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会让他们双宿双栖!

米喵喵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中。

    明明灭灭的烟头闪烁着点点光芒。

    壁立的男人立在窗口边,周身散发出慑人的气息。

    沈玉寒修长的指尖握着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眸色阴暗,听着电话那头赵小虎的汇报——

    “沈二少,您让我调查的事情现在已经有眉目了!原来这夏星空就是当年应征沈家代孕母亲的女子!”

    “哦”沈玉寒修长的指尖滑过透明的杯子,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他\ (zhu)(zhu)()并不觉得很吃惊,淡淡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继续说下去。”

    “……虽然沈家把这女子的信息保护得很好,但是好在我神通广大,竟然让我找到了那女子的继母!据说这女子当年就是被她继母给卖了,那继母拿了她的卖身钱之后,连夜跑路去澳门豪赌,结果输得一干二净!啧啧,赌博真是害人……”

    沈玉寒大掌揉了揉额头,听到星空竟然被人卖了,心口没由来的颤抖,手指一僵,语气不悦的打断赵小虎——

    “说重点!”

    电话那头的赵小虎身子一怔,赶紧答道,“……是是是!这女子当年是由赵心敏的助手陈红从几百个应聘者里亲自挑选出来的!本来她们计划采用的是人工受孕,于是取了你家老大的晶子,结果那姑娘却怀不上。我想这女孩怀不上一定与你大哥有关系,江湖传说他不行……啧啧,沈二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妈的,胡说八道什么你想死吗”沈玉寒深邃的浓眉紧紧蹙着,虽然从小与沈南弦不睦,但是他从不允许有人污蔑他。

    “……咳咳,说正事说正事……这个赵心敏为了在您父亲面前立下汗马功劳,于是强迫让那女孩接受正常受孕!否则就不付余下的款额!那女孩的父亲当时生患绝症,加上继母拿了订金一走了之,走投无路的她只好接受这个安排!……这赵心敏可真是会摧残祖国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啊,啧啧,据说那女孩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雏儿!是一朵没有被采撷过的小花朵啊!”

    沈玉寒握着红酒杯的手紧紧一握,听着他的话,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悦的开口,“人家是不是雏儿管你屁事你他妈再多说一句废话,我立马废了你!”

    小武嘿嘿干笑了两声,有点尴尬的继续说着,“是是是,确实与我无关!不过与你大哥沈南弦密切相关!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赵心敏的故意策划下,这香喷喷滑溜溜还没被开过雹的女孩就这样送上了你大哥的床上……自从沈南弦与那祖国花朵睡了一觉之后,一年后,他身边竟然多出了个儿子来!而且竟然长得还和他八分相似!”

    沈玉寒猛吸了一口烟,不耐烦的抿唇,沉默。

    小虎却继续说着,“沈二少,接下来我要说的保管劲爆!保证连您自己也猜测不到啊!”

    “说!”

    “……这件事情我是花了十万块从当年的助理陈红那里买回来的!沈二少您可听好了!……陈红告诉我,当年赵心敏为了稳固自己在沈老爷子心中的地位,保证那女孩一次性怀上沈家的种,竟然还神不知鬼不觉做了一件见不得光的事儿!……也许沈二少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否则您不会这么着急让我去调查这件事情吧只是您一定怎么想也想不到,其实那一晚沈二少也在开鲍祖国花骨朵的行动中贡献了一分力,而之所以您到现在还不是很确定,那是因为沈二少当晚被下了药。”

    好看的浓眉一挑,心口一窒,沈玉寒拔高了语气,“我那天晚上被下了药谁做的”

    “还能有谁敢设计沈家二少赵心敏!她算准了时间,先让人用酒把你灌得烂醉,再不知不觉的喂你吃下催情药。当沈大少前脚踏出那女孩的卧室时,后脚便让人把沈二少您安插了进去!”

