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 恶梦(1)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小猫的哭泣声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她连哭喊的力气都没了,绝望的倒在床上,默默流泪。

长夜漫漫,好像没有尽头。

身体已经麻木,痛觉也消失了。唯一提醒着她,他仍在她体内的,是那件不停刺戳的坚硬凶器。

到头来,还是这样的命运。

不管如何挣扎,还是逃不出……

她是一件工具,一件用来泄,欲的道具,永永远远……

小猫认命的合上眼睛。

想要从这个恶梦中醒来,就必须进入另一个梦境……只有死亡才能带来真正的平静,不需要迷茫,不需要烦恼,只要死去,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痛苦,悲伤,全部……

感染,高烧。

一个星期过去,小猫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

她没有求生的意志。

医生这样说。

本来只是不值一提的小病,却因她放弃生命,而变成不能治愈的重症。

严冽怀抱着她,不厌其烦的呼唤她。

他知道她已经不想活下去,但是他没有允许她离开,没有他的允许,死神也不能带走她。

不知道是严冽的呼唤凑效,还是连死神也畏惧这个男人不肯带她走,又过了一个星期,小猫终于清醒。

她做了一个梦,可怕的梦。

小猫见到严冽,以为恶梦终于结束,可是……身体残留的痛楚却在提醒她,那并不是梦,而是现实。

“小猫,你终于醒了……”严冽喜悦的亲吻她的额头,紧握住她的手,牢牢握住。完全是无意识的举动,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有多么担心。

“严……”话刚出口,泪便流了下来。

她竟然再一次见到他……

她竟然活着……

竟然……

小猫悲痛欲绝。

她被那个男人强占了!

她没有资格再活着,没有资格再见他!

“不哭,乖,不要哭。”严冽忙着拭去她的泪,爱怜不已的凝视她的容颜。“你已经安全了,不会再有人伤害你。”

小猫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愧对他,无法再坦然的面对他。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让她死掉不好吗,不好吗?

她要怎么面对这个残酷的结果!

小猫没有勇气再死一次,尤其是在见到他之后,再也没有勇气放弃生命,因为……她眷恋他的温暖。

“身体感觉怎么样?”

小猫低着头,轻轻摇。

严冽摸到她的手,握紧。“小猫,愿意告诉我,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猫身体一僵,脸上出现心慌之色。

严冽见状,忙安慰她。“不要紧,你不想说我不问,你身体还没好,不要想太多事。”

小猫黯然的低着头,眼神溢满忧伤。

她不敢说,一个字都不敢告诉他……她害怕会被他嫌弃……

可是她不应该瞒着他……她已经不完整了,他应该把她扔掉……

小猫很矛盾。

她贪心的想要留住眼前的幸福,只要隐瞒住,隐瞒一辈子,她就可以继续留在他身边……即使她知道这样不对,这样很自私,可她没有勇气去面对他的嫌恶……

在见到他之前,她是那样坚定,想要毁掉自己。

可是在见到他之后,她一心只想着如何瞒住他,如何延续自己的幸福……

身体不洁,连心灵被污染。

这样丑陋的她……

“小猫,你耳朵上的铃铛是怎么回事?”

小猫猛然一惊,捂住自己的耳朵。

严冽好似没有看到她的异状,微微一笑。“很可爱,这个铃铛很适合你。”

小猫的眼眶泛红,她的心在被内疚折磨,他对她这样好,可是她却对他不忠诚……

“怎么又不开心了?”严冽把她搂到怀里。“你已经回到我身边了,我不会再让你遇到危险,要相信我。”

他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小猫揪住他的衣服,哭泣,却没有声音。她真的很难过,很难过……她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小猫得知他们仍在中东,急切的央求严冽带她回美国。她害怕这个地方,不想再呆在这个地方,她要逃的很远很远,有多远逃多远!

严冽安排一架私人飞机,先去欧洲,然后在那里转机回家。小猫在离开中东之前,一直不安,直到飞机起飞,直到她确认她已经离开那片土地,才终于肯平静下来。

“小猫,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

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隐瞒。

她承受不起失去他的后果,她只能选择做个卑鄙的人,为她的幸福争取多一些时间……

其实,她清楚,这件事迟早都会败露……

回到严家,小猫紧粘在严冽身边,一刻也不肯离开。楚少轩和钟默来看过她,都取笑她因为这个名字,真的变成一只爱粘主人的小猫。

小猫担心严冽会烦,强迫自己疏远他,每当她坐在远处,遥遥的望着他时,她都会想到将来的分离,然后心痛难当。

“小家伙是怎么了?幽怨的小眼神让人看了怪心疼的。”钟默的位置,正对着小猫,所以看的很清楚。

严冽回头,见她蹲坐在门槛上,招招手,让她过来。

小猫很犹豫,一方面想过去,一方面又担心会打扰他,虽然他愿意纵容她。

“小猫,过来。”

听到他喊,小猫终于不再犹豫,到他身边呆着。

“以后不要跟她乱开玩笑,她会当真。”

“小家伙的精神没那么纤细……是因为这次被绑架的事?”钟默奇怪的问:“你带着人出去,怎么会让人把她抢走了。”

楚少轩在桌子底下踢他。

钟默疑惑的看着他。

“咳,回来就行嘛,只要人安全就好。”楚少轩不正经的冲小猫媚笑。“要是心里留下阴影,就让严冽帮你驱魔,他可是安家镇宅的法宝。”

小猫低着头,紧贴在严冽身边,不说话。

楚少轩和钟默吃过午饭就回去了。

出了严家,钟默才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你刚才干嘛踢我转移话题?”

“哎?有吗?”

“有,很有。”

楚少轩把头一扬,做欣赏天空状,压根就不想回答。

“中东……那也算是你的地盘吧?你们两个该不会……”

“啊,好蓝的天,真是个适合野战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