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严冽的第一课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宅的后院有间玻璃制的花房,是沈醉用来培植罕见植物的地方。小猫很喜欢这里,七彩缤纷的花朵错落盛开,如同童话里的仙境一样。尽管严冽告诉她,越鲜艳的花毒性越强,可还是不能打小猫喜欢呆在这里的念头。

花房里面常年恒温,温暖,不干燥。每天,小猫都会提前准备好香醇的红茶和点心,等严冽来,两个人一起下棋。

小猫的确很聪明,不管学什么都很,但是下棋不是只要懂得规则、记住哪一枚棋子怎么走就算学会的,所以,他们下了三天,小猫输了差不多一百局。

“你输了。”

“啊……”小猫看着棋盘上面,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骑士,再看看自己孤立无援的国王,不好意思的说:“我又输了。”

“这次坚持了五分钟,有进步。”严冽轻笑,不知是在称赞她,还是在取笑她。

蹲在里头摆弄花草的沈醉听见他们的谈话,拍拍手上的土,走过来看那盘棋。“啧啧,真是烂到家了。”

“是我太笨了。”

“我不是说你,是说他。”严冽的心计和鬼点子高她几百个段数,这个没心眼的孩子哪是他的对手。“真想教人家下棋起码先让人家三五个子儿,像这样毫不留情的把人杀的片甲不留不是玩人嘛。”

“这样下,我能学的东西会比较多。”

“一个劲儿被屠杀能学到什么?”

“有啊。”小猫认真指给她看。“在这儿,棋势没有连贯,贸然深入对方阵地,一定是要被吃掉的……还有这儿,后面防线布置的不稳固,我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危险,所以才输掉。”

“……”沈醉无话可说。

严冽微微笑了笑,看着小猫,眼神中透着骄傲。

“得,不管你们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操什么闲心。沈醉拿走一整壶红茶,回去实验室与记录。

沈醉走后,严冽指着棋盘上白方的一枚士兵说:“你不是没注意到危险,而是为了保它,放弃了国王。”

小猫抿了抿嘴,偷偷看他。

“在棋盘上,所有的棋子都是为了国王而存在,你放弃了国王,这局棋就输了,那么留着它们还有什么用处?”她的心思,严冽早就看穿了。

开局之初,她很用心的一步步进攻,但是在他吃掉她两枚棋子后,她看出自己已经输了,所以,她之后的每一步与是说是在防守,不如说是在逃窜,直至国王孤立。

小猫闷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知道要输了,所以……”

“别人下棋是弃车保帅,你却反了过来。”

“对不起……”

“棋局如战场,我教你下棋,不是为了打发时间。”

小猫低着头,不敢吭声。

每次看到她这个样子,严冽又好气又好笑。“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战争输了……国王要负责……”

“负责?被俘虏吗?”

小猫的脑袋轻轻沉了一下。

“只要抓到国王,战争就可以结束,将领和士兵不必受牵连,只要逃掉就能保住性命。”严冽笑了笑。“小猫,这是一盘棋,不是真的战争,不会有人流血身亡。”

“唔……”

“但既然你想到了现实,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不要太天真了。”

他的语气忽然转变,小猫抬起头。

“在你决定放弃之前,先要想明白一件事。”严冽深沉的眼中荡过一道清锐光芒。“你遇到的对手是谁。”

对手?“有什么不一样吗……”

“如果你的对手是我,即使你弃战投降,我也不会放过曾与我为敌的每一个人。”严冽拿起一枚棋,将棋盘上的白棋全部推倒。

“每一个……”小猫看着棋盘上惨烈的结果,喃喃自语。“全部都要杀掉吗……”

“这叫斩草除根。”

小猫看着他。

“小猫,永远不要盼望你的敌人会对你仁慈,并且,永远不要对想杀你的敌人心存仁慈。”

小猫把下棋当成游戏,但是严冽显然有另外的深意。

自从那次谈话之后,小猫一次都没有再放弃过她的国王。她学着把她的棋子当成国王的剑,当成国王的盾,为了国王,其他的棋子都是可以牺牲的道具。

小猫还是没能赢过严冽,但是她的棋艺较几天前有了长足的进步,连沈醉看到她下棋的步法都觉得惊奇。

她正在用严冽教她的手段,向严冽进攻。

这是相当有趣的一件事。

沈醉问过严冽——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养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头老虎?”

“你指的是小猫?”

当时,严冽的笑容极为不屑。

可是沈醉认为,当一个人跟另一个人越来越像的时候,必然会导致分裂。他和严老爷子就是一对活生生的例子。

不过,她的担心可能真是多余了。

依小猫那软软的性子,就算从严冽身上学到再多东西,她也不可能变成另一个严冽。

她学不会他的狠。

毋庸质疑。

终于有一次,小猫把严冽逼至绝境。

当小猫将王后放下,只差一步便可以将军的时候,她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自信满满的等着看严冽打算怎么突围。

“哦?不错嘛……嗯。”严冽笑凝着棋盘,没有丝毫要输掉的紧张。“确实是一步妙棋。”

“到你了。”

严冽抬眸看她,笑。“小丫头,这么着急看到我输掉?”

“你赢我一千多局,输一次也不要紧的……”小猫不会告诉他,她想赢,非常想赢……不是为了打败他,而是想令他为她骄傲。

“瞧瞧,现在就一副胜利者的口气。”严冽故意叹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真凄凉。”

小猫正要说话,管家领着几个人走来。小猫站起来,打算回避,严冽敲敲棋盘,示意她坐下。

“少主。”本恩把人领来,便退下了。

“严先生……”

“严先生……”

管家刚走,几个男人便争先恐后的说了起来。

小猫听懂了大概的意思。

严冽住院后,集团中层不少人被迫离职,严旭东安排进集团的几个人,打压原本追随严冽的那些亲信,集团内部已经乱成一团,再这样下去,集团运作将会出大问题。

这些人情绪激动,一直在说个不停,小猫不知道严冽有没有听进去,因为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棋盘上面,似乎在思考如何扭转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