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不可预料的小猫(3)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希盈起微笑,起身请他进来坐。

海恩斯看起来有些紧张,不停用手帕擦汗。严希请秘书送咖啡进来,然后将室内的冷气调低。海恩斯有些诧异的看着她的举动,在他这个年纪,特别容易注意到一些小细节。

在咖啡送进来之前,严希什么也没说,只是亲切的看着他笑。

——不要让人捉摸到你的心思,这也是致胜的关键。

秘书送来咖啡,禁不住好奇,磨蹭了一会儿,希望能听到他们谈了些什么,可惜什么也没听到。

严希请海恩斯咖啡,没有交谈,而是翻开考评的资料。

果然,海恩斯紧张起来。

严希好似没有看到他的紧张,若不经意的翻看。

海恩斯紧张的吞咽唾沫,汗流的更急了。

“海恩斯先生。”

“在……是……”

“您好像特别怕热。”

“啊……呵呵……”海恩斯擦着汗,干笑两声。

“我找您来是想向您请教一件事。”

“请教……不敢……”

“您在集团的时间最长,是我的前辈,我有不懂的地方当然要向您请教。”

“这个……我只是个小职员……主任有事情还是跟组长沟通比较好……”

“组长。”严希的态度冷淡下来。“你是指艾米莉?”

海恩斯有些讶异她突然转变的态度。

“我不喜欢她。”

“啊……”

严希一笑。“倒也不是不喜欢她的人,而是不喜欢她接人待物的态度……你也该明白,做上司的不喜欢锋芒太露的部下……对不起,我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小气?”

“不……怎么会……”海恩斯脸上有了笑容。“我见主任第一眼就知道您是善良的好人。”

严希笑了笑,对他的评价没有表示。“还是来谈正事吧。”

“是。”

严希将抽屉里的资料拿出来,递给他。海恩斯接过来,只看标题,就明白她想要他做什么了。

“海恩斯先生最近是不是又添了一位小公主?”

严希突然问话,海恩斯没反应过来,看着她发愣。

“您的太太一个人要带三个孩子肯定相当辛苦。”

海恩斯再度紧张起来。

“我看过戴维先生给你评价。”严希翻着表格,淡淡的说:“他似乎认为您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风行。”

“这……这个……”海恩斯一着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一定全力辅助您完成这份企划!主任,请您再考虑!”

——只要找到对方的弱点,他就会任你摆布。

严希抽出海恩斯的考评表,当着他的面放进碎纸机。

海恩斯看着她的动作,慢慢放松下来。

“我说过,我不喜欢艾米莉。”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认同,都在寻找认同感。取得信任最简单、最捷的方法就是制造两个人共同的敌人。“我希望有人来取代她的位置,当然,前提是这个人必须有这个能力。”

海恩斯听懂了她的话,好像忽然之间燃起斗志,激动的说:“主任请放心,我一定会不让您失望!”

“有任何需要,尽管提。”

也许是因为她以前的对手是严冽,一旦跟上他的思维,再与其他人交手,就不太容易感觉到难度。

她可以清楚看到海恩斯的思维,他的担心,他的顾虑,他的喜悦,他的野心……把一个人看透,所有的事都变的简单。

严希拿出放在考评表最下面的那一张。

这是戴维对海恩斯的评价,在最后面,戴维建议提拔海恩斯做业务分部的主管。

看的出来,戴维对艾米莉的强势也有诸多不满。

严希将这张表格放回原位,请秘书进来取回。

严希请海恩斯帮助她尽了解企划案需要掌握的一些事项,海恩斯列了一张表格给她,严希看到之后,深吐出一口气。

比她的想象还要复杂十倍。

船舶改造涉及方方面面,都是非常琐碎而专业的问题。关于这部分,严希交给海恩斯全权负责,她则陪同在一旁见习。

短短一星期,他们跑了十几家船厂,从邮轮的内部构造到外部细节,大到数百吨的钢材,小到一个螺丝,不管多么不起眼的细节,严希都要一一了解到。

海恩斯担心他们过问的太细,会赶不上进度,光是起草企划书至少也要三天,还有宣传的部分……

“放心,这些我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海恩斯不敢置信。“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看着就想到了。”

他忙的晕头转向,根本没有空闲再去思考别的,想不到……海恩斯长叹,对她心服口服。

其实他和别人一样,对这个凭关系上任的小女孩没有一点好感。可是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发现她真的跟他想的不一样。

船厂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灰尘和铁屑,她却一点也不嫌脏,船体里面被太阳烤的烘烘热,她却能在里面呆上好几个小时。按理说,女人根本就不该来这地方,可是她一点也不介意,而且很认真很认真的观察学习。

“我脸上有奇怪的东西吗?”严希发现他盯着自己,用手背蹭蹭脸,没有看到脏东西。

“不是啦……”海恩斯挠头笑。“就是觉得一个女孩家学这些东西没什么用处……没必要这么辛苦嘛。”

严希听着他的话,也思考起来。“我是不是太较真了?”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每个棋子都有自己的位置,骑士做骑士的事,国王做国王的事,离开自己的位置是失职。”严希想起严冽不止一次提醒她的事,淡淡的笑。为什么只有这一件事,她总也记不住?

海恩斯没听明白,他看到严希站起来,也跟着站起来。

“我回去了,剩下的事交给你。”

“哦……好的,您放心吧。”

月底的集团会议,严希是第一次出席。

容纳近百人的大型会议室,坐满了人。海恩斯跟随严希一同出席,他们的位置在最末端,与首席遥遥相望。

海恩斯很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在集团会议露面。至于严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平静,但她一样紧张。

两点,严冽准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