    心口一窒,虽然早已经确定他曾与星空发生过关系,但是当听到自己竟然是被设计时,沈玉寒脸色乍然一黯,大掌用力的攥着,咯咯作响。

    “说起来这个赵心敏也确实是个聪明的主儿,她累死累活在沈家好几十年,好不容易等到你妈一命呜呼,以为可以翻身做主人。谁知道老爷子忽然下达了非让沈南弦传宗接代这样一件棘手的事情!她能不着急吗……谁都知道沈老大是不行的,偏偏沈老爷子觉得自己的儿子一定行,而赶巧碰上了赵心敏急于想在沈老爷子面前立功……于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为了确保事情万无一失,赵心敏处心积虑的设计沈二少,让您去贡献了一颗种子。反正横竖都是沈家的孩子,要真是查出来了,她也不怕!……不过就是委屈了沈二少您了,无缘无故被设计,捡了被人家已经开了一半的花骨朵,白白做了一整夜的活塞运动,贡献了数以上万个晶子,结果好处却全让沈南弦占尽了,他还白白得了个乖儿子……”

    说着说着,小武叹了口气,安慰的开口,“沈二少啊!您也别太难过了!好歹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如果您现在想夺回孩子的抚养权,我倒是可以帮您继续收集证据的!”

    沈玉寒涔薄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用力的放下手里的红酒杯,眼神一紧,咬着牙,“我让你查的那双胞胎的事情呢有没有查到眉目”“……呃,这个还没有,据那助理陈红说,当年夏星空在英国生下孩子,很快就被她夺走了。她非常肯定夏星空生的孩子并不是双胞胎!沈二少,您是不是有所误会了”

    眸色一黯,沈玉寒嘴角抽了抽,“绝对没有!亲眼所见,何来的误会你再去查!彻底的查!去她当年产下婴儿的医院里查,不管花多少钱,尽快给我消息!”

    “好的!沈二少!”大武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

    深深吸一口气,沈玉寒挂下了电话,脸色阴暗的伫立在窗口,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眸底滑过无数复杂的情绪,目无焦距的直视着窗外……

    翌日。

    刺眼的光线透过白色的窗帘,洒落在大床上的俩人身上。

    星空微微眯起眼睛,全身无力的瘫软着,脑子骤然轰炸。

    想起沈南弦昨晚如何变着法子的折磨她,星空小脸莫名的一红,慌乱的掀开了被子,白皙的肌肤曝露出来,到处是红色的印痕。

    正想下床时,纤细的腰部忽然被一双大手攥住,沈南弦三两下聊起她的睡裙,胡乱的滑动着,在她耳边轻柔的吐气:

    “星空,再睡一会吧……”

    星空被再次被他弄得娇喘连连,白了他一眼,猛地拍开他的手。

    今天是星期二,待会还要上班,她现在必须立刻起床做早餐给宁宁吃!

    “王八蛋,你给我快点起床!要是让你儿子知道你昨晚在这里睡了一个晚上,丢脸就丢大了!”

    沈南弦边笑着边点头,涔薄的嘴角淡淡勾起,“怕什么本来也是宁宁鼓励我这么做的!”

    星空懒得理他,推开他精壮的身子,脚往下一探,刚一落地,身子却瘫了下去。

    沈南弦身子一怔,赶紧掀开被子,古铜色的精壮身子敏捷的蹲下,用力搀扶起星空,半是责怪半是宠溺的说着,“你怎么那么笨呢你怎么在自己家也能摔倒呢还好我在这,不然摔死了怎么办”

    星空冷冷白他一眼,没有好气的开口,“死王八蛋!还不都是因为你!”

    沈南弦痞气的笑了笑,身子逼近她,“管我什么事昨晚你也叫得很大声,你不是也很享受吗”

    星空有点心虚的推开他,“……那都是你逼我的!快点放开我,我要去煮早餐啦!”

    “是吗能被人逼到这么爽也不错!星空,要不你也逼我一次,让我爽一回”

    “滚!”

    ……

    十分钟后。

    星空才彻彻底底摆脱了沈南弦黏人的纠缠,迅速穿好了衣服。

    推开卧室的门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老屋子竟然空荡荡的。

    抬眼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星空错愕的瞠大了眼眸。

    天!

    现在已经是早晨九点钟了!

    妈呀!

    糟糕了糟糕了!

    迟到了迟到了!

    惺忪的眼眸急剧颤抖着,星空蓦地抬眼,扫到了桌上垫着的一张小纸条。

    三两步来到桌子旁,星空伸手拿起那张小纸条,白色的纸条上赫然映着宁宁的字迹——

    星空握着小纸条的手僵硬了。

    小家伙竟然自己去上学了

    小家伙竟然看到她和沈南弦一起睡了

    小家伙竟然让他们俩好自为之

    囧!

    此时,沈南弦好整以暇的走出了卧室,颀长挺拔的身子忽然立在了星空的身后。

    盯着她手里的纸条,问,“什么东西”

    星空慌忙的转过身子,把纸条捏在了手里,支支吾吾的开口,“没……没什么……”

    “没什么就让我看看!”

