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八章 订婚(4)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冽愣住。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小猫这样强硬的表达她的不愿。

“为什么……严旭东承认给你什么,让你下决心背叛我!”严冽放开了她,但是那双阴鸷的眼睛却死死的困住她。

严希转过身,咬着唇,恨恨的说:“他给我机会去做一个人。”

“真是搞不懂你,明明就是一只猫……”严冽伸手碰她,这一次,严希毫不客气的挥开他的手。

“不要再碰我!”严希厉声喝道。“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

“威胁我,凭你?”严冽觉得好笑。“小猫,不要忘了,你的本事是我教的,想要赢过我根本是异想天开。”

“我不是小猫,我是严希。”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你还是你,永远都是你。”

“要不要试试看?”

严冽一怔。

严希傲然的扬起头,不再是从前只会服从他的那个小猫。“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到失败的滋味。”

沉默良久,严冽微微一笑。“好。”

严希见到他的笑容,刹时警惕起来。

严冽俯下身,凑到她耳边,低语。“先解决一下现在的麻烦吧。”

严冽话音刚落,休息间的门被人打开,一群记者蜂拥挤进来,拿着手中的相机咔嚓咔嚓拍照。严希的眼睛被闪光灯耀的睁不开,恍惚间,她看到严冽恶魔般的微笑。

就在订婚仪式即将开始的十分钟前,严家再度传出丑闻。准新娘严希她名义上的兄长严冽,有着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

照片做物证,现场几十名记者做人证,严希百口莫辨。

严旭东用来平息丑闻的订婚仪式最后传出了更大的丑闻,严冽轻易就破坏了父亲的用心良苦。

“对不起。”严希自责极了。

布莱尔拍拍她的手,无声安慰。

“不是你的错。”严旭东面容严肃,但是没有怒色。

“干爹……”

严旭东制止她说下去。“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整理一下情绪,一会儿我进来叫你。”

布莱尔疑惑的问:“仪式还要举行?”

“当然。”

“可是……”布莱尔担心的看着严希。发生了这种事,再逼她站到众人面前,接受他们的嘲讽,是不是太残忍了?

“没关系。”严希微微一笑。“干爹决定的事都是为了我好,我不要紧的。”

严旭东满意的点点头,先出去了。

布莱尔皱眉看着她。“你真的这么冷静?”

“嗯。”严希的神情很淡,淡到,几乎看不出她是什么情绪。

“严先生居然这么对,真是太过分了。”

“我背叛了他,他毁掉我也在预料之中。”

“什么背叛,你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布莱尔郁闷的叹气。“他就算气你,也不该用这样的手段……女孩子的清誉有多么重要,怎么可以拿这种事来玩?”

严希默不作声。

她不在乎。

别人怎么看她,她一点都不在乎。

第二天是周末,严希在家休息,不需要去上班。适巧,严冽今天也没有事情。两个人在餐厅相遇,严希直接从他身边走过,看都不看他。

严冽觉得有趣,揽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过来,不料,严希转身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严冽眉头微皱,她这一巴掌可真使了不小的力气。

“不要碰我。”严希阴沉的警告。

严冽深笑,突然压上她的唇,强硬挤入她口中,野蛮的翻搅。严希用力推他,可是腰身被他固定住,怎么也躲不开。严希气极了,用力咬破他的唇,没想到严冽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搂的更紧,硬是将血喂进她嘴里。

“混帐东西!你在做什么!”严旭东怒气汹汹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严冽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看着她被自己吻肿的小嘴,满意的笑了。

严旭东从楼上下来,严冽已经离开。严旭东看着失神的严希,问道:“你没事吧?”

严希摇摇头,擦去嘴边的湿痕,神情漠然,漠然中带了一点不明显的恨。

严旭东眼中闪过一抹悦色,不动声色的抚上她的肩。“吃饭吧。”

严希恢复工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布裁员名单。然而,她公布的这一份名单却不是当初克雷德提供给她的。严希将公关部总监的名字写在名单上面,同时被她替换的人员总共有十几名,全部是严冽忠心耿耿的部下。

由于严冽事先已经在这份名单上面签字,名单公布便立即生效,严冽本人也无法撤消。

严希以这个方式向严冽宣战,两人就此对立。

严旭东对严希雷厉风行的决断非常满意,进一步教她如何在集团建立自己的人脉。

“干爹。”严希在他讲完之后,说道:“其实,我对接手集团没有兴趣。”

严旭东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您想做的事,我都会替您完成……”严希直视着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只要您吩咐。”

严旭东笑了笑。“你这孩子啊,总是害怕欠别人的。我不需要你报恩,只想要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人留在我身边。小希,我将来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严希点点头,不再多问。

“你不是要去见布莱尔吗?我送你到门口。”

严希扶他起身,两人一起走到门口。

凑巧,他们出来的时候,严冽回来了。严希与他迎面而对,漠然的移开目光,专心的扶着严旭东走路。

严冽在他们经过时,停下来,凝着严希的侧脸,直到她走过,方才进去。

走了一小段路,严旭东忽然说:“你和他也不要闹的这么僵,起码表面上要过的去。”

“是,我会改正。”

“强迫你割舍感情,你会不会怪我?”

“不会,干爹是为我好。”

严旭东仔细看着她的表情,淡淡一笑。“你可比那个不肖子懂事多了。”

“……”

严旭东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信任她,至少,目前还不够信任。他仍然有很多事瞒着不想让她知道,即使她承诺帮他对付严冽。

严希心里明白,严旭东也不过是利用她罢了,他永远也不会让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继承他的财产。

所以,这件事不能太心急。

严希看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下起绵绵细雨。

“啊,下雨了,我差一点淋成落汤鸡。”

布莱尔笑着跑过来,严希递给他一张纸巾。

“接着说上次的事吧,账户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