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 引诱(1)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小猫很在意这件事。

从严冽买下她的那一刻起,她的职责就是服侍他,满足他,可是这样简单的事她却没有做好。

严冽每每让小猫的认真弄的哭笑不得,几乎每天晚上,她都早早洗完澡在床上等他,近乎于一种孩子的执拗。

“小猫,男人也不是每时每刻都想要。”

“那你什么时候会想?”

“嗯……想的时候,自然会想。”

“现在不想吗?”

“不想。”

“为什么……”小猫一脸的失落,是因为她无法引起他的兴趣吗?

因为他觉得她无法完成这件事,而且看着她做这件事……他应该、大概、肯定会笑出来。严冽是不会把真正的想法告诉她的。“想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真的?”

“真的,睡吧。”严冽把她按倒在枕头上,搂着她,然后用被子把她裹紧。“晚安。”

“晚安……”

严冽关掉灯,突然感觉她的小手在摸不应该摸的地方。

“小猫?”严冽的声音多了分警告。

“我只是想……”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不想要。

“马上睡觉!”

严冽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会被一个女孩调戏。

“是啊,身体不适啦,精神疲倦啦,心理因素啦,男人也不是时时雄纠纠气昂昂的,他们也有生理低潮期。”

“哦。”

沈醉有趣的问:“怎么,你是要勾引严冽吗?”

是……还是不是……

“哇!小猫猫好有勇气!”沈醉用力拍上她的肩,信誓旦旦的说:“姐姐来教你一个办法,包你马到成功!”

“什么办法……”

——严冽每天要处理很多事,男人在外面辛苦一天,回家一定很累,这个时候帮他放好洗澡水,服侍他泡浴,就可以减轻疲劳,让他精神起来。

“严,你回来了。”

“嗯。”

“我帮你拿衣服。”

“谢谢。”

严冽宠爱的摸摸她的头,小猫开心的笑眯眯。

“我已经放好水了,你先洗个澡吧。”

“好。”

——浴室是个无限暧昧的地方,帮他洗身搓背就不用说了,关键是要穿的少,若隐若现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小猫围着一条浴巾,深吸一口气,敲敲浴室的门。“严,我可以进去吗?”

“嗯,进来吧。”

浴室里雾气腾腾,有些模糊。

严冽看着她围着浴巾进来,问道:“你要跟我一起洗吗?”

“不是……我想帮你洗……”

“好。”

——记住,笨一点,最好多搞些失误出来,反正这本来就是你的亮点。

这个算是表扬的话吗?

小猫回想着沈醉的话,暗暗叹气。

她想事情太专心了,一不留神踩到池边的水迹,滑了一跤。

扑通!

溅起一大朵水花。

严冽接住她,抹去脸上的水迹,无可奈何的笑道:“投怀送抱也要挑一个安全的方法。”

小猫的脸涨的通红。

而这时,她身上的浴巾由于泡水变重,结扣散了开来……其实她里面有穿内衣,只是很薄,泡水以后完全贴在身上,而且……变透明了。

“啊……我……这个……”

小猫拍着水面,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严冽突然把她搂到身边,由下而上狠吻住她的唇。

“唔……”

——只要他对你出手,你就算赢了一半了。要记住哦,热情一点回应,越热情越好……

沈醉后面说的什么,小猫已经想不起来了,因为严冽不单攻击她的唇舌,同时开始侵占她的身体。至于如何热情回应,如何掌握挑,逗他的技巧,她已经完全忘光了。

小猫在浴室中幸存下来。

严冽有一通电话,不得不接。

小猫清理好浴室,围着一条干浴巾出来,发现严冽仍然光着身子,在讲电话,忙去拿浴衣给他披上。

严冽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奖励。小猫拿着毛巾跪在他后面帮他擦干头发,什么时候他讲完电话,小猫不知道,她擦的很专心,等她圆满完成任务,注意到严冽的视线时,他已经看了她很久。

……

下一步是什么来着?

不等小猫想起来,严冽一手揽着她,将她推倒在床上。小猫悄然无声的承受着他的吻和抚触,没有一点思考的空闲。

直到她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她的腿。

“严……”小猫像是终于抓住一线希望,急切的推着他。

严冽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

“那个……你……”小猫说不出,只用眼睛看下去。

严冽看到她看着的位置,一笑。“不要紧,不用理它。”

怎么能不理?她好不容易等到他想要……小猫羞涩极了,可仍然勇敢的说出她可以帮他“解决”的意思。

严冽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她说的那句话……嗯,很粗俗。“刚才那句话是谁教你的?”

“啊?没……”

“没有人教你不可能学会。”

“那个是……沈醉说这样说……男人更容易……兴……”

“她还教了你些什么?”

小猫红着脸,支支吾吾。“没有了……”

“真的?”

“……”小猫实在是不会说谎,被问到关键的地方,就只会咬着下唇沉默。

严冽见她这副委屈模样,哪里还生的起气。“刚才那一句,以后不许再说。”

“嗯……”

严冽换了一副温柔的表情,摸摸她的头。“好了,去穿衣服吧,别感冒。”

“呃?不……”她还没有……做呢……

“怎么了?”

“我……我……”小猫找不出适当的措辞,只好指指那里,再指指自己的嘴,然后……羞涩的低下头。

她的邀请,真的很难拒绝。

严冽暗暗叹了叹,说:“不行。”

小猫讶然的看着他。“为什么……”之前他说不行是他不想要,可是他现在已经想要了,为什么又不行……

严冽莫可奈何的抬起她的下巴,用拇指轻抚她的唇。“你的嘴这么小,会咬痛我。”

“不会!我会小心!”小猫怕他不相信,又说:“我有好好学习,也有好好练习,不会弄疼你的。”

“学习?”严冽微皱眉。“练习?跟谁?”

“谁……”小猫一脸茫然。

“你跟谁练习过?”

“没有谁……”小猫恍然。“是香蕉,沈醉说拿香蕉练比较好,所以我吃了很多……”

沈醉……他想掐死那个女人。

“严,让我试试好不好?我一定能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