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九章 胁迫(7)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冽抬起手,覆上镜面,撑在她身体一侧,低头凝视着她稍显慌乱的神情。“我真的让你这么害怕吗?”

“不是的……”

“可是你的表情不是这么说的。”

“我……”

严冽没有难为她,微微一笑。“没有男人会喜欢被自己心爱的女人畏惧,因为畏惧在某种意义上,代表厌恶。”

小猫怔怔的望着他。心爱……

“嗯?这是什么?”严冽的目光一转,看着她锁骨一处浅浅的暗青色。

吻痕……

小猫慌忙捂住那里。

“那个是……”颜色虽然已经变淡,但他不可能看错。严冽的眼神黯淡了几分,有些冷漠的凝视小猫的表情。

“我不小心碰到的……”

“碰到的伤?”

“……嗯。”

严冽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却在瞬间化为笑意。“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连这种地方都能碰到。”

“……”

“看来以后,我得专门指派一个人看着你,免得你再把自己弄伤。”

严冽的话中充满柔情,可是听在小猫耳朵里,却变了另一种味道。他识破她的谎言了吗……

小猫不止一次对自己说,必须对严冽坦白,可是每当她面对他的温柔,又会将这件事忘了脑后。

她舍不得。

只要想到坦白的结果,将是永远失去他的温柔,她就没有了勇气……她恨自己的软弱。

第二天,严冽要带她出去,说是作为这些日子没能陪伴她的补偿。

“我们去游乐园?”

“嗯,不喜欢吗?”

“不是……我从来没有去过……”

“正好,我也没去过。”

小猫看着他的笑容,也露出了浅浅的笑。她要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要珍惜……

游乐园超乎想象的大。

因为是周末,所以来这里的人很多。

严冽怕她走丢,从进门便牵起她的手,握住不放。起初,小猫不习惯在人多的地方表现亲密,可是渐渐的,她发现身边的男男女女都是这样,没有人会觉得牵牵手惹人注意。

“嗯,我们要玩什么呢。”

小猫看着他认真思考的样子,禁不住笑了笑。

严冽看到她笑,问:“你笑什么?”

“总觉得……你不应该做这些事……”

“带你来这儿玩?”

小猫点头。

“那你觉得我应该会做些什么事?”

“工作……命令别人工作……”

严冽失笑。“难道我只能每天坐在办公桌前签阅文件,不高兴就把文件丢到人脸上,让他回家吃自己?”

“不是……”

“我在你心里一直是这么严肃的形象吗?”

“……”差不多是……

“来,今天让你见见不一样的我。”

严冽领着小猫来到一间挂满布偶的小屋。旁边有人正举着枪瞄准架子上的瓶子,他连续打了好几发,都没有打中。工作人员发了一个安慰奖给那位游客,然后来询问他们要不要玩。

“只要全部打中就行吗?”

“是的。”

小猫看着最中间那只最大的兔子。

严冽付了钱,拿起气枪看了看,对准架子上的瓶子。少顷,他把枪放下,交给小猫。“还是你来吧。”

五步的距离对他来说难度太低了。

小猫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他不屑玩的游戏,让给了她。小猫拿起枪,认真的瞄准,射击的一瞬却感觉不对。

果然,子弹打偏了。

小猫看着手里的气枪,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严冽在一旁看着她,笑而不语。

小猫又端起枪,这一次又没射中,但是距离目标近了些。然后,她又试了很多次。

子弹打完,小猫都没有打中一个瓶子,工作人员过来,笑着问她要不要再来一局。小猫点点头,非常认真。

气枪被动了手脚。

小猫是在第二枪打完之后才发现弹道与准星有所偏差。她明白严冽为什么要让她来打了。

小猫装上子弹,举起枪,没有丝毫停滞,直接开了枪。

一只瓶子倒下。

又一发子弹。

第二只。

工作人员看的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小猫将架子上的瓶子全部打完,放下枪,指着那只最大的兔子,说:“可以把它给我了吗?”

小猫抱着那只兔子,低着头,虽然没有笑的表情,但是看的出她很高兴。

“接下来我们去玩什么?”

正巧,他们经过过山车的下面,滑动在轨道中的长长的车尾,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迅速消失在视线中。

“想玩这个吗?”

小猫飞的摇头。

“那我们去玩安全些的。”

小猫跟上他的脚步,不甘心的小声强调。“我不是害怕……”

“嗯?嗯,我知道。”严冽笑笑。

“我不害怕……”

“是,我害怕。”

“……”

走到摩天轮的下面,小猫停住。

“喜欢?”

“在那上面,可以看到很远吧……”

“上去看看。”严冽揽住她的肩,带她过去。

在摩天轮下面排队的人很多,长长的队伍看不到尽头。

“好像要等很久……”

“十五分钟转一周,一个小时应该可以轮到我们。”

“还是算了吧……”

“你不想上去看看?”

“可是要等一个小时……”

严冽摸摸她的头,笑着说:“今天一整天的时间都是用来陪你的,安心做你喜欢的事吧。”

小猫浅抿唇,轻轻应了声。

“我去买饮料,你想喝什么?”

“冰咖啡。”

“好。”

严冽去饮品店,小猫跟着队伍向前挪,忽然……

“打扰一下。”

小猫回头,身后几个女人兴冲冲的看着她。

“我们想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吗?”

小猫愣了愣,摇头。

“啊!不是的!”

“我瞧他们的年纪也不像,这个可爱的女孩一定是他的妹妹啦。”

“真好,太幸运了……”

刚才问小猫的女人笑眯眯的对她说:“我们想跟他认识一下,一会儿他回来,你能不能帮我们介绍?”

小猫看着她们一张张兴奋的表情,讷讷的点点头。

“太感谢了!”

“你人真好呀。”

“能告诉我们他叫什么名字吗?”

小猫隐约明白她们的意图,除却他的身份不提,严冽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女人会喜欢他是很平常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