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四章 胁迫(2)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小猫慌乱无措的低着头,没有勇气去看严冽的表情。

“你这是又怎么了?”转低的声线显露出他的不悦。

小猫听到他冷漠的话语,心中不安,忙强打起精神,露出笑容,凑回到他身边。“刚才太突然……我有点意外……对不起……”

严冽漠漠的看着她,她说谎的技巧太糟,脸上全是勉强,这么烂的演技怎么骗得过他?

“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小猫伸手扶住他的肩,主动送上自己的双唇,去讨好他。

严冽漠然的推开了她,无视她受伤的表情,冷冷说:“把地面收拾干净。”说着,走开了。

小猫最害怕的事,莫过于严冽的冷漠。

她可以忍受别人施加于她的痛苦和伤害,但是来自于严冽的冷淡,哪怕只有一丁点,她都没有办法承受。

“严……”

吃过晚饭,小猫悄悄靠近书房,想要跟他说话。

严冽正忙着翻阅文件,没有理她。

小猫被拒绝一次,好长时间才能鼓起勇气,可是当她再度开口的时候,严冽接了一通电话,生生打断了她。

小猫默默的回到房间,打算等他忙完工作,再去道歉。可是,没想到严冽忙到很晚都没有回房间。

他很少将工作带回家。

小猫感觉到他有意回避自己,心里虽然难过,但是因为是她做错事在先……必须尽向他道歉才行。

小猫又去了书房,房门半掩,里面只亮了盏微弱的台灯。小猫轻轻的推门进去,看到严冽躺在沙发里面,已经睡着。

小猫难过的站在那里看着严冽,忽然在那一刻,心碎了……但同时她又想,这样也好,这样才是对的,在他发现真相之前讨厌她,远离她,也许,她就可以在他心中永远保留完整的纯洁。

她无法将这样污秽的自己奉献给他。

所以……

小猫悄悄的离开,回到房间,面对着窗户,背倚着床边,坐在地上。

月亮,如一面明镜。

仿佛能够照出人心的惶惑。

她自认还算平静,有些习以为常的认命。犯一次错是重罪,重复犯过的错就变成了麻木。

这一次,对那个人没有那么强烈的恐惧,对于结果,也不若上次那么多惊惶。她已经接受了最坏的结果,对她来说,再坏,最多也只是如此了。

她不需要害怕,不需要畏惧……任何灾难,只要坚强面对,就不会被它打败,她不会服输……

小猫闭上眼睛,清冷的月光仿佛映照入心里,渗透着悲凉。

疼痛,最痛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尽管已经认命,尽管早已劝说自己平静接受,但是心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消减。

泪水,滴落。

沐浴在月光中,如水晶一样清透。

严冽看到那抹闪过的微光,虽然小猫背对着他,但是他完全想象得出她伤心的样子。

严冽的睡眠一向很浅,在她推开书房的门时,他就已经醒来。他猜测,她也许会对他说些什么,可是这个小笨蛋除了站着发呆,什么都不做,最后回到房间来默默哭泣。

她伤心了。

他让她伤心了。

心疼伴随着一种说不清楚的虚荣,她带给他很多新鲜的体验,这也是他这么久以来仍然没有对她产生厌倦的原因。

小猫忽然感觉床面下沉了一些,她诧异的回过头,没有看清楚,便被严冽深深吻住。

“严……我……”

“嘘。”

被内疚缠绕的心灵,饥,渴的向往着柔情的滋润。小猫放开一切,与他缠吻至深,在迷醉的欢悦中,感受内疚最深沉的折磨。

严冽出差,大约一周才能回来。

小猫因此惴惴不安。

只有在他身边,她才能真正的安全,倘若他离开……

“不能带我一起去吗?我会听话,不会妨碍你……”

“不行,那里不安全,我不能再把你卷进危险当中。”

“可是……”

“莉莉会留下保护你,不要担心。”

小猫不能一直缠着他无理取闹,只得答应。

她安慰自己,那个人潜进严家只是一时侥幸,她不必太过担心……而且,还有莉莉在。

严冽走后,小猫几乎一整天都跟莉莉泡在北边的靶场,同枪械呆在一起让她备感安心,那是一种可以被掌控的安全感。

依赖严冽,她同样能够获得安全感,但那是一种依附他人才能够获得的安全,一旦失去依附的支撑,便会一无所有。

她无比清楚这一点。

没有一件东西,会比亲自掌握在手中更教人放心。真正的安全感只有自己能给,只有变的足够强大,才能真正摆脱不安和恐惧。

“小姐,休息一下吧。”莉莉按住小猫的手,示意她放下枪。

小猫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两只胳膊已然酸痛的不能弯曲。“呃……”

“坐下来,我帮你按按。”

“谢谢……”

莉莉曾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名中尉,不论枪法,还是战技,都丝毫不输男人。她平日不苟言笑,看起来冷冰冰不好相处的样子,但是熟悉之后会发现,她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过于执着一件东西,很容易被其吞噬。”莉莉没头没尾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小猫愣了愣,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对不起……”

“小姐不必向我道歉。”莉莉对她微笑,难得的笑容。“就算是即将上战场的士兵,也没有小姐这样努力。”

小猫的脸微红。“可是我还是赢不了你和狄奥……”

“要想赢我们两个是比较困难。”莉莉如实说道:“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人所经历过的严苛磨练,绝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但是,只要不懈努力,你一定可以超越我们。”

“真的可以吗?”

“当然。”

小猫盈起开心的笑容。

“我去拿饮料,我们休息一会儿。”

“好。”

莉莉离开,小猫按着酸痛的胳膊,想着莉莉的鼓励,忽然信心倍增。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做到,她要得到保护自己的力量,然后去保护严冽……她一定要做到。

正在这个时候,小猫闻到一股奇异的幽香,意识突然陷入了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