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章 反省(3)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严冽酒量好,叶海也不差,两个人一人一杯,喝到深夜都未见醉意。严希摸不准这个人的行事作风,虽然他一直嘻嘻哈哈,没什么心计的样子,但却让人不敢小觑。

时过午夜,他们意犹未尽的离开酒楼,相约明天继续。严希把车开过来,等严冽上车,然后开往入住的酒店。

“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严冽把座椅放低,闭目养神。

严希悄悄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有了醉意。“胆大,心细,不好对付。”

“我倒不这么觉得。”严冽睁开眼睛,有趣的撑着额头,看着她。“他一直在注意你。”

严希的表情没有变化。“您希望我怎么做?”

果然,她会往坏处想。严冽暗暗一叹,解开安全带,坐起身子,把正在开车的人拉过来,深深吻住。

严希愣了愣,握稳方向盘,直到他结束。

严冽就近凝着她的表情,除了空白就是空白,曾经常见的羞涩慌乱都被冰冷代替。“我醉了,抱歉。”

严希没有说话,专心开车。

回到酒店,严冽脱掉外衣,扔在床上。

这样看,没有一点醉意。严希将衣服拿起来,挂进衣橱。

“小猫。”

严希转头,发现他坐在床上,用一种深奥的眼神直视着自己。

“如果我有了别的女人,你是不是就会安心一些?”

严希很久都没有说话,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是非题,她不知道哪一个回答会令他满意。

她不回答,等于已经回答了。严冽轻悠一笑,起身走进浴室。

严希站在原地,仍在思考那个问题的用意。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严冽和叶海接连喝了四天的酒,聊的都是天南海北无关紧要的话题。

严希实在猜不出叶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对于主导权在他手中这件事十分不高兴,但是严冽一点也不在意。

“两个大老爷们干喝酒好像没什么意思啊。”

到了第五天,叶海终于放出一点端倪。

严冽见他的眼神又飘到严希身上,笑着说:“她的酒量不好,没办法陪我们尽兴。”

“那是那是,怎么也不能让贵客陪酒嘛。”叶海说完,勾起邪气的笑,神秘兮兮的说:“兄弟倒是有快活的地方,就是不知道严兄有没有兴趣。”

严冽微微一笑。“兴趣是有,但要看品质。”

“绝对不比严兄的妞差!”叶海拍胸脯保证。

“那是要见识一下了。”

严希被叶海赶回酒店,据他所说的规矩,男人享乐的场子不能带女人进,秽气。

严希对他们享乐的内容不感兴趣,她只担心严冽。香港是叶海的地盘,可以说是危机四伏,他怎么能一个人跟着叶海走?

“爷们玩的HIGH了,随便摁倒个女人就能上,你要是不介意玩个群P什么的,跟我们一起去也无妨。”

叶海这句话成功把严希气走。

严冽的手表装有热能传感装置,配合追踪器就可以确知他的位置以及身体状况。

严希回到酒店,打开笔记本,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红点,确定没有发生异状,这才去换衣服。

她不习惯与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接触,比如叶海,比如苏重华,或许是因为天生性格死板,她不喜欢变化太多的东西,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沈醉常笑她,二十岁的年纪,六十岁的心思,一点也不像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女人。

严希冲了一杯咖啡,坐在笔记本前,目不转睛的注意着屏幕上的红点。

天性就认真,怎么改掉?

有时,她也气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自己,换种轻松的生活方式……但,应该不适合她。

严希坐了一整夜,在红点移动出夜总会时,起身为迎接严冽做准备。

洗澡水,干净的衣服,解酒药,早餐……准备完毕,她站在房间一角,看着完备秩序的这一切,不知是习惯还是厌倦。

严冽回来,也带回来一个女人。

很乖,很柔弱的女人,绝对不像是出入声色场所的女人。严希见到她,微微怔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因为严冽搂她的亲昵姿势。

“严先生。”严希恭敬的唤了声。

严冽半压在女人身上,半眯的眼神有着浓浓醉意。“你先出去。”

严希看了女人一眼,微默,然后离开了。

一种熟悉的感觉忽然萦绕在心头。

很紧,很闷。

严希关了门,有些出神的站在门口。她很快想起那个女人是谁,亚洲迅速窜红的小天后,何薇。

严希会知道她是因为何薇曾与叶海传过绯闻,由于出道窜红太快,很多人都在猜测她背后有人捧,记者拍到她出入叶海的居所,怀疑她与黑道有所牵连,一度遭遇媒体封杀。

严冽坐在沙发里,解开衣扣,脱掉衣服。严希拿来急救的药箱,蹲在他身侧,帮他处理伤口。

其间,没有一点声音。wWw.zongcaiBuyaonongtengwo.nEt

何薇经过最初的惊吓,渐渐恢复冷静,确知目前的状况,眼中出现了恐慌的神色。

“你可以出去了。”严冽说话。

严希的动作一滞,将纱布系好,慢慢起身。“是。”严希转身,走到何薇面前,取走了她手中的刀,清清冷冷瞥了她一眼,似是极为不谅解。

何薇望着她,怔了一下,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衣服。

不要把她一个人留下。

严希读懂了她眼神中的含义,却冷漠的置之不理。她是严冽带回来的女人,只有他有权利决定她的命运,而她……只有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