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成长,疏远(4)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取消啦,SLV那边花大价钱新捧了个小歌星你知道吧,现在杂志都抢着去采访她了。”

“可是容姐这么有实力……”

爱芬看看周围没人,偷偷说:“再有实力又怎么样,女人到了这个年纪演艺事业就算到头了。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女人,过了三十岁嫁豪门的嫁豪门,剩下的这些拼了命的搏出镜率,真正靠实力在这个圈子呆住的又有几个?”

“听你这么说好像很惨。”

“可不,女人呐,事业名气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嫁个疼自己的老公。”爱芬说到这儿就叹气。“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遇到愿意娶我回家的男人。”

没有工作,何薇提前回了家。她经过菜市场买了些菜,想回家煮给叶海吃,可是……家里没人。

她以为,对他说了那么多,多少会有一点作用……她太高估自己了,没有人可以改变他决定的事……他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何薇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从前在家等待的困境似乎又回来了,她又开始重复过去的恶梦……这么厌烦。

何薇看着家里的电话,走过去,把电话线拔下来,拎起包,出门。买回的菜被遗忘在厨房。

何薇很久没逛过街了,因为没有什么需要买的,她只是沿街在橱窗看看。走的累了,何薇找了一间露天咖啡店坐。

其实这个时候她很想回家,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最近这段时间她真的很累。

何薇看看表,时间还早。她想不出再去什么地方打发时间,思来想去,还是只能回家,偏偏心里那么排斥。

何薇在咖啡店坐到太阳下山,点了简餐填肚子,打算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再回去。她刚买好票,包里的手机响起来。何薇看到陌生来电,刚要接起来,想了想把手机放回包里。

这个时间看电影的人不多,何薇随便挑了一个位置坐下。电影放映前,韩杰打来电话,何薇把铃声关掉,专心看电影。

影片很有趣,直到中间休息的时候,她才想起电话的事,拿出手机却发现电池被打没电了。

到底是打了多少遍……

何薇换上新电池,刚开机电话就打进来,她不小心接了起来,然后听到叶海在里面咆哮。

“你在哪!”

何薇把手机拿开一点,不情愿的回答。“电影院。”

“……”

那边忽然沉默了。“有事么?”

“哪家影院?我去找你。”

“百货公司左边这里……我还没有看完。”

“我知道了。”

何薇合上手机,有一点点不确定。他说知道是要晚一点到,还是说他不来了?电影重新开始,放映厅的灯光熄灭,何薇决定先把电影看完再说。

看完电影,何薇拿着没喝完的可乐出来,下楼梯时似乎瞥到一个人。她停下,转头看向右边,叶海站在那儿。

“你……什么时候来的?”

“半小时前。”

何薇去包里找手机,没有看到他打进来电话。“怎么不叫我?”

“你想看一半就走?”

“可以回家租碟看……总比你在这儿站半小时好吧。”

叶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搂着她往外走。何薇没问他要去哪,她觉得他挺奇怪的。一般来说,他不是该发脾气质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叶海带她到停车的地方,打开车门等她上车。

“去哪?”

“回家。”

“哦。”何薇坐上车,看着他关上车门,转到另一边,等他上车。没有生气的迹象。

电影院离家不远,不到五分钟就到了。

何薇打开家门,发现被她拔掉的电话线重新接上了。呃,他中午回过家?何薇想起她回来时买的菜,到厨房,发现都放进冰箱里了。

叶海晚一步进屋,看到她在看冰箱,什么也没说,进屋换衣服。

“你吃过饭了?”

“没有。”

“我吃过了……下泡面给你?”

叶海衣服换到一半,回头看着她,看起来有话要说的样子。

“还是……帮你叫外卖?”

叶海默了会儿,转过去。“泡面。”

那绝对不是愉快的语气。何薇走进厨房,洗了手,穿上围裙,拿出菜,简单料理了两个菜,等他洗完澡出来时,香喷喷的饭菜已经做好了。

“泡面呢?”

“你真的要吃?”

叶海轻轻一笑,伸手捏她的脸。

很多事,他们心里都清楚。他有他可以妥协的,有他不可以妥协的,她也是一样。两个人相处,总要有一个人进,一个人退,他选择他可以让步的来退,她也放弃逼他妥协……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以后要接电话。”

“我没有不接……”

叶海抬眸,淡淡的看她。

何薇眼神飘向一边。“我给你打你也会不接……”

“这么孩子气,你真的长大了吗?”

“这不是孩子气,是公平。”

“我不是随时有空会接电话。”

“我也很忙。”

“……”叶海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留信息给我,我会打回去。”

“我可以问你的行踪吗?”

“不行。”

“那我也不告诉你。”

“薇薇!”

何薇不理他,端起碗盘进了厨房。

她找不到他会着急,他找不到她也会着急,既然这样,他想知道她的行踪就必须也让她知道他的,不是吗?

叶海走到厨房门口,无可奈何的看着她。“你比以前麻烦多了。”

“不高兴就不要管我。”

叶海听出她在赌气,无奈的笑笑。“我要是不管你,还有谁会管你。”

“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任性有个限度,我不是什么都能容忍。”叶海显然是不耐烦了。

何薇转头看他,放下没有洗完的碗,擦干手往外走。

“去哪?”

“出去。”

叶海拦住她,眉心微皱。“相同的手段只能用一次,别指望第二次还会奏效。”

“我没有要你理我,你不高兴可以当我不存在。”

“薇薇……”

“我只要一个公平,你愿意给就给,不愿意就算了。”

“掌握我的行踪真的这么重要?”

“我只是希望在需要你的时候能够找到你。”

叶海默了默,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