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尽情恨!(9)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说什么混帐话!”沈醉弄不开手铐,气的直骂。“严冽发疯,你也跟着他发疯?他在气头上什么都干的出来!不行,我得想办法把你藏起来……”

“沈醉,不要多管闲事。”

沈醉吓了一跳,回头看着倚在门口的阴沉男人——他竟然还笑的出来?!“严希得马上跟我去医院。”

“谁说的?”

“我说的!”

“我不准。”

“……”沈醉怔了怔,愤慨道:“你没有权利监禁她!”

严冽不说话,从背后拿出枪,射中她脚下。

沈醉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可以出去了。”严冽的语气很轻,听起像往常一样客气,但是隐隐藏着杀气。

沈醉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低头看看严希,还想再说什么,被迎来的子弹封住嘴——这一次,子弹击中的是她脸侧的墙壁。

严冽悠然噙笑,好像一个恶魔。

“好,我不带她走,但是你得让我给她处理伤口。”

“不需要。”

不需要?“伤口感染会死人的!”

“那正是我期望的。”

“……”

严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醉狠狠磨牙,气愤的走出去。

她走后,严冽把门关上,走到对面,抽出一根水管,对着严希,把水龙头拧开。

严希闭着眼睛,没有躲。

严冽走近,将她拉起来,用冰冷的水流冲刷她的身体。血液回流,使得小指将要愈合的伤口再度裂开,严希微微皱眉。

严冽突然将水管扔到一边,就着水的湿滑,进入她的身体。严希没有站稳,脸贴在墙壁上面,在他的冲顶下,上上下下。

囚室里,没有一点声音。

严冽发泄过后,就离开了,留着未关的水淌了满地。

每天,按时有人来给她送饭,严冽不打算用饥饿来折磨她,是想玩的更久一些,她不需要感激他的仁慈。

尽管严希刻意控制饮水的量,仍不免要上厕所,囚室没有人看守,除了严冽没有人会来这里,被锁住的手限制了她能活动的范围,她只能在限制的范围内解决需要……不能避免的,囚室散发可怕的恶臭。

对一个人来说,对一个有羞耻心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她感觉自己像一个牲畜更狠的摧残。

短短数日,严希便不能忍受。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严希将碗盘扔向铁门,歇斯底里的呐喊。

她可以忍受任何疼痛,但不能忍受这样的污辱!他不能把她当成一个畜生囚禁起来,她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放我出去!”

严希喊了一天一夜,没有人理会。之后,过了一天,两天,三天……送来的饭菜仍旧按时,严冽却始终不肯出现。

严希的精神濒临崩溃,每次都将饭菜打翻,使用餐具碎片刺划自己,不愿再继续这种生活,但是饥饿的本能却使她一次次妥协,不断重复悲惨的境况……

越是骄傲的人,越是忍受不了屈辱的打击。

第七天,当严冽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甚至想着,只要想着能够离开这里,要她怎么做都可以……

“小猫,你真脏。”严冽皱着眉头,恶意调侃。“你是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脏,这么恶心?”

“放我出去……”严希跪到他面前,绝望的望着他。“求求你……放我出去……”

“那么,你是打算对我坦白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严希沿着他的腿滑下,无奈的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你还是没学会教训。”严冽转身要走。

严希惊恐的扯住他的裤子。“不要!带我离开这儿……求求你……求求你……”

严冽漠然的看着她。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我……相信我……”

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精神折磨下说谎,即使是最高明的骗子。但是显然,严冽不相信,即使她如此恳求,他依然不相信她。

开始时,严希还有反抗的意识,但是到后来,她放弃了,像是已经接受这样的处境,麻木的躺在地上,只有不时眨动的眼睛,说明她仍活着。

一个月,严冽整整关了她一个月。

伤口感染腐烂,整条胳膊都肿起来,手腕的粗细超出手铐的尺寸嵌入肉中……严希发着高烧,意识昏沉,即使有人站在她面前,她也感觉不到了。

砰的一声巨响,病房的门被人踹开。

“是谁允许你把她带出来的!”严冽怒气汹汹的闯进来。

沈醉忙挡在床前。“她还没有退烧,现在很危险!”

“让开!”

“严冽,你冷静一点行不行!”

严冽不说话,把她推开,走到床前,把所有器械全部拔掉。

“你疯了!她会死的!”沈醉制止不了他,搬起凳子砸他,却被他用枪指住额头。

“别挑战我的耐性。”

他是真的疯了……沈醉看着他冷冽的眼神,怔忡了很久,颓然的退到一旁。她看着严冽抱起严希,被硬生生扯下的针管在雪白的床单上留下几滴血迹。

他折磨她,不是以征服为目的……

而是纯粹在发泄……

因为爱丽丝的死?

严希昏迷不醒,因药物消退的体温,很快再度烧起来,可是严冽全部选择了无视。

他把她带回房间,放了一池的冷水,把她扔了进去。严希被冻醒,挣扎着从浴缸爬起来,虚弱的咳着。

严冽冷冷的盯着她,一会儿,将她从浴缸拖了出来,一路将她拖到床上,毫不怜惜的分开她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