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相爱?(2)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希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严家,远远望着绿树环绕的大宅,心头万般思绪,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感觉。

进主屋时,严希走在最后,管家本恩看到她,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唤了一声小姐。

他们在客厅分散而坐,女仆送上茶点,路易和几个孩子没见过这样精致的点心,马上跳出来抢着吃。狄奥平时不会带队员来严宅,只是新成员入队,与老板见面是必要的程序。

“喂,那个红色的留给我!”

“你已经吃很多了。”

“不是我要吃,是要给严希的。”路易抢了蛋糕,翻过沙发跳到严希身边,讨好的笑着把蛋糕送到她面前。

不料,有人半路劫走了蛋糕,一口塞进嘴里。

路易生气,两个人当即在客厅打起来。

“把蛋糕还给我!”

“我已经吃进肚子里了。”

“那就给我吐出来!”

“靠,我吐出来你吃啊!”

狄奥点着烟,乐悠悠的说:“还是年轻人有精神啊。”

“我已经被划归到老年人那一边了吗?”杰克很忧伤。没有这些孩子之前,他可是全队最嫩的一个。

其他孩子耐不住寂寞,加入他们一起打起来。

莉莉扶额,叹道:“狄奥,让他们停下来!”

“诶,他们又不听我的。”

“严希。”

严希一直在想心事,听莉莉叫她,这才注意到客厅已经成了他们打架的游乐场。“列队,立正!”

听到熟悉的命令,一个个打的正欢的小子整齐的列队站成一排。

“诶,不是说回来之后不用遵守军令吗?”

“是啊是啊,说好的,再不用挨罚了。”

十几人达成一致,懒懒散散的分开,其中几个又摆开架式准备开打。

“今天有人想洗厕所吗?”严希清清冷冷一句问话,使他们重新回到各自的位置,站的像竹竿一样直。

反正,她就是有的是方法治他们是了。

每个人都在心里暗叹。

“还是严希有办法啊。”狄奥呵呵笑。“这帮小子上次把我绑起来,烧了我的裤子,害我光着**打了一夜的仗。”

“这是值得炫耀的事吗?”

“我说出来让你们开心一下嘛。”

正说着,严冽从楼上下来。

严希看到他,身体不自然的绷紧。

“严先生。”

“坐吧。”严冽看着整齐列队的少年,微微一笑。“你们的英勇事迹,我早有耳闻,果然英雄出少年。”

少年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不露喜色,打起军礼,齐声喊:“谢谢老板!”

严希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但是他的目光从未转移。是因为没有发现她吗?还是已经忘记她的存在……

她突然很想笑,想不到过去这么久,她还是改不了胡思乱想的习惯,已经不需要再去猜测他的心思了,不是吗?何必自寻烦恼。

“苏重华背地里搞了不少动作,严先生往后还是对她提防些的好。”

“嗯。”

狄奥正要再说,瞥见阳台那儿有个女孩在探头探脑。严冽发现他的视线,转头看过去。

女孩见到他注意到自己,露出欣喜的笑容。

这个女孩是……

狄奥不自觉转脸看莉莉。

女孩轻轻推开一道门缝,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进来吗……”

严冽一笑,张开手臂。“过来。”

有什么东西触痛了她的心。

严希看着女孩高高兴兴的跑进来,自然的坐在严冽腿上,乖巧的将头靠在他胸膛……这幅画面,依稀,有些熟悉。

“我保证不打扰你!你可以让我留在这儿么……”

“嗯。”

“严冽,你最好了!”女孩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甜甜的亲了一下。

“咳……嗯……”狄奥不自然的咳了下,原因是莉莉在旁边狠掐了他一把。“严先生,这位小姐是……”

“爱丽丝。”严冽疼爱的抚着她的短发,近凝着她,笑意温柔。

“啊……”狄奥问不下去,无奈的对莉莉一耸肩。

莉莉抬脚,踩在他鞋的前端,用力碾。

“……”狄奥咬着烟,笑着表情扭曲到了极点。

“你见过那个女孩了。”沈醉沉吟了一会儿,才说:“你走了大概一个月,严冽就把她带回来了,听说是某个家道中落的家族小姐,她父母拿她当抵押跟严冽换了一笔资金。”

沈醉叼着烟,望着远处的天空。“你有没有觉得她像什么人?”

严希眼神微黯。

“虽说样子没有一点相像,但是那种感觉……”沈醉看看她,欲言又止。因为了解严冽在她心中的份量,所以那些劝说都显得虚弱无力,不如不说。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和严冽也睡过。”沈醉自嘲的笑了笑。“他倒是难得的认真了好一阵子,不过最后还是用完就把我踢开了……严希,对严冽这样的男人,女人从来不是永恒的,你……”

“我明白。”严希打断她。“你不用担心,我清楚自己的身份。”

是吗……

沈醉悻悻的撇撇唇。

爱情使女人成熟,遇到一个让自己成熟的男人,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狄奥一时没有地方安置那些小子,就让他们跟严希暂时留在严家。这些小子精力旺盛的像猴子,要是没人看住他们,怕是要把整座城给掀了。幸而,严宅很大,有足够的空间给他们折腾。

“陈浩,把那根雷管递给我。”路易蹲在墙根,埋头捣鼓着什么东西,头不抬眼不睁的向后伸出手。

有人把一件东西递给他,路易刚握住,就感觉到一股电流窜过身体,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哇啊啊啊,杀人呐!”

严希漠漠的看看他,低头看那个埋进地里即将完成的土制炸弹,默默的叹气。他是想把房子炸平吗?

路易看清是她,忙把手前到后面,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慢慢往安全的地方踱。

“站住。”

“……”路易站的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