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二章 赌局(3)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清淡的目光不带一丝情绪,漠然中,有几份轻蔑。

克雷德低咒一声,挥手又狠狠打了她一巴掌。“贱人!不要以为你把严冽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他……我把整栋房子炸平就不信他还能活着!”

发丝遮住的娇柔脸庞,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冷笑。

克雷德没有看到严希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在他察觉自己的性命已被盯上时,锐利的刀锋已逼至他面前!

凭两个未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不可能压制得住严希。不管怎么说,负责训练她的都是狄奥和莉莉那样经历过无数生死、生存下来的真正战士,她的身手就算不及他们,也绝不会败给逊于他们的人。

严希踢中克雷德的腿,掐住他的脖子将他用力按在地上,刀尖直指他颈侧的动脉。

“你……”克雷德慌了。他显然没有料到严希这么难对付。

永远不要在敌人尚未落败之前自满,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局在等待。

这是严冽教给她的真理。

严希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仍旧轻软,没有称得上波澜的情绪。“为什么要杀严冽。”

“你……”克雷德故作镇定的笑了笑。“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他是为了救严冽,不会命令手下盲目开枪。他之所以那么做的理由,就是为了趁乱杀死他,并且为自己找到合理的借口,最后还可以把一切栽赃给她。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克雷德就是她和布莱尔查出,利用风行船只贩卖毒,品的罪犯。

严希最初怀疑到他,是在丑闻发生之后。她进入集团时,与严冽已经形同陌路,只有克雷德知道她和严冽仍然藕断丝连——那个时候,他就守在电梯外面。

会想到利用她和布莱尔的丑闻激怒严冽,也是因为克雷德了解严冽和她的关系。而且,以严冽对他的信任,以及他在集团中的权利,做这些事是最容易不过的。

尽忠职守的秘书。

她打算揭穿他的真面目,不料却被他抢先一步。但也正因如此,才让她看清楚他真正的野心……他竟然连严冽也想杀,也敢杀。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克雷德仍是笑。

严希将刀缓缓刺入他的肋骨,听着他凄惨的痛叫,没有半分同情。“为什么要杀严冽。”

“你说呢?你帮老爷子对付严冽是为了什么?”克雷德突然大笑,样子疯狂极了。“我也是严旭东的儿子,凭什么严冽可以坐高高在上的位子,我却只能做他身边一条狗?我不服!”

“……”严希微怔。

“只要他死,我们就可以平分严家的财产,再不用像奴隶一样为他们父子卖命,难道你不也是这样想的?”

这个人,真可怜。

严希抽出染血的刀,甩去上面的血,再度抵上他的脖子。“让你的人撤退。”

“不可能!”

“让你的人撤退。”

“我说不!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敢杀我吗?杀了我,你马上就会被打成马蜂窝!哈哈哈哈哈——”

谁会想到一个亲切和蔼的人会变成这个样子。

严希将刀刺入他的心脏,克雷德惊恐的瞪大眼睛,身体一下一下抽搐。

“刀尖距离心脏外膜0.4毫米。呼吸不要过,不然心脏会破裂。”严希慢慢起身,看着周围不敢妄动的人……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刀!

迅如闪电的飞刀刺入其中一个人的手,没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手中的冲锋枪失控,向着同伴的方向胡乱扫射。很多人中枪倒了下去,也有很多人逃跑,仅仅剩下的几个呆若木鸡,端着枪,惊骇的看着严希。

“你杀不了他。”严希这句话有奉劝的意思。

可惜,克雷德已经疯狂,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杀不了他?严冽是人,不是神!”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声巨响轰然而出,地面随之震颤。

严希看到克雷德在按动手中的东西,不禁大惊失色。

连环爆炸使得废弃的别墅瞬间崩塌,燃烧的火焰张狂放肆,像是魔鬼降临吞噬生灵。

不……

严希只迟疑了一秒钟,奋不顾身向火中扑去!

他在里面……他还在里面……

严希不顾一切的向前冲,以致于旁边突然冲出一个人也没能避开,直接撞了上去。

“哦呀……小心。”身高体壮的男人扶住她,咧开嘴笑。“不要这么性急嘛,先回头看看再说。”

严希讶异的看着他。“狄奥……”他在这里,说明……严希急忙转回去,在树林的那一边,严冽安然的靠着她的车子……

他没事。

严希整个人松懈下来。

是啊,他怎么可能有事……狄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他身边,如果他陷入危险,他们一定会第一时刻出现……

但是,即使知道是这样,她的心仍然为他而悬,即使看到他平安无事,仍然恐惧着那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率……

“小猫。”

严冽在对她笑。

可她,笑不出来。

“已经结束了。”

“你说,是不是?”严冽的目光突然一转,望着对面的一个方向,笑意顿时冷了几分。

“哼。”严旭东慢慢走了出来,孤身一人。

“你的最后一枚棋子也已经惨败。”严冽看着躺在地上的克雷德,笑的异常残忍。“父亲,你输了。”

严旭东轻轻笑了笑。“我们赌的并不是这个。”

严冽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从口袋拿出遥控装置,扔给严希。严希接住,看着这个很像引爆装置的东西,疑惑不解。

“我们身上装有同样的微型炸弹,小猫,你手上的控制器可以选择,看是要他死,还是要我死。”严冽满不在乎的说道。

严旭东十分意外,他不知道这回事,到底严冽是怎么时候在他身上装的炸弹?

“父亲,用不着太惊讶。”严冽十分亲和的对他笑。“你的赌注本来就是命,输了必然是死。”

严旭东阴沉沉的盯着他。“你这么有信心一定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