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恋爱的滋味(1)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大概就是在叶茂才**她洗澡的时候,他意识到她是一个女孩的事实,也是在那个时候,他对她不再只是单纯的爱护,慢慢转变为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宠。他想给她最好的一切,想把全世界最贵重的礼物统统送给她——

因为她值得。

冯义锋的出现,给他指了一条可以实现愿望的途径,他毫不在乎这个途径是否会给他带来灭顶的灾难。他一无所有,有的只是这条命,他想得到的一切只能用这条命去拼,这个道理,他早就想明白了。

只要能给她一个安定富足的生活,任何事他都愿意去做。他不在乎,任何事都不在乎,只除了她。

“唔……”何薇虚软无力的拍打他的肩。长时间的亲吻让她没有办法呼吸,快要死掉了。

叶海感觉到她的不适,意犹未尽的缓缓退出,看着她红通通的小脸,和迷离水润的眼眸,禁不住坏笑。

何薇张着嘴大口大口喘气,无辜的望着他。“你这是……干嘛……”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

叶海轻碰她的脸颊,轻柔的眸光溢满宠爱。“薇薇,你是我的。”刚说完,他又吻住她。

何薇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又来一次,她不情愿的反抗起来,可是没反抗几下便偃旗息鼓,乖乖闭上眼睛让他亲。

他的吻,一次比一次放纵。

深入进她的口中,蛮横的邀请她与他缠吻。

何薇实在承受不住这么激烈的索吻,呜咽轻吟,表示自己的抗议,殊不知她发出的声音是最好的摧,情剂,撩拨着叶海已近溃决的理智。

这一吻结束,两个人都狼狈。

叶海埋首在她颈窝,慢慢平复紧绷的欲,望。他的自制力比他自己想象中还要差,幸好,只是针对她一个人而已。

“你……”何薇不敢乱动,侧眸看着他,心里堵着一个急欲解开的疑惑。“干嘛要这样……”

“你不知道?”

“不……”

“想。”

他心里想的事,她怎么能想的出来?

叶海直起身,手撑在她脸侧,笑凝着她困惑的小脸。“想不出来?”

何薇摇头。

叶海低头亲了她一下,惊的她慌忙捂住嘴。“再想。”

“唔唔……”何薇还是摇头。

叶海扯开她的两只手反扣到她身后,又带领她进行了一次深吻。何薇被亲的晕头转向,脑子根本不能思考了。

“还是想不出来?”

“……”

“我们再来一次。”

“不要!”

“嘘……这里是图书馆。”

“……”

别再亲了啦!

呜……

要不是何薇的肚子咕咕叫,叶海还不打算放过她。想当然,他守了她这么久,好不容易可以明目张胆吃掉,只吃一两次怎么可能饱。叶海盘算着,以后他喂她吃饭,她喂他吃她,公平合理。

何薇趴在桌上专心吃饭,虽然她还是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不敢再问了,绝对绝对不会再问。

“你和那个眼镜怎么认识的?”

何薇噎了一下,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人家是副会长……”

“我又不认识他。”

不认识你干嘛还问……“我和他不算认识……就是凑巧碰面,聊了几句……”何薇说谎的技巧很差。

叶海打定主意吃掉她,对那些想打她主意的人也就不在意了。“以后不许跟他单独见面,不许跟他说话,看一眼也不行。”

何薇愣愣的抬起头。“为什么?”

“我说了就算,没有为什么。”

“……”霸道鬼。

“还有,以后除了我以外,你不许跟别的男生单独见面,不许跟他们说话……”

“看也不行?”

“对,看也不行。”

“那我以后就只能看你一个人?”

“不错。”

“……”何薇一肚子不甘心,可是对着他那张唯我独尊的脸,又一句反对的话也说不出来。好吧,她是胆小鬼。“不小心看到怎么办……”

“让我亲十次。”

“十次!?”

“对。”

“那我要是跟男生说话……岂不是要亲一百次……”好恐怖……她要不是窒息死掉,也会因为舌头断掉而死。

“没那么夸张。”叶海托着下巴,悠悠坏笑。“我还有别的手段惩罚你。”

“比方说……”

叶海没说话,指着她领口盖住的地方。

何薇马上就明白了。“你、你、你……”他一定是开玩笑的对吧?他要对她做跟张耀明一样的事?

“所以,你最好小心点。”

“你怎么能这样!”

“怎么不能?”

“我不让你跟女生单独见面,不跟她们说话,不看她们,你也能做到?”

“能。”叶海扯唇一笑。“我要是做不到,你也可以罚我。”他竖起左手的食指,碰了碰右手的拳头。

十次……

里里外外都是她吃亏好不好!

“我不要这样啦……你莫明其妙的……干嘛限制我跟男生来往,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叶海脸色一变,冷冰冰的说:“那个难道不算?”

“这个是意外!”

“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杜绝意外的发生。”叶海的表情冷极了,一点说笑的意思都没有。

何薇知道他是认真的,所以一声不吭。

吃完饭,他们从食堂回教室,何薇走在叶海后面,垂头丧气的。叶海回头看看她,好笑的问:“你很不服气?”

“不是……”

“那干嘛一副我欺负了你的样子?”

他没欺负她么?

“好了。”叶海搂着她的肩,把她带到身边。“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听,这不是挺好嘛。”

“你总要给我个理由……”

“你想要什么理由?”

“不是我想要什么理由,而是你突然变的奇怪,应该向我解释一下。”

叶海皱皱眉。“没什么好解释的。”

“那我也可以不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