    沈南弦一把夺过了星空手里的纸条,一眼就认出了白纸上的字迹是属于宁宁的。

    嘴角撇了撇,沈南弦忽然笑了起来。

    星空盯着他嘴角的那抹笑,心里发着颤。

    “星空,你看我儿子的字写得多漂亮!他已经自己走了啊”沈南弦眼底露出一个爸爸骄傲的眼神。

    “恩恩!我要去上班了!沈南弦……你待会不要和我一起进办公室,免得让人误会了!”

    九点三十分。

    星空急急忙忙的下了沈南弦的车子,直奔占庭集团大门,;来到了电梯处。

    今天是星期二,却是她本星期第二次迟到。

    从摁下按键等电梯的那一刻开始,星空的心里头就开始不安了。

    不停的思忖着待会要怎么向上级交代才好,思忖着待会面对许子明要如何以不变应万变的好……

    越想越不安,在还没有来得及想到对策的时候。

    高大的男人却忽然从天而降,大手捞起她小小的身子,直接将娇小的她塞进了总裁电梯。

    星空没有来得及反应,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看到了沈南弦那张被无限放大的俊脸。

    妈的!都叫了他不要和他一起去上班他怎么又冒出来了啊

    她宁愿被误会迟到,也不愿意被误会自己昨晚和他过了一夜,今天早上和他一起来上班!

    虽然她向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但是人言可畏!这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工作内容也是她最喜欢和最向往的建筑设计。虽然从上班到现在,她每一天都被上司叫去打杂,但是她心里依旧对这份工作看得很重。

    要是因为沈南弦而搞得流言蜚语,她还怎么在这个公司里混下去啊一念至此,星空咬着牙,说得义愤填膺,“沈南弦,你放我出去!我刚刚说了你不许和我一起进办公室!要是被人看到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见人!”

    沈南弦盯着她一脸认真的小模样,心里直想笑。但是为了不刺激她,还是努力的忍住了笑容,抿着唇角,道,“夏星空,瞧你把话说得,好像和我在一起很丢脸似的,老子堂堂一表人才哪里给你丢脸了”

    星空狠狠的朝他飞出一个小白眼,闷哼一声,“丢、大、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摁住了九楼的按键,她想从最近的楼层离开,再转搭员工电梯上十八楼工程部。

    电梯门缓缓的打开,星空迅速的甩开了他的手,急速的往外走去。

    沈南弦怎么拉也拉不住她,都不知道这女人今天早上怎么回事,明明也没吃早餐,昨晚还被他弄得全身无力的倒在地上,这会儿力气怎么就这么大呢

    无奈的叹息一声,沈南弦也跟着她的步伐一起走出了总裁电梯。

    “你出来做什么快滚!”

    “你出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沈南弦坏坏的笑,嘴角挑开的模样煞是好看。

    星空扭过头,诧异的盯着他一脸无赖的模样,嘴角止不住的抽了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许和我一起上十八楼!否则断交一百年!不得异议!”星空咬住唇角,放下狠话。

    沈南弦邪魅的笑了笑,身子靠近她,附在她耳边,低低的说,“昨晚差点就被你颊断了!你确定真的要把我夹颊断一百年就算我有那么好的体力,你确定你一直有那样的能力”

    靠!

    赤果果的挑衅!

    星空莫名其妙的来气,脚跟用力的一踩,一脚踩中了沈南弦那双程亮高档的皮鞋。

    沈南弦脚上感受到她高跟鞋尖的踩踏,疼得闷吼了一声。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小女人已经像只兔子似的窜进了电梯里。

    沈南弦本来还想送她上去的,这会儿只能咬着牙,疼得倒吸冷气。

    无奈的转过身子,准备搭乘总裁电梯上办公室的时候,眼角一抬,随即对上了许子明那一双探究阴暗的眼眸。

    …………许子明来十楼是找人事部雪儿的。

    早上八点钟不到,他就开车来到公司。

    从昨晚开始,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对星空做的一切了。

    越是后悔,他就越是难受。

    他难受到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抽烟没有感觉,喝酒也没有感觉,最后他逼不得已再次拿起大麻,为自己注射了一管。

    雪儿推门进到他房间的时候,一眼发现他手里那管白色的液体。疯了似的窜上去,抢过他手里的注射器。

    雪儿揪着他衣领,绝望的哭喊着,“子明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作践自己了!我求你了!你现在好不容易才在许家有了地位,为什么又要这样作践自己了!我们明明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现在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你又何苦这样为难自己!而且……我已经和星空姐姐说好了,星空姐姐说他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嫉恨你,子明哥,也许再努力一下还是会有机会的啊!”

