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二章 骗局(2)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在看什么?”严冽弯腰,附在她耳朵边问。

小猫蒙的严实,除了那双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严,那些是什么?”

“武器。”

“枪吗?”

“还有些别的。”

“这是你说的生意?”

“对。”

“武器也是生意?”

“军火是最大的生意。”

严冽告诉她,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都要抢夺生存之地,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只能不断侵略,不断强占。有压迫的地方,就会有反抗,施压需要武器,反抗也需要武器,谁的武器先进,谁的武器精良,谁就可能胜利。所以,全球的军事都在不断研究、升级,这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循环。

“听起来,好可怕……”

“确实。”

“那你为什么还要卖军火呢?”

严冽微微一笑,不再回答。

交易完成,与他们接头的军人,带他们去见假冒严冽之名的那些人。这些人比他们早到半日,是来抢生意的,但因严冽早有准备,请当地军方帮忙拖延住他们。

一间破烂的茅草屋。

军人推开门,屋内的人摆出笑脸相迎,可以看清他身后的人时,笑容僵在脸上。

军人离开了,狄奥等人陆陆续续进来,吊儿郎当的扛着枪围在四周,有的还点起烟来。

“你的幕后老板是谁?”

那几个人虽然惊慌已极,却仍然镇定。“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车臣,fx的生意。如果你不清楚这件事,请去询问你们的上司,我想他会告诉你们。”

“先生,这恐怕是个误会。”

“这恐怕不是误会。”严冽一笑,旁边的人开枪。

距离严冽最近的那个人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上,双腿破了两个洞,汩汩的向外流血。

“抱歉,我没什么耐性。”严冽状似无意的扫向后面几个人,又是冷冷清清的一笑。“我想知道你们的老板是谁,有人愿意告诉我吗?”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各有不同的惊恐之色。

“你杀了我们吧……”中枪的人说:“我们什么也不会说的!”

严冽惋惜的轻叹。

又是一枪。

这次,正中头部。

严冽无视脚边的尸体,仍然一副慈善的口吻。“他不想说,你们当中总有人想说吧?”

那几个惨白了脸色,突然,一个个面露严肃。

然而,在他们掏出枪想要反抗之前,他们便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小猫微微向严冽身旁靠了靠。

这种场面,对她来说,终究是残酷了些。

入夜,沙漠不若白天那般高温,风凉凉的,很舒服。小猫坐在屋前的栅栏上,看着天边的那轮孤月。

严冽通完电话,从屋里出来,悄悄走到她后面,环住她的腰身。那件衣服很肥大,她的瘦小身子根本撑不起来。

“昨天在飞机上就没有睡,今天又赶了一天路,还不困吗?”

小猫摇摇头,回过头看他。这是她第一次,在高的地方看他,感觉不太一样……小猫转过身,扶着他的肩膀,倾身亲吻他的唇。

严冽笑着看她。

小猫只轻轻碰了他的唇一下,就退回来了。她舔舔自己的嘴唇,不知在品味什么,想的出神。

严冽惑于她纯真的神情,轻轻扯下她的头纱,在头纱滑落的一瞬,猛她拉下来,狠狠吻住。

小猫怕掉下来,紧张的撑住他的肩,反而使自己变得毫无防备。

“小猫。”严冽贪恋的抚摸她的发丝,贴着她的双唇轻语。“我帮你把里面的衣服脱掉吧?”

“别……”

“外面有衣服,怕什么,没有人会知道。”严冽诱哄,双手悄悄探进里面,准确的找到她的裤子,轻轻解开。

小猫又羞又怕。

外面不时有士兵巡逻经过,这里虽然没有光,但是走近了也是能够看清楚他们在做什么的。

“严……”

“你乖一点,很就好。”

“可是……”

“穿这么多,也不舒服不是吗?”

“我可以自己脱……”

“我喜欢为你代劳。”严冽存心要看她发窘。

小猫拒绝无力,磨蹭的这会儿工夫,裤子已经没了,严冽仁慈的留着她的小裤裤,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幸好,他不是要把里面的衣服“全”脱掉。

上衣有些麻烦。

小猫今天穿了一件套头的t恤,不把外衣先解掉,没办法脱。

“你靠到我身上。”

“干嘛……”

“我帮你挡住啊。”

“不要了……”

“乖,听话。”

“会有人来的……”

“不会。”

严冽说不会,可是外衣刚解开,就有一队士兵巡逻到这里。小猫用力往严冽怀里缩,那害羞可爱的样子惹得严冽闷笑。

等士兵走远,小猫抬起小脑袋,一脸懊悔的模样。

“我们继续。”

“不要了!”

“只差一点了。”

“不要!”

小猫从他怀中脱出,着急往屋里跑,严冽踩住她的裙子,轻而易举就栓住了她。严冽微扬眉,意思在说“不想衣服扯掉就乖乖回来”。

小猫是斗不过他的,磨蹭了好一会儿,慢腾腾回来。但是,小猫有了办法。她缩进外衣里面去,在里面把上衣脱掉,再钻出来,十分安全。

小猫挺高兴的,可是严冽的目光渐渐不怀好意起来。

“怎……么了……”

“你自己脱下来,我的乐趣的呢?”

“呃……”

“你必须补偿我。”

“怎么补偿……”

严冽笑着,凑近她耳边,低语。

小猫的脸刷的红透了。“不……不行……”

“怎么不行?”

小猫咬着下唇,说不出来。

“反正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要挣扎了。”严冽轻握住她的手腕,邪气的笑笑。“反抗是没用的。”

“严……”

“乖一点,知道吗?”

小猫羞到脖子都红了,但还是下意识的点了头。

严冽满意的吻吻她的脸,手滑进罩衫里面,灵巧的找到上面的那枚暗扣,轻轻解开。“这不是没什么吗?”

小猫的脸埋在他胸前,不敢抬起来。

她的羞涩能让男人产生极大满足。严冽抚着她的后脑,坏心的逗她。“我忽然想起一个故事。”

“……”

“中世纪,修女院的修女们会把外面的男人招进后院,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就让男人藏在她们的裙子里面……知道他们在裙子里面做什么吗?”

“……”

严冽贴在她耳边,低笑。“不如,我们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