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疏远(6)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楚少轩带来一个美女,要跟他们比赛打台球。严希不会,严冽从头开始教她,不到半小时,严希就打的有模有样了。

“你不觉得,他在吃你豆腐?”楚少轩趴在球台上,不怀好意的看着身体交叠的两个人。

严希专心盯着面前的白球,突然后肘发力,白球跳过正前方的蓝球,笔直朝楚少轩的脸而去。

“哇啊——”楚少轩摸着幸存的鼻子。“小猫咪,你也太狠了点。”

严希直起身,慢慢磨擦球杆,面无表情。“不是所有男人都跟你一样,脑子装一堆乱七八糟的。”

“那只能说你太不了解男人。”

严冽从后面搂住她的腰,下巴压在她肩上,轻笑。“我脑子里想的事,跟他真的差不多。”

严希脸微红,手松开,任球杆掉到他脚上。严冽手快一步接住了,放到她面前,再从后面用力顶她的身体。

球杆恰恰好夹在她身体中间。

严希急转身,把球杆当棍棒,朝他挥过去。严冽低腰闪过,抱起她,放到桌子上,笑吟吟的看着她。

“唔……”楚少轩看着他俩,搓搓下巴,把美女招来身边。“球不打了,我还是不要做电灯泡了。”

严希回头看他笑着走远,生气的转回来瞪他。严冽笑着捏捏她的鼻尖,继续逗她。

当严希在他面前真心笑出来的一刻,她为自己的不坚定而悲哀。跟他在一起,很难不跟随他的节奏……一不留神就会忘记他的坏。

不知是不是太过向往幸福,眼前看到的,即使虚幻,仍愿意相信……难道不是么?他给她的,每一件都那么美好,那么真实……如果不是一早知道他在作戏,她真的会迷惑。

严希坐在泳池边,看着浮动的水光。

一边迷惑,一边清醒。

迷惑的时候,清醒来警告,清醒的时候,迷惑来打扰……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将两者分的这样清楚,沉醉在他假意的温柔中,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

要怎么才能戒掉对他的爱?

在明知他的恶意之后,仍然不能完全割舍这份情……

她是不是太笨太蠢了?

水面剧烈晃动起来,搅碎了水面投射的光。

严希抬起头,望见严冽从远处游回来,把放在一侧的毛巾拿起来。严冽停在她身边,接过毛巾擦了把脸。

“真的不下来游一会儿?”

严希轻摇头。

严冽无奈的笑笑。“你还真是像猫,这么怕水。”

“我不是怕水……”

“不怕水,怎么不学游泳呢?”

严希默了默,轻声说:“我不可能什么都会……”

严冽微怔。

“我去拿饮料。”严希起身,去露天的酒吧。

不多会儿,严希端着两杯鸡尾酒回来,看到严冽坐在池边,身边围了几圈女人。

没人注意到她。

严冽和她们聊着,微荡的笑意万分迷人。女人大胆的邀请他回房间,但都被他拒绝。忽而,他回头向酒吧望了一眼,恰恰看到站在那儿的严希。

“你回来了。”

他的一句话,令周围的女人散开。

严希走过去,把一杯酒给他,曲腿蜷坐在地上。那些女人没有走远便开始小声议论,她能够听到她们刻意压低的声音,及谈论的内容。

“干杯。”

严冽与她碰杯,笑着饮下酒。

严希看着他,幽闪的目光,不知在想什么。

严冽把酒杯放到一边,滑下泳池。“你真的不要下来?”

“不了。”

“那好。”严冽转身游远,但身体尚未滑出,他的动作便停了下来。“嘶……不好,我好像抽筋了……”

严希一怔,忙过去,伸手拉他上来。严冽回身抓她的手,但是距离远了一点,始终碰不到。严希再往前挪了一点,严冽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拽,严希整个人跌进水里。

扑通!

严希一掉进水里,便挥摆手臂杂乱无章的挣扎。腰间一股沉稳力量突然将她带起,在她呛水之前,将她救起。

“咳咳……”严希刚返水面,便急忙呼吸,双臂紧紧搂住他,用尽全身力气。

严冽低笑。“不用怕,有我在。”

不知她有没有听到,但是双臂的力气没有丝毫松懈。

紧密相贴的身体,此起彼伏,湿透的衣物为肌肤相亲造成粗糙的阻碍,却无妨那份逐渐攀升的热度。

似乎很久,他们没有像这样拥抱过了……

“好些了吗?”严冽的语气中有些歉意。他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会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严希似乎冷静了一些,慢慢抬起头,怔怔的望着他。

严冽微微笑。“搂这么紧,是怕我丢下你不管吗?”

严希一愣,突然下意识的松了手,身体立即向下滑去——在她再度入水前,严冽紧搂她的腰。

严希眼中惊惶未定,望着他的眼睛,神情之中多了几分脆弱。严冽深凝她一眼,忽然欺近上前,吻住她的唇,托住她的后脑,将这一吻抵到最深。

“……”

严希的身体,微微颤抖,心里的排斥使她感觉不到一点甜蜜。但被因在水中,一旦放开他便会沉没,所以她只能紧抱着他,无法拒绝这一刻的温存。

不知道为什么,严希感觉到周围许多不善意的眼光,她看不到,却感受得到,那些不善不仅仅是在批评她的自不量力,还有……她的执迷不悟。

严冽的手在她的后背轻抚,身体的贴近,使两人没有一丝隐私。严希明确的感觉到他下身的坚硬,在水中,那份欲,望更加鲜明。

“小猫……”

严希因为他话中透出的情念再度僵硬紧绷。

严冽凝着她的眼眸,淡笑。“我想要你。”

严冽牵着她一路跑进电梯,在电梯里面不顾一切狂吻,难以克制的情火仿佛在一瞬间爆炸,迫不及待想要焚烧对方。

跌跌撞撞进了房间,严冽没有开灯,便抱她去床上,覆压在她上方,极尽缠绵。

可是,她没有一点感觉。

严希可悲的发现,他的热情再也无法点燃她。或许这就是一点改变、一点不同,她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收回心,但是身体已经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