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相爱?(4)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会变成,她陪她一起做手工?

严希觉得可笑,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可笑。因为她正和她坐在院子里,学习如何用正方形的纸折出一只小狗。

“这里要这样折才对……嗯嗯,你好聪明哦!”爱丽丝很高兴的样子。“当初学折这个,我整整用了两周时间呢。”

严希很想问她,怎么会在这么无聊的事上花费这么多时间,不过……算了,她能猜到她的回答的是什么。

“严希,谢谢你……”

“嗯?”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但是除了严冽,都没有人跟我说话……”爱丽丝轻轻叹出一口气。“本恩先生看起来很不喜欢我的样子,女仆也是……沈醉小姐有时会来看我,但她也很忙……”

“严先生难道不会陪你?”

“他抽空会陪我,但是……他真的很忙……”

“你可以跟着他。”

爱丽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很笨,只会坏事……而且医生也不许我经常出门……”

她身体不好这件事,沈醉跟她提过。先天性心脏病,脆弱的娃娃。爱丽丝的父母在她十六时空难去逝,公司也因此一蹶不振,给她看病要花很多钱,所以她的叔叔把他卖到严家来……

严希可以想象,她是如何被父母捧在掌心小心呵疼,沦落到严家来又是如何的孤独寂寞……但是,她的笑容依旧这么甜,这么干净。

她也是个坚强的孩子。

“我折好了,你呢?”

“嗯……”严希看着手里的四不象,失笑。“好像失败了。”

“不会呀,我帮你整理一下。”

歪歪扭扭的小狗在她的巧手下,渐渐变的漂亮。严希凝着她认真的小脸,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招人心疼的女孩。

“好啦!你看!”

严希伸出手摸摸她的头,一切的动作都是出于自然,待察觉,顿感无限唏嘘。

爱丽丝开心的对着她笑。

用这双手摧毁她的天真,也许会有超出想象的快感。严希不知道,当初严冽看着这样的她是否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果是,那么她似乎能够理解他的作为……

“严冽!”爱丽丝突然站起来,跑向主屋的方向。

严希看到严冽将她拦住,搂在怀里,假装严厉的训斥她不当的行为。爱丽丝虽然挨了训却一脸幸福的望着他……当然,被人这样关心,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幸福。

严冽看向她这边,严希慢慢起身。

她回来两周,这还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她。

“严先生。”严希的声音很低,几乎辨不出情绪。

“嗯。”

爱丽丝似乎敏感的察觉到什么,向严冽解释。“是我缠着严希陪我的……”

严冽轻轻一笑,摸着她的小脸,说:“我平时没时间陪你,你一定很闷,是不是?”

“还好……”

“不好就要说出来,我不喜欢你对我说谎。”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

看着他们,严希有种微妙的感觉。看着曾经的自己,相同的模式,一切都是这么熟悉,偏偏她不再身在其中,被驱逐于世界之外……

那天,严冽带着爱丽丝走了。仿佛她是空气一般。

对于这种忽视,她丝毫不觉得难过,可能真的因为她变了。

狄奥找到了新居所,少年们搬去那儿,严希清闲了很多,比较有时间处理工作,还有……陪爱丽丝做手工。

相处久了,严希发现她不是特别爱说话。若是她专心做事,会很自然的忽略她的存在,她太安静,以致于让人不得不分神去注意。

严希把工作放到一边,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

“爱丽丝。”

“在!”

“你喜欢严先生吗?”

“……”

小女孩还没有开口说话,脸就先红了。

喜欢。

不用猜测。

如果是被那样的温柔对待,很难不喜欢吧。

“你只是他用钱买回来的一件东西,难道不觉得你们的关系很扭曲?”她怎么会突然问出这种话……

“可能……在别人看来是这样……”爱丽丝低下头,有些黯然,但她并没有消沉太久。“但我是真心喜欢他的!我会努力做一个配得上他的女人,总有一天会得到祝福的!”

“你太自以为是了。”

爱丽丝和严希同时怔住。

够了,适可而止吧。严希把注意重新放到工作,却听她说——

“你说的没错……我好像是有一点自以为是……但是我会努力……一定会努力……”

她笑的很勉强,因为缺乏自信。严希清楚的看到她的弱点,只要抓住并加以利用,这个女孩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她在想什么?

对手?

她想要击溃她?

然后呢?

她之所以可以坐在这里与她谈论严冽的关系是因为仰仗他的宠,她并不需要什么,即使她一无所有,只要严冽宠她,她就会拥有一切……这一点,她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吗?

即使她打击她,动摇她的信心,只要严冽要她,她就永远不可能战胜……她又要战胜什么呢?

严希自嘲的冷笑。

坏心的欺负一个单纯的女孩,她实在是太没格调了。

春天,严宅的樱树开花,一片片落叶,别有一番风情。

早上,严希听到爱丽丝的笑声,打开窗户,看到她穿着一件和服,在树下快乐的起舞。

“严冽,过来和我一起拍张照片嘛。”

严希看到他走进布景,与娇俏可人的女孩相拥,那件色泽鲜艳的和服,将她柔美的身段衬的楚楚动人。

那件衣服……——

这种衣服只能穿给我一个人看。

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这副样子。

她还记得,当初严冽看到她穿这件衣服,曾经这样霸道的宣称,不知道,同样的话,他有没有对爱丽丝说过……——

这衣服以后只可以在我面前穿,知道了吗?

要是被别人看到,我就要罚你。

里面是空的吧。

这种衣服,穿内衣就太杀风景了。

我记得……只要解开这里……

果然是没有呢。

不知道,他有没有借口惩罚,解开她的衣衫,将她抱在怀中,极尽缠绵……严希的眼神蓦然变深。

那件衣服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