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残酷的真相(2)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严希懂了。

她慢慢放开手,回到自己的原位。

这就是她自私贪心的下场。

连一个拥抱都这么难……

沈醉回来了,是被严旭东以身体不适为由,紧急召回来的。

严旭东交给沈醉一份资料,沈醉看过之后,相当惊讶。严旭东让她将这份资料转交给严希,沈醉立即就明白了,之前那场父子之争并没有真正结束……现在,才是真正的胜负时刻。

沈醉起初有些犹豫。

每个人心中都有信仰,用信仰支撑起人生,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但是,信仰一旦崩溃,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催毁,而之前所确定的价值和意义,也将被彻底颠覆。

严希,能否承担起这场毁灭?

沈醉约严希出来喝下午茶,在一个不会被严旭东和严冽监视的地点,好好聊聊天。

“你最近好吗?”

“嗯。”

“我听严冽说,苏重华来过。”

“嗯。”

“她怎么惹你了?”

严希抬眼看看她,又重新看着杯子。

“那个女人满世界拉仇恨,跟她接触过不想杀她的人真的不多。”沈醉轻笑。“严冽只是想保护你。”

“你都知道了。”

“好歹我在严家混了这么久,几个爱八卦的眼线还是有的。”

“他们要结婚了。”

沈醉差点喷了。“别开玩笑,严冽和苏重华?他们俩要是结合,估计能惹起世界大战。那个女人是个灾星,除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没人受得了她……所以,她是拿这件事来刺激你?”

严希点点头。

“你真好骗……不过也不能怪你,那女人说谎成瘾,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以后她说什么你都别信就对了。”

严希搅拌着咖啡,不作声。

“你就为这事儿跟严冽闹情绪?”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没什么……”

“对我说也不行?”

严希默了默,才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沈醉想了一会儿,问:“那你就回答我一句,你还想不想跟严冽在一起?”

许久,严希都没有回答。

她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斩钉截铁的确定,现在的她,真的在犹豫。

“小猫,有件事……”沈醉把放在旁边的资料拿到桌上。“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促使沈醉下决心的,就是她这一刻的犹豫。

她不快乐,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在被严冽折磨着,既然这样,她有什么理由做严冽的帮凶?

当断则断。

“这是什么?”

“炸弹。”

“……”

“这个人,”沈醉把她翻过去的那张照片翻回来,指着那双眼睛。“你觉不觉得熟悉?”

“什么意思……”严希强迫自己镇定,但微颤的双手却泄露了她的慌张。

“这个人是楚少轩。”

什么……

严希重新看着照片,这个男人与楚少轩的确……何止是相象,根本就是一个人。

也就是说……占有她的男人是……

不,不对。

假如是楚少轩绑架了她,严冽不可能不知道,而且楚少轩也没有理由对她下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严希已经没有心思再看下去,她急于得到答案。

“伊恩。亚伯拉罕,是楚少轩的身份之一。”沈醉说:“你当时被抓去的宫殿,是他在中东的一处居所。”

“那么是他……”

“不是,不是他。楚少轩当时在拉斯维加斯主持一个大赌局,他没有**术跑去中东劫持你。”

不是他,那么是谁?

“有件事,难道你一直都没有怀疑过么?这个男人像幽灵一样出现,然后又像幽灵一样消失,对你了如指掌,甚至能够在严冽的保护下接近你……这可能吗?”

严希心底一阵阵发冷。“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醉抽出文件最下面的一张卫星照片。“当时出入这里的人,就只有严冽。”

“严……”严希的脸色刹时惨白。“我不懂!”

“你懂的。”沈醉平静的语气近乎冷酷。“在那里,和你共度七天的人,是严冽。”

“不可能……”

“假冒楚少轩的身份,在狄奥他们的眼皮下掳走你,自由进出严家不被人发现……除了严冽,没有人有这个能耐,不是吗?”

严希突然站起来,把文件扔在桌上,怒喊。“你在骗我!”

“去日本,和严冽同行的人是我。他在别院囚禁了一个人,不许任何人接近。如果你还有印象,应该记得自己当时身在什么地方。”

严希不想再听下去,愤然离开。

沈醉轻轻一叹,拎起一张文件,微微皱眉,拿出打火机点燃。

她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在那里,和你共度七天的人,是严冽。

严希驾车急驰,不顾路灯指示,狠踩油门向前冲。

她不能冷静。

沈醉告诉她的事,她无法接受!——

去日本,和严冽同行的人是我。他在别院囚禁了一个人,不许任何人接近。如果你还有印象,应该记得自己当时身在什么地方。

和室,庭院,竹枝轻扣石板的响声……

那个男人喂她吃的东西,清酒……

日本。

严希想的出神,没留意前方的喷水池,差一点撞了上去。

“喂喂,严希,开车小心点啊。”狄奥和莉莉几个人从屋内走出,正要出去办事。

严希看到他们,突然打开车门,冲了下去。

狄奥奇怪她的反应,纳闷的看着其他人。

“我被伊恩。亚伯拉罕囚禁,你们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狄奥微怔。

“为什么你和莉莉保护我,他还能从严家把我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