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赢不了的对手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小猫推奥路菲回到主屋,她把脏的碗盘拿进厨房,顺便清洗干净,其间,奥路菲一直在旁边看着她。

奇怪的是,小猫对他的存在并不感觉不舒服,不会让她紧张,不会让她拘束,就像……就像一位相处很久的朋友。

小猫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撞上他的笑脸,急忙缩了回来。她的脸颊一定很红,因为……好热……

“可以帮我泡杯茶吗?”

“嗯……”小猫赶忙分神去做别的事。

她泡好茶,端到客厅的桌上,转身,奥路菲已经自己过来了。小猫看着他的双腿,出了很久的神。

太可惜了……

奥路菲端起茶,喝了一口,笑道:“味道不错。”

小猫站在旁边,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一声,先离开。因为客厅来往的人很多,她很少在这里逗留,万一遇到严老先生也不好……

“小猫。”

“在!”

“坐下,陪我聊聊。”

“啊……”

“我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对这里的环境很陌生,你能给我讲讲发生了哪些变化吗?”

“我……其实也不清楚……”

“哦?你来严家也不久吗?”

“嗯……”算算,有半年,可是她很少离开房间,所以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

“这样啊。”奥路菲看着她,亲切的笑着问:“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小猫用力摇头。

“你好像急着去做别的事的样子。”

“我……”

奥路菲打断她。“没关系,你有事情就去忙吧。”

小猫对他有一些愧疚。他对她这么亲切,这么体贴,她却只想着离开不肯耐心陪他……他一定很难过吧。“不要紧……我没有别的事情要做……”

“真的吗?”

小猫点点头。

“我不会害你受责备?本恩是非常严格的管家。”

“那倒是……”小猫跟着他笑起来。

“我应该请你来照顾我,这样你陪我聊天,就不用担心会被他责备了。”

小猫愣了愣。

正在这个时候,外出的严冽回来了。

“奥路菲……”严冽微怔,眼神一度变的耐人寻味。

奥路菲笑着转过来,用着与小猫交谈时相同的语气,说道:“严冽,好久不见。”

他怎么会在这里。严冽微颔首,目光扫向小猫,眼神深了几分。“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

“是我请她在这里陪我的。”奥路菲说:“我刚刚回来,对家里的环境还不熟悉,所以想拜托她来照顾我。”

“她不是佣人。”

奥路菲愣了愣,看着小猫。

小猫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不起。”奥路菲诚心道歉。“我应该先问清楚才对……小猫小姐,你能原谅我无心的冒犯吗?”

小猫说不出话,一个劲儿摆手。

“可是,我真的十分喜欢你。”

哎?

奥路菲认真的问:“我在这里要住上一段时间,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做我的伴侣。”

严冽一言不发。

小猫愕然的呆住,看向严冽,向他求助。

奥路菲好似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古怪气氛,有趣的问:“严冽,小猫小姐该不会是专属于你一个人的吧?”

“当然不是。”

“那么,我就把她抢走了。”

一句,玩笑话。

有了严冽的默许,小猫只得跟着奥路菲走了。推奥路菲回房间的路上,小猫心事重重的在想严冽的反常……确实反常。

“我和严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真的?”

“我的父母空难去逝,严叔将我带回严家扶养,就这样认识了严冽。”

原来,难怪他提到沈醉时,语气那么熟稔。

“你一定很奇怪,严冽刚才为什么没有拒绝。”

“没有……”

“我看的出来,你们不是普通的关系。”

小猫反驳无力,不说话等于默认了。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严冽否认的时候,我看出你很失落。”

他会读心术吗?怎么她想什么,他全都知道……

到了房间门前,奥路菲按住轮子,不再继续向前。“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你想回严冽身边就回去吧。”

他背对着她,小猫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他的语调明显冷了几分——似难过。

小猫是很想回去,可是,如果她丢下奥路菲不管,只顾自己高兴,那她就不是她了。

小猫想,他的腿不方便,需要人帮助,身有残疾的人,也较常人敏感,难得,他愿意信任她,请她帮助他,她怎么能狠心拒绝?何况,他在严家不会住太久,只需要几天,几天之后他离开,她想和严冽在一起多久都可以。

“不勉强。”小猫说:“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奥路菲回过头。

“真的!”小猫强调。“我不会说谎的!”

奥路菲看着她,忽而笑出声。“小猫,你真是有趣。”

“……”小猫不太好意思。他是个温柔的人,能够照顾他是她的荣幸,她真的这样想。

“那,就拜托你了。”

小猫从沈醉那里得知,奥路菲的腿不是天生残疾,而是为了救严冽变成这样的。

“严冽十三岁的时候,遭人绑架,他和奥路菲同校,两人时时刻刻在一起,绑匪等不到严冽落单,就把他们一齐绑走了。老爷子的个性很强硬,压根就不接受绑匪的威胁,绑匪知道严家报了警,而且拒付赎金,就将怒气都发泄在人质身上,决定杀死他们。”

“绑匪把他们锁在一辆破车里面,车内安放一枚定时炸弹,然后在远处架了一台dv,打算将整个过程拍摄下来寄给老爷子,算是对他的报复。后来,警察找到了绑匪所在,把他们抓住了,但因为炸弹已经启动,只剩不到一分钟时间,他们来不及拆除炸弹,砸破窗户救人。”

“奥路菲在警察前来救援时,主动先将严冽推了出去,等到警察要救他的时候,炸弹爆炸了,奥路菲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双腿再也无法行动。可以说,严冽的命是他用双腿换来的,他是严冽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

所以,只要是奥路菲的要求,严冽一定会满足,只要是奥路菲想要的,严冽一定千方百计抢来然后让给他。

这就是老爷子请奥路菲回来的原因。

奥路菲是严冽无法战胜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