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分歧,矛盾(4)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何薇喊了很久,喊累了,坐在地上发呆。他会生气她早料到了,但她没想到他会把她关起来!这算什么?他有什么权利囚禁她!

何薇一夜没睡,天亮的时候,听到叶海出门了,她急忙爬起来,从包里找出手机打给韩杰。

韩杰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楼下,何薇从窗户把备用钥匙扔下去。韩杰上楼打开门,在叶海的房间找到她房间的钥匙,这才把她解救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

何薇沮丧的坐在床上。“他知道我和公司签约的事……我一回来就把我关了起来……”

“你没跟他解释?”

“他根本就不给我机会解释!”

韩杰想想叶海的脾气,不说话了。

何薇冷静下来,想到叶海随时会回来,急忙站起来,拎起包要出门。

“不行,你不能出去。”

何薇诧异的看着他。

“叶海的脾气你也知道,你要是就这么走了,他会更生气。”

“那我该怎么办?等他回来再把我关起来?我不是他的囚犯!”她很生气……生气是因为心寒!他怎么能那么对她?

他生气,发脾气凶她,她都认了!她知道她瞒他不对,不顾他的反对签约不对,可他至少该给她辨解的机会,听听她的想法吧?什么都不听就限制她的自由……在他心里,她的意愿是可以完全无视的?

“何薇,你先冷静。”

“我没办法冷静!”何薇失控的喊。

“……”

“韩杰,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这十几年我从来没有一次违抗过他的意思,他喜欢女孩留长头发,我就把头发留长,他喜欢女孩健康阳光,我就陪他锻炼陪他打球,他不喜欢吃的东西,我不做,他不喜欢我穿裙子,我不穿,他不喜欢我结识男生,我就只跟女生一起玩……从小到大,我喜欢的,不喜欢的,都是由他来决定,为什么!?”

“我是他捡回来的,没有他,我早就冻死饿死了!他是我的恩人,我必须听他的话,我喜不喜欢留长头发不重要,我喜不喜欢运动不重要,只要他喜欢,我一定要做到,因为我欠他的还不清,除了听他的话,我什么都给不了他!”

“不能做喜欢的事不要紧,不能要喜欢的东西不要紧,我只要有他就够了,我一直这么对自己说,我也一直是这么相信的,但是不行!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二十岁了!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想做的事,我不可能只围着他一个人打转,这是我自己的人生,我不想一辈子听从他摆布!”

何薇将堆积在心里多年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她说完,忽然看到韩杰身后的人……叶海回来了。

韩杰注意到她的视线,转身看到叶海站在门口。

坏了。

他听到了多少?

叶海手里拎着买来的早餐,热气在袋子里面熏出一层雾气,很淡,很模糊,一如他此刻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那个,刚才……”

叶海把早餐放在门口的柜子上,侧过身,让出地方。“走。”

不驯的情绪冲散了理智,何薇冷着脸走出房间。

“何薇!”韩杰想要拉住她,不料被她避开了。

何薇低头从叶海面前走出去。

叶海狠甩上门,门板颤了很久。

闯祸了。

韩杰看着吧台边一杯接一杯喝的人,无可奈何的叹气。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他就不去做这个烂好人了……谁能想到何薇突然失控,把积压多年的情绪发泄出来?

叶海想必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吧。

一心想着她,一心为她好,到头来却被指责是束缚她的狱卒……沟通不当导致积怨加深,爆发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的问题一直都在。

“给我拿一杯……”韩杰看着叶海杯子里的酒,不敢认同的扬扬眉。“酒精低点的。”

酒保给他拿来一杯酒,顺便给叶海添满。

韩杰捏着杯沿,用余光瞥他。他们认识也算满久了,他的脾气他很了解——珍爱生命,就不要招惹他。这不是一句玩笑话。他是个危险分子,尤其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真的会杀人。

“你不觉得你的反应太过度了?”韩杰试图劝说。“何薇说的那些明显都是气话,你何必放在心上?”

叶海听到了他说的话,但是没有反应。他端起杯子,把酒喝光,示意酒保接着倒。

酒保倒完了一杯,耸耸肩,又去开一瓶。

他不会醉吗?这已经是第三瓶了,酒量再好也有个限度……韩杰皱眉。“叶海,你不要想的这么严重,何薇并不是想离开你,她只是需要……一点自由。”

叶海端杯子的手顿了一下。

韩杰知道他听进去了,再接再厉道:“你不在的这三年,她都是一个人撑过来的,有些变化看不出来,但你不能否认,她长大了,她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想法,需要被尊重……”

叶海慢慢侧首,看着他。被酒精薰染过的眼眸,有一种冷冽的危险味道。

呃……不太妙。韩杰把酒喝下去,后悔没要一杯更烈的。“我的意思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谈,你采用强制手段对她,只会让她更想逃。”

“我只知道,给她自由,她会得寸近尺。”

“你用强硬手段对她,又有什么效果?”

叶海把酒要过来,自己倒。“少管我的事。”

他很能理解何薇为什么会生气。韩杰头疼的揉着眉心。遇上这么个不讲理的暴君,再好脾气的人也会被逼急。

韩杰劝不动他,只好陪他一起喝酒。

“韩杰,在这儿闷着呢……呃,老大?”徐正笑呵呵的拍拍韩杰的背,转头看到叶海坐在旁边,诧异极了。这个时间,他一般都是呆在家的。

“别吵他,火气正大。”

徐正严肃起来,小声问:“谁惹老大了?”

“你说呢?”

“……”徐正看看叶海,琢磨着,能把他惹火的人有很多,但是能让他憋着火坐在这儿喝闷酒的……就只有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