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冷暴力(1)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不是一朝一夕拉开的。

他在责怪她不再对他交心之前,是否也该检讨一下自己?这种话,严希只能偶尔在心中作为自嘲腹诽一下。

爱着一个把自己当成玩物的男人,是一种悲哀。她收不回已经放下的感情,只能尽力使自己不那么悲哀……或许,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挣扎。

由于严希早晨的小小反抗,他们早餐过后乘上车,严冽把她摁在座椅上狠狠蹂躏了一番。

类似这样的突发状况,已经不止一次,严希对此也早应付自如。擦拭干净污浊,严希帮他整理衣装,气息不带有一丝混乱。

严冽看着她,眼中的无趣几乎变成了乏味。"狄奥他们回来了吗?"

"没有。"

"去了这么久?"

"白宫这次的委托在中东,所以他们在那里等。"

严冽哼笑。"我一定会答应吗?"

"白宫这次开出的条件相当丰厚,我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是在替我做主?"

严希听出他话里的冷意,低头。"不敢。"

但,正如严希所说,严冽没有拒绝的理由。

白宫将本年度出售印度的军,火订单奉送给他,一千一百亿美金,即使对一个国家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如此巨额的诱惑,白宫委托的任务也是相当有挑战性。

"阿特拉逃进伊拉克北部山区,总统阁下要求活捉他。"

严冽看完资料,放回桌上。"我需要详尽的情报,以及阿特拉的亲属以及亲信的全部资料。"

"好的。"白宫官员一顿,略有犹豫的问:"严先生,您有把握完成这次任务吗?我的意思是……难道您不需要军方的支援?"

"只是抓一个人,不需要动用军队。"严冽抬手,严希走上前,将合约打开,放到官员面前。"合约生效,七天内交货。"

官员看着严冽有些发愣。尽管在他来这里之前就已耳闻严冽的行事作风,但亲眼所见仍然有些……不敢置信。

阿特拉是伊拉克反对派的头目,获得当地居民的拥戴,想从一个国家手中抢走一个人,不是这么简单的……

"订两张飞中东的机票。"

送走白宫官员,严冽立即吩咐。

"我们也要去?"

"嗯,那有个人很麻烦,我必须亲自出面。"

严希看看他,低下头。"是。"

严冽说的这个人,是在中东做军,火生意的同行,欧默尔。

严希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对他的名字十分熟悉。混迹于动荡局势的军,火商,拥有一支人数庞大的私人部队,与中东各个国家都保持友好关系,是少数几个有资格动用当地部队的外国商人。

严希随严冽到达伊拉克,先是与狄奥等人汇合,然后乘车前往地处沙漠边缘的基地,欧默尔的老巢之一。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在经商、特别是买卖军,火这一行,抢生意,或者在别人的地头动用武力是大忌。

欧默尔与严冽私交不错,基于礼貌和道义,在行动之前,严冽必须先行拜会他。

严希对欧默尔的印象不是很好。

身形微胖的中年人,身着军装却穿的极不规范,说话嚼着口香糖,言行举止都给人很不礼貌的感觉,简直就像一个混迹在布鲁克林区的小流氓。

"严冽!啊哈哈哈,好久不见了,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严冽淡淡一笑。"来看看老朋友,顺便……做一笔生意。"

"看我是其次,做生意才是主要的吧。"欧默尔用拳头顶顶他的胸口,挤眉弄眼。"听说总统把印度的订单给你了,分一点给兄弟成不成?"

"没问题。"

"哈!你果然痛快!"欧默尔大笑着,请他们进去。"来来,进来坐。卫兵,赶紧把最好的食物和酒拿来!"

简单的酒席,一行人排开而坐,欧默尔的军师以及亲信坐陪。

欧默尔先是敬了严冽一杯,忽然发现严冽身边多了一张陌生面孔,放下杯子,若有所思的盯着严希。

"严冽,你带女人出任务?"

"这是我新收的得力干将。"狄奥慢慢腾腾的拖长音调说:"我和莉莉的得意门徒,你可别小瞧人家。"

"狄奥和莉莉的徒弟?"欧默尔毫不掩饰轻蔑的上下打量她。"细胳膊细腿的,千金小姐似的,陪男人睡行,打仗?行不行啊。乔,你陪小姑娘练练。"

严希看着对面站出的男人,再看严冽。严冽微微点头,严希这才站起。

他们走到酒席末端的空地,那个叫乔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把严希放在眼里,勾勾手指主动挑衅。

严希站定,没有多余的动作,突然快速冲出,踩住乔的脚,背身就将他摔了出去。

乔躺在地上,愣了很久。

席间一阵沉默,只有狄奥嘿嘿嘿的笑。

"欧默尔,你的人不行呐。"

欧默尔原本肃然的脸色被笑容取代。"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有莉莉雷厉风行的作派啊,哈哈,来喝酒!"

热闹起来的酒席,冲淡了方才的尴尬。

严希回到座位,留意那个被她摔倒的人正用阴毒的目光盯着她。但是,她并没有在意。

严希陪严冽进营帐,突然听他说。

"你打败的那个人是欧默尔的侄子。"

严希不解。

"欧默尔打算培养他做接班人。"

"我不应该赢?"

严冽轻笑,看着她。"赢了就是赢了,你有那个实力,何必理会应不应该。"

"欧默尔不会因此记恨,妨碍我们的行动?"

"妨碍,他不敢,不过……"严冽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

严希明白了。

服侍严冽睡下,严希离开营帐,往她的住处走去。沿途没有灯光,严希的身影隐藏在黑暗中,但是基地的操场却灯火通明。

严希走着走着,忽然停住。

深夜时分,乔带着几个人匆匆穿过操场,接近停车场。

严希本来没有在意,但是……

乔的目标是他们的货车。

由于隔的很远,光线也不好,严希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思索了片刻,她退进黑暗中,向停车场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