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五章 胁迫(3)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小猫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会有这样的本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严家,一再将她带离。

“不用太意外,这件事对我可以说是易如反掌。”男人抬起她的下巴,虽然布蒙住了她的眼睛,但是依然无妨他对她的兴趣。不如说,正因为她看不到自己,游戏才更加刺激。

小猫别开脸,打定主意不论他做什么都不给予他任何反应。如果他想折磨她,就尽情折磨吧,她不会屈服,不管他再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再向他示弱!

“嗯?”男人看出了她的坚决,露出趣意十足的笑。“有反抗的意识了,很不错,只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

小猫紧抿着嘴,不说话。

“别这么排斥我。”男人托起她的下巴,目光爱怜的巡视过她的脸庞,像对待一件珍宝那样轻柔。“接下来,我们还要相处好几天,我不希望这几天都被你当成敌人对待。”

小猫仍是不说话。

“是吗,你已经认定了我是敌人……或者说是仇人?”男人的语气忽然变得清冷。“因为我得到了你的身体,破坏了你原本想将自己交付给严冽的计划?”

小猫脸上闪过一丝痛楚。

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他看得到。

“真是痴心的女孩,天真的可以……”男人微叹。“就算你把完整的身体交给他又能怎么样呢?他不会怜惜你的纯洁,用一生来呵护你……说到底,他只是把你当成一个有趣的玩物罢了。”

“他对我很好很好!”小猫突然这样喊,带了几分怒气。

“哦?”男人有趣的笑笑。“看来,你到现在也没有认清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不管他是怎么样的人,都比你好一百倍、一千倍!”

“我倒觉得他和我是同一种人。”

“我不许你抵毁他!”

男人眼底掠过抹一丝丝疑惑。“你不是决定不理我的?怎么又会跟我说话?为了替他辨护,你就这样轻易认输了。”

“我没有认输……”

“他对你真的这么重要?”男人对这件事似乎很有兴趣,侧支着腮,好整以暇的研究她表情的变化。

“不关你的事……”

“说不定我会改主意。”

小猫很意外,转瞬想到他应该只是骗她,便不再出声。

男人见她的样子,轻轻一笑,之后便没了声息。

小猫估算着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一天。其间,男人偶尔来跟她闲聊,其余时间她可以自由活动,只除了不能出这个房间。

解下布带,小猫才看清自己身处的地方。一间日式和室。屋内的摆设十分古朴,在里面可以听到流水的声音。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傍晚,仍然是老样子,有人进来绑住她的手,然后蒙住她的眼睛。没有意外,男人随后进来。

小猫听到有很多人进出和室,少顷,便恢复了安静。

很静。

男人盘坐在桌前,将酒倒入杯盏。端起,浅酌,清酒淡雅的味道,在口中留存余香。“要不要尝尝?”

无意外,小猫以沉默对抗。

“这儿有很多吃的,你喜欢吃鱼吗?”男人拿起一块寿司,蘸了少许酱油,放入口中。

小猫有些饿了,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出声。

男人轻轻笑了下,手在地面轻敲,示意她靠过去。

小猫不肯顺他的意,宁愿饿着。

“真的很好吃。”

“……”

“不要?”

“……”

“是要我喂你吗?”

小猫嫌恶的皱皱眉头。

男人一笑,伸出把她拉到腿上,趁她吃惊张开嘴的时候,把寿司塞进她嘴里。小猫枕在他腿上,挪动着想要离开,岂料下意识的吞下了吃的。

“好吃吗?”男人看着她微笑。

尝到美食的滋味,这下子,小猫更饿了。

“来,再吃一个。”

“……”

“我们要相处几天时间,你不是想一直饿着肚子,等回到严冽那儿时,让他见到一个面容憔悴的人吧?他难道不会问你,发生了什么事?”

小猫听了,神情变的复杂。

“来,张嘴。”

小猫不情愿的张开嘴,又吃了一个。

“鱼子酱喜欢吗?”

“……”

“每样都尝一尝也好。”

男人好似理所当然一样,一口一口喂她吃。小猫看不到,每次他喂她吃完,都会去尝指腹上沾染的她的味道。那双幽暗深沉的眼睛里面,蕴藏着可怕的占有欲。

小猫吃饱了,有些口渴,却不好意思开口。

男人体贴的将茶递到她嘴边。

茶的味道有些怪,涩涩的。

“吃饱了吗?”

“……”

“还剩很多,不想再吃些?”

小猫摇摇头。

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笑了笑,端起酒。“我非常怀念在沙漠与你相处的那段日子,特别是……那七天。”

小猫的脸色白了白,提起戒备。

“可惜,最后的结局很糟糕。”

“……”

男人看向她,充满诚意的说:“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那样对你。”

她才不会相信他的谎言!之前那一次,他不就是对她用强吗?她完全看不出他哪里有所悔悟。

小猫小心的提防着他,可是自那句话之后,他不再说话。小猫只听到斟酒和他动筷子的声音。

很长时间过去。

小猫不习惯席地而坐,移动身子换了个姿势。

他仍然没有动静。

又过了很长时间,小猫有些累了。之前的二十四小时,由于精神紧张没有睡意,可现在填饱肚子,又在这样舒适安静的环境中,睡意向她袭卷而来。

“你困了就先睡吧。”

小猫依然戒备着。

“床已经铺好,就在你前面不远……哦,你是怕我趁你睡着非礼你?”男人悠悠一笑。“我真的想要,你就算醒着,又能如何?”

小猫有些生气,跪着挪到铺好的被褥那里,侧身躺下,翻到另一边,背对着他。

“手那样绑着会不舒服。”

小猫听到他这么说,心念一动。“你能帮我解开吗……”

男人笑了笑。“当然。”

他走过去,帮小猫解开绳子,但是他并没有把绳子松开,而是换了个方向,绑到房间的柱子上。

小猫的两只手高举过头顶,这样的姿势更加让她没有安全感。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男人轻点她的鼻尖。“别想了,凭你的身手,想要打晕我逃走是不可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