    吸食了半管大麻的许子明半死不活的掉在半空之中,徘徊在虚幻与现实之中,他听着雪儿的话,许久都没有一点反应,一直听到她说起星空时,许子明阴暗的眼眸倏然一亮,大手紧紧攥着雪儿纤细的手腕,眼珠子无神的蹬着她,“雪儿,你说我真的还会有机会”

    “是的是的,子明哥,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星空姐姐她说话算话,答应过的事情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在这个世界上,许子明最相信雪儿说的话。

    以往那些最难度过的深夜里,也是因为有雪儿的鼓励,他才得以熬过来,这一次,亦是如此。

    很快,许子明在雪儿轻柔的安抚之下,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不到,许子明就醒了过来。

    早餐也顾不得吃,他迫不及待的驱车来到公司。

    还不到上班时间,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

    许子明焦急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百叶窗微微打开,他不停的仰起头往外看去。

    从他的百叶窗口一眼望过去,就可以看到星空的座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员工们陆续到来。

    可是……

    待到所有员工都到齐了,许子明依旧见不到星空的身影。

    她的位置始终空荡荡的……

    许子明以为自己看错了,还特意走出了办公室,巡视了一番,却依旧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身影。

    他来到小丽的位置上,问她星空是不是请假了。

    小丽一脸茫然的说没有。

    许子明怅然若失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却怎么坐也坐不住了!

    雪儿不是说星空已经答应原谅他了吗

    既然原谅了,她为什么忽然之间不来上班了

    她难道不知道以她的专业水平和经验,可以进这个公司已经是很不错了吗!

    ……

    许子明坐立不安,毒瘾又开始痒痒的泛上了心头!

    他早上一起床发现所有的大麻都消失了,不用猜,他就知道一定是雪儿干的。

    他知道雪儿是为他好,可是这会儿他难受得很,毒瘾又开始袭来,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自己的身体,他难受到什么事情都处理不好了。

    打电话给雪儿,雪儿坚持不会让他再碰毒品,不管他怎么纠缠,向来听话的雪儿都毫不松口。

    在快要崩溃之际,他摁下了十楼的电梯,亲自去人事部找雪儿。

    不顾众人的目光,他直接把雪儿拖进了卫生间。可是不管他怎么求她,雪儿就是死活不愿意给他!

    看着他难受得蹲在墙角,英俊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胡乱耙着头发的模样。雪儿心口一软,终究还是决定给他,她缓缓的蹲下了身子,清澈的目光与他直视。

    手指颤抖着,取出那一直放在包包备用的针管和大麻液体,抽出了一管。拉起他的手臂,极细的针管找准了位置,缓缓的注射进去。良久良久——许子明苍白的脸色有所好转,他懒懒得伸了一个腰,极佳的比例身段站了起来,伸手揉了揉雪儿的发,纠结的叹息,“雪儿,对不起……”雪儿盯着他挺拔的后背,一点一点的变小,消失,眼眶一红,溢出了泪水。…………许子明以为自己一定不会再有机会在公司见到夏星空了,却在走出洗手间,准备搭乘电梯回十八楼时再次看见了那抹魂牵梦萦的倩影。盯着她的背影,许子明脑海里乍然回想起初见时,她衣服浸湿时脸上那抹狼狈尴尬的笑容。再见时,她专注泡茶的恬静模样,她是他遇见过的最懂泡茶的女子……

    只是……脑海里的这番美好并没有停留太久,沈南弦的身影再一次出现。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停留在她身子上,可是夏星空并没有拒绝!那一刻,他黯然的垂下了眸子,默默的伫立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打情骂俏,他感觉自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当沈南弦带笑的眼眸与他对上时,他内心却忽然阴暗了下来。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他不会让他们双宿双栖,他不会,绝对不会!

    ------题外话------

    感谢凰后大人和亲耐滴婉婉,谢谢乃们帮助老米管群!真心滴感谢!

    群号:277987868

    老米这几天一直往外跑,更新迟了,对不起!

    感谢妞儿们滴钻钻花花票票!

    妞们,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