怕自己给各位同事们造成经常迟到的不良印象,虽然这不良印象间接都是由上级领导制造出来的。

    刚要摁下电梯,走进去的时候。

    身后一道柔软清丽的声线传入星空的耳畔——

    “夏小姐,你可以与我谈谈吗?我想有些事情你会非常感兴趣!”

    说话的内容夹杂着挑衅,但是语气态度却是极好的。

    星空蓦地回过头来,对上了杨思晴精致清丽的小脸。

    星空转过身子,望向她的眼眸,疑惑的望着,望着

    但是杨思晴却忽然开口了,浅浅的莞尔一笑,“夏小姐,你放心吧,我不是来找茬的,只是有些事情憋在心里头太久了,我想我必须找个人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