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六章 牺牲品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奥路菲先生,谢谢你。”

“嗯?”

一大早,小猫跑来找他,第一件事就郑重其事向他道谢。

奥路菲百思不解。“我有做过需要你这样感谢的事吗?”

“你救过……”

奥路菲明白了。“是沈醉告诉你的?”

“嗯……”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你不必特地再向我道谢。”

小猫点点头,冲他笑笑。

他救了严冽,严冽才有可能救她,她真的非常感谢他。

“你真的很喜欢严冽。”

小猫的笑容滞了滞,又开始害羞。

“为了他,来谢我……看来我当初的决定没有错,不然就没有机会见到这么可爱的笑容了。”

可是,他却用自己的双腿做代价……

小猫开心不起来。

如果能为他做一点事……就好了……

“对了,你一定很想知道严冽小时候的事,不如我来告诉你啊。”

小猫眼睛一亮,立即现出期待的光芒。

奥路菲无可奈的叹气。

“我们从哪里开始讲呢?”

小猫曲腿坐在轮椅旁边,像个虚心受教的学生,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师。

奥路菲有趣的看着她。小猫,真的很像一只趴在主人膝头,求盼怜爱的小猫咪。奥路菲伸出手,蹭蹭她的下巴。

小猫愣了愣,疑惑极了。

“就从严冽养的那只猫开始说起吧。”

严冽养过猫?

奥路菲说,严冽以前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不是一生出来就是这么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也有童年,有单纯天真的时期,那是在严冽母亲在世的时候。

严冽的母亲非常喜欢猫,但是严旭东不准家里养这类小动物。有一次,他和严冽在上学的路上捡了一只被丢弃的猫,偷偷带回家,严冽的母亲很高兴,跟他们一起在后院一处隐蔽的地方给猫安置了一个家。

“不知道为什么,那只猫只和我亲近,完全不理他,严冽那时候就不接受拒绝,他强行把猫抱起来,以为只要他对猫好,猫就会知道他不是坏人,没有危险,可是那只猫不明白他的心思,用爪子抓伤了他。”

“严冽生气了吗?”

“没有,他很受打击。”

小猫想象的出,严冽当时的心情。

“听我说这些,有没有对严冽的印象有所改观?”

小猫想了想,摇头。

“你不觉得,小时候心地善良的他,长大之后脾气坏,不好相处,简直有如天壤之别?”奥路菲故作夸张的样子逗她笑。

“不啊,严冽脾气很好,一点也不难相处,他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哦?你确定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小猫抿着嘴,轻笑。

“后来呢?那只猫怎么样了?”

“死了,被严冽活埋了。”

小猫吃惊。

“严叔发现严冽手上的爪伤,质问是怎么回事,然后发现了那只猫。严叔逼严冽埋了它,如果他不埋,严叔就要责罚他的母亲。在猫和母亲之间,他只能选择那个不重要的。”

小猫难过的皱起眉。

“你能想得出来,被扔进深坑的小猫,用怎样的眼神看着他。那个时候,它已经和严冽培养出了感情,可是严冽还没有来得及与它亲近,便被迫扼杀掉小猫的生命。”

“为什么要这样呢……”

“严冽弑杀亲兄弟毫不手软,全要拜严叔优秀的教育方式所赐。他希望严冽变成他想要的样子,可等严冽真的令他满意了,却发现严冽将他所学全部用来对付他。”

小猫很难过。

气氛一下子沉重起来。

奥路菲提议去花房喝茶,改变一下心情,谈些让人愉的往事。小猫去准备,暂时离开房间,奥路菲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悠然的浅笑,有丝别样的神秘味道。

严旭东请他回来,目的就是分裂她和严冽。他忽然想起这件事竟与当年如出一辙……

她会不会成为他们父子相争的另一个牺牲品?

“严冽教你下过棋?”奥路菲看到花房的棋盘,问道。

“嗯……”

“他一次都没让你赢过。”

“是啊……”

奥路菲笑笑,提议。“跟我下一盘吧。”

“好。”

小猫的棋路是跟严冽学的,这还是第一次跟另外的人下。奥路菲下棋的步法跟严冽不同,温和慢进,几乎不具攻击性。

可是,这不代表小猫能够赢他。

“咦?怎么……”

小猫的国王被奥路菲的士兵神不知鬼不觉靠近,她完全没有留意到。

“你太轻敌了。”

小猫不好意思的嘿了嘿。确实,感觉到他温吞的棋路,她变发起猛攻,想一举拿下,可是……

“下棋不只是拼技法,还考验心理素质。沉的住气的人,才会笑到最后。”

小猫点点头。

“而且,要记住,凡事与人留一步退路。”

这跟严冽教她的不一样。

“知道为什么吗?”

小猫摇头。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此刻的敌人,下一刻会不会变成朋友。不要亲自断决这种可能。”严冽所信奉的,与他刚好相反……他总是把事做绝,对别人这样,对自己也是这样,所以才教人担心。

奥路菲把棋子摆回原位。“我们再下一盘。”

严冽在房间,透过监视器,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

小猫跟他相处的不错。

“严老大,不要在我们通讯的时候切出画面看女人。”耳机传出一声哀号。“你这是浪费资源!浪费可耻!”

“哦?你监测的到?”

“严老大……”哀号声陡然变的阴森。“您是在质疑小弟的技术……”

严冽一笑,切回之前的画面。

黄沙弥漫的荒原,炮火连天。

“你们误入战区?”

“不是,枪声刚响不久。”声音换成一个稳重的低音。

耳机里面传出直升机螺旋桨的嘟嘟声。

“那是什么?”

“mi24d!我靠!”

连续的枪击震耳欲聋。

严冽把耳机拿开一点,等枪声过去,才说:“用fim92把它轰下来。”

“真的要打吗?”

“一枚飞弹好贵呀。”

这些人一边抱怨,一边已经开始准备……抱怨听听就算了。

五分钟,耳机一片清静。

“严先生,我们距离目的还有十公里,前方有森林做掩护,请您放心。”

“我要活的,你们下手轻一点。”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