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反省(4)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在房间呆了整整一天。

其间,严希守在门外,没有离开。

傍晚时分,严冽带何薇出来,一起去楼下的餐厅吃晚饭。严希跟在他们后面,见何薇已不再露出畏惧之色,眼底划过一抹不明的情绪。

吃过晚饭,严冽请何薇带他们夜游香港,这一次,严希看到何薇露出了笑容。

“严先生以前来过香港吗?”

“嗯。”

“那您都去过哪里?”

“该去的地方都去过。”

何薇掩唇一笑。“什么叫该去的地方?总督府吗?”

“差不多。”严冽微笑。“都是些无聊的地方。”

“我知道了。”何薇挽上他的胳膊,笑道:“我会带您去体验真正的香港。”

严希看着何薇挽住他的手,眼神微冷——

如果我有了别的女人,你是不是就会安心一些?

他找到新的宠物了么?

严希默默的做着第三者,看着他们亲密相处。严冽像个完美的情人,对她呵护备至,何薇愉快的表情也不是假的。严希不禁疑惑,之前何薇表现出来的惧怕莫非是演技?欲擒故纵?

一个歌星有幸搭上风行集团总裁,确实应该不遗余力讨好……那么,他们已经上过床了?

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又冒出来了。

严希心烦的将杂念清除。

她希望与严冽保持距离,但当他真的远离,她得到的不是安心而是烦乱。

他们逛了大半个九龙塘,在一家有名的烧鹅店吃宵夜,回到酒店已是深夜。严希来时,与严冽同住一间套房,如今多了一个何薇,她只能额外订一个房间。

严冽搂着何薇进房间,吩咐她明天不用早叫他。严希看着他们相谈甚欢的笑颜,直到房门关闭,仍未能回神。

早上,严希房间的门铃响。打开门,发现是何薇。

“你好。”何薇的笑容很亲切。

“有事吗?”

“严先生还在睡……”何薇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所以来问问你有没有吃早餐,我们一起……”

严希默了默,说道:“稍等。”

“好。”

“你和严先生是什么关系?”何薇说完,又急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生气……就是奇怪你总是跟着我们……啊,不,是……”

“我是严先生的秘书。”

“秘书?”何薇愣了愣。“是……哪一种秘书?”

严希直觉她是故意的,不禁对她多了分提防。“我和严先生同姓,你认为我是哪一种秘书?”

“哦……不好意思……”何薇低头吃饭,但没多一会儿,又说:“可我怎么觉得你们的关系不一般?你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好。”

严希放下餐具,静静的看着她。

何薇好像有点心虚,埋头用力吃饭。

“你没有猜错。”

“……”

“但是我对你不构成威胁。”

何薇怔了好久,才回神。“啊……这个我不担心……”

严希没了吃饭的胃口,站了起来。“我吃完了,先上去。”

“别……严小姐,你等等我……”

何薇追着严希进电梯,迎着她冷冰冰的脸,绽开一大朵笑容。“你是不是吃醋了?”

“……”

“我和严先生……那个……你很不高兴吧?”

严希淡淡的凝着她,眼神漠然。“严先生和什么女人在一起是他的自由,我没有权利过问。”

“但是你确实很不高兴。”

“没有。”

“你之前还瞪过我。”

“那是因为你刺伤了他。”

“说不定以后我还会那么做……严先生不生我的气,我可以没事刺着玩……”何薇的声音蓦然消失,因为……她的眼神太可怕了。“你看,你是生气了吧。”

严希不想再理她,电梯门开,快步走了出去。

“你喜欢他,不喜欢他被我抢走,你吃醋,生气,恨不得杀了我,对不——”对。最后一个字被关在门外。

何薇望着门板,咽了咽口水,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严希收回之前对何薇的评价,这个女人的外表和内在完全不符。她很喜欢讲话,可以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但只要严冽出现,她就会乖的像个好学生,恢复柔静淡雅。

严希也曾演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戏,但做不到像她这么大的反差。莫非混迹娱乐圈的人都是天生的演员?

严希没有多余的精力对她做更深的了解,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三天后,叶海再度到来。

“严兄对小弟送的礼物可还满意?”叶海的眼神状似不经意的飘向何薇,深处隐隐闪着寒光。

“当然满意。”严冽轻搂着何薇的腰,笑的意味深长。“能够得到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子的第一次,对我是相当美妙的体验。”

“说到喝酒,既然严兄明天就要走了,那今晚必须不醉不归了!”

叶海安排了一艘游艇,带他们出海,边喝酒边欣赏风景。船上除了他们四个人,有一位驾船的船长和一位水手,另外还有两名厨师,两名侍者。这样的安排看似寻常,却暗藏玄机。

“风行集团在香港有分部,但严兄不曾在香港走过货,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控制香港的势力很复杂,我不想与他们一一周旋……其实也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嫌麻烦。”严冽一顿,笑问:“叶老大有意沾这门生意?”

“赚钱的生意当然越多越好。”叶海转过身,背倚栏杆,目光绽出锐利的光泽。“严兄不想考虑一下?”

严冽低笑。“我还在想,不会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你把何薇那么珍贵的女人送给我,原来是别有目的。”

提到何薇,叶海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一个女人而已,算不上什么。谈生意看重的是诚意,严兄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