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疏远(5)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冽的笑容很温柔,有着她所熟悉的宠溺,但是此刻,在严希眼中却犹如恶魔的微笑,带着血腥的残忍。

不要再反抗我,否则我不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严希的耳边回荡着阴森的话语。

那不是由他亲口说出,却预示出危险的信号。

严希的指尖冰凉,难以克制住惶恐。

严冽看到她脸色不好,以为她反感这里的味道,于是带她出去。

外面,杰克挺高兴的看着严希笑,而莉莉却是十分严肃。严希明白杰克在笑什么,也明白莉莉在担心什么……是的,她无比清楚。

“谢谢……”严希勉强自己盈起一丝笑,看着严冽。

“你不需要向我道谢。”严冽轻抚她冰凉的脸,带着疼惜的语气轻道:“小猫,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不是不在乎你。”

严希轻轻点头,因为不知该说什么,而选择沉默。

他在乎她,也仅仅是将她视作一件玩具罢了……

不知道严冽会怎么处理这件事,狄奥他们虽然做的很干净,但依苏重华的敏锐,不可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看起来,严冽并不特别在意,每天带着她在城里观光游玩,完全不担心苏重华会报复。

“哇噢——”

“连续三十九局了!”

严冽淡然的坐在桌前,将两张J分开,示意荷官发牌,荷官偷偷在下面擦了擦出汗的手,手开始发牌,第一张J上面是一张十,第二张J上面是一张A。

“二十一点!”

“耶!太帅了!”

“四十局!四十局!”

荷官叹了一口气,询问严冽可不可以换一个人接替他。严冽微笑点头,等着新上阵的荷官,没有离开的意思。

严希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扯扯严冽的袖子。严冽对她一笑,摸摸她的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他的这个动作,立刻给严希招来旁边女人们羡慕又嫉妒的目光。可是天知道,她一丁点都不觉得荣幸。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严希看到一间餐厅很喜欢里面的装修风格,于是严冽带她进来吃饭。餐厅赠送每一位顾客两百块的筹码,欢迎他们到地下的赌场玩一把,但是与大酒店内设的赌场不同,这些地下赌场多是由黑势力支配。

严希不知道这些内情,觉得人家送了筹码,不玩也是浪费,索性就去赌一把。可这里的赔率与楚少轩那儿的不一样,严希输掉两百块,还要倒付两千。严希觉得不对劲,想要离开,严冽却按住她,让她接着玩,结果越输越多,最后输掉了将近二十万。

然后,高,潮来了。严冽跟她换手,逢赌必赢,连着四十局赢了差不多两百万。但问题是,没有一个地下赌场,愿意被客人赢走这么多钱。

说起来,严冽不缺这点钱,他之所以坐这里不走,九成原因是为了她。严希暗暗叹气,只好留意周围动静。

“你在看哪里?”严冽的气息突然欺近,在她没有防备的时候,闻了闻她颈间的香气。

严希从未在众目睽睽下与人亲密,当即羞红了脸。

“只看我一个人不够吗?”严冽手撑着额头,笑凝着她。

严希压低声音,用不常用的语言与他对话。“这个地方不安全,我们还是走吧。”

“你在为我担心?”

“严先生……”

严冽微扬眉,有所不悦。“先生?”

“你不走,我走。”严希起身要走,被他一把拽回来,搂在腿上抱住。“……”

“嗯?几时学会跟我使性子了?”

严希瞥见周围人的目光,很不自在。“很多人看……”

“我们又没做什么。”

“……”

新来的荷官正好走到桌前,严希想走也走不了了。

“先生,请您下注。”

严冽先是看了一眼他切牌的位置,然后看看两个人的牌,将赌金全部押上。刚换来的荷官原本还十分有信心,但见他一下子押上两百万,也不禁有些震惊。

“发牌。”

“……”

严冽摸到严希的手,捧在手里轻轻捏玩。

正在这个时候,荷官将严冽的牌放下,严冽突然擒住他的手腕。从他的袖子里,掉下一张牌。

“搞什么!出千?”

“这么大的场子这点钱也赔不起?”

围观的客人闹起来,更有脾气暴躁的直接跳到桌子那边揍人。

“我们走吧。”

“……哦。”

严冽笑着看看她疑惑的表情,牵着她的走朝门口走。赌场的保安维持秩序都来不及,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们,何况严冽走时没有带走一个筹码。

“你是怎么发现他出千的?”到了街上,严希才问出心中的疑问。

“牌的顺序不对。”

“顺序?”

“嗯。”

严希诧异的看着他。“你记住了牌的顺序?”

“嗯。”

可是那有六副牌……

“二十一点考验的就是记忆,下次你也可以试试。”

“……”

“小猫咪,枉费我这么支持你,你居然给严冽放水。”楚少轩痛心的往外点钞票。

严希倚着拦网而坐,摘下帽子擦去额上的汗。

“不甘心么?”严冽上身压着拦网,伸手摸摸她的头,一点也找不到疲倦的痕迹。

“技不如人。”

“不是这个原因。”严冽把水递给她,微笑。“应该是说……我不能输给你。”

严希不解的仰脸看着他。

严冽微微一笑,跃过拦网,拉她起来。“去洗个澡,我们玩点别的。”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