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相爱?(6)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爱丽丝用彩色的纸折了一大束花朵,精心装饰起来,捧着去找严希。严希的行踪很固定,白天只要不出门,她不是在书房工作,就是在北边的靶场练枪。

爱丽丝没在书房找到人,就直奔靶场去了。

她有时候在想,她之所以这么喜欢严希,是因为她的强大。她有着她所向往的一切,坚强,勇敢,好像耀眼的太阳,令人仰望。

她永远没有办法变得像她一样,所以羡慕,所以憧憬。

砰,砰,砰。

爱丽丝站在门边,看着单手执枪的帅气女子,眼中满是崇拜的光芒。

严希察觉她的存在,回身看着她,微蹙的眉心有着不耐。

“严希。”爱丽丝兴高采烈的跑过来,把花束送给她。“对不起,我诚心向你道歉,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道歉?”

“嗯嗯!”

严希看着那束纸做的花,眼神微冷。“为什么向我道歉?”

“因为……”爱丽丝语塞,不是她没有想好怎么回答,而是她冷漠的眼神令她却步。

“爱丽丝小姐,请你不要打扰我。”说完,严希换上新的子弹,瞄准远处的靶心,砰砰射击。

剧烈的枪响震的爱丽丝心脏怦怦跳。她捂住耳朵,害怕的蹲了下去……花束掉在地上。

严希好似没有看到,将她视作空气一样,忽视到底。

严冽回来,听说爱丽丝身体不舒服,立刻去房间看她。沈醉在房间陪着她,严冽进去时,爱丽丝刚刚睡着,沈醉摸摸她的额头,确定没有问题才出来。

“她怎么了?”

“心脏不太稳定,不过这会儿已经没事了。”

严冽往里面看了一眼,又问:“怎么回事?”

沈醉耸耸肩。“这种事你该去问她,而不是我。”

“你知道。”

“知道就一定要告诉你?”

“……”

啊,生气了。

沈醉走回实验室,在楼梯口,点起一支烟,轻轻吐出烟雾。

“她怎么样了。”

“妈呀……”沈醉看着从阴影走出来的人,拍着胸脯吐气。“不带这么玩的,吓死我了……”

严希眼眸低垂,又问一次。“她怎么样了。”

“不太好啊……”沈醉长叹。“心脏弱的人是比较不经吓,一不小心就会没命……不过,她要是突然死了,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严希冷冷的瞪她。

“咦?我说错了吗?”

“我不是——”

“可我看到的是你对她置之不理。”

“我不知道会那样……”

沈醉把烟放进嘴里,眼睛隐在烟雾中,有些漠离。“严希,我不知道,你几时也变得这么冷漠。”

严希悠悠一笑,不无自嘲。“那么,你要我怎么做?假装什么都不在乎,陪她玩,哄她开心,诚心诚意祝她幸福?沈醉,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是要我对自己再残忍一些吗?”

“你终于肯说真话了。”沈醉扬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

她在激她……严希微怔。

“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这样才对不是吗?一味压抑自己,只会让自己更不快乐,这些道理你应该懂。”她实在看够了她的忍耐,心里不爽就发泄出来,做人还是痛快一点比较好。

“你是在教我离开?”严希幽然的凝着她。

“如果离开可以逃脱痛苦,离开也未尝不可。”

严希想也没想就摇头。

“这我就不明白了,严冽是怎么对待你的,你心里很清楚了,为什么还没有办法放下?”

“我欠他一份恩……”

“借口。”

严希微微一震,失笑。“也许你说的对……但是,沈醉,严冽对我来说是整个世界,离开他我可以做什么?”

“做你自己,过你的人生。”

严希还是摇头。

那不是她期望的。

“你就是打算一颗树上吊死了?世上还有许许多多好男人,未必非要这一个啊……何况他都烂透了,难道你还对他抱有期望?没有可能了。”

沈醉的用意,她仔细的考虑过。她不否认她说的都对,但是她并不明白,她不期待什么,仅仅是希望保留一个生存的理由……她只希望确定自己的存在意义。

一早,本恩带着严冽的命令而来——严冽要她放下一切事务,专心陪伴爱丽丝。

他的命令,通过别人的口中传达。

严希觉得好笑,陪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玩些折纸串珠的游戏竟然比工作还要重要?

但既然是他的命令,她只能遵守。

爱丽丝的身体的确很虚弱,睡过一夜,她的面容仍然难掩倦意。“严希……”见到她,爱丽丝很开心的样子,连忙坐起来。“你来看我了……”

“小姐。”严希恭敬的站在门口。

爱丽丝见她仍旧冷漠,小脸黯淡了些。

“严先生吩咐我来陪你。”

爱丽丝愣了愣。

严希不去看她天真犯傻的样子,漠声道:“小姐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办到。”

“我……”爱丽丝不安的揪紧被子。“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我不是什么小姐……”

严希仿佛没有听见。“小姐今天想做什么?”

“……”爱丽丝紧抿着唇,似乎有些委屈。她不喜欢她这个样子,但是又没有办法改变……“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气……”

“小姐不要误会。”

“那你为什么突然对我冷冷冰冰!”

严希无视她的激动,淡淡的说:“小姐是严先生珍视的人,我们身份不同,我当然要恪守本分。”

“怎么会……身份……”爱丽丝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你不是严冽的妹妹吗……”

严冽是这么介绍她的?妹妹?严希的目光微动,忽然生出一股恶意。要不要告诉她,她们其实是一样的,她也曾经享有过她拥有的权利,也曾睡在他的床上,占据他的怀抱,只不过,她已经被严冽玩腻……她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严希敛去眼底的寒光,淡道:“不是,我是严家的养女。”

爱丽丝显然是把她当成严冽的亲妹妹来看待的,所以才会对她说出的消息这么震惊。

严希想,知道她卑微的身份,她不再需要讨好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