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妥协,委屈(7)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她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他对她有感情。对,不记得了,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使她这样相信。

记忆被“现在”覆盖,全都变得模糊。

她曾经怀疑过,但怀疑从未大过确信,从未真正动摇,可是现在……她深深怀疑那些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是她的错觉。

他对她真的有感情吗?

压迫,强制,这是一直以来她感受到的最多的东西。温柔,温情,有时会有,他会哄她,会纵容她,但要看他的心情。一直都是这样,不是吗?按照他的喜好对她发号施令,不服从,便给予她惩罚教训,直到她低头认错。

他把她当成什么?

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她注定要遵从他的意愿,用他希望的方式度过这一生。她没有选择权,没有自由。她逃不开这些……也许,她也依恋,恋着有他陪伴的不孤独,但是她不知道,孤独和被控制,哪一个更加令她不能接受。

叶海有事外出,何薇一个人在家。情绪平静下来,她洗了澡,换了衣服,去菜市场买东西。

她必须做点什么来分散她的注意,一个人呆在家里,她会感觉透不过气。

何薇在市场来来回回走了三、四趟,手里还是空空的。菜市场的热闹可以让她分神,可是……她没办法不去想早上发生的事。虽说已经过去了,但她还是很怕……

简直就是恶梦。

何薇买了中午和晚上的菜,回到家,听到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同时响,她先接了座机。

“你好。”何薇听到有人在说话,电话被转交到叶海手中,然后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刚才出去……”

“你去哪了?”

“市场……”

叶海沉默了一会儿,阴沉沉的问:“没带手机?”

“嗯……”

“我一会儿回去。”

“哦。”

放下电话,何薇去房间,找到她的手机。上面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她离开不久他就打来了……忽然间,很累。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何薇把菜洗干净,分类放进冰箱,然后开始准备午饭。半小时后,叶海回来了,他进门的时候,何薇正好把菜放进锅里,油烟机的声音掩盖了开门声。

叶海进了厨房,先看了她一眼,才说:“我买了……”

啪!

咣啷。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把何薇吓了一跳,她失手掉了锅铲,锅里的菜也洒到了外面。

两个人都因为发生的事沉默。

锅里的菜滋滋作响,有一股糊了的味道。

何薇回过神来,赶忙关掉煤气,把油烟机开到最大,并且打开了窗户。她的心跳很快。何薇背对着叶海,害怕他生气,不敢转过来。

叶海看了看她,看了看地上的锅铲,弯腰捡起来放进水池。“我去换衣服。”说完,离开了厨房。

菜烧糊了,何薇又重新准备,重新做,多花了点时间。她端饭菜出来的时候,叶海把饭桌收拾好了,见她出来,他才进厨房拿碗筷。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何薇没有胃口,没盛饭,只吃了几口菜就不吃了。叶海看着她进房间,然后就没动静了。

他不瞎,当然看出她情绪不对。今早的事是有点过了,但他不想道歉。

叶海吃完,把餐具收进厨房,何薇从房间里出来,接过他端的碗盘,进厨房去洗。他们擦身而过,谁也没有碰到谁。

叶海把剩下的餐具端起来,倚着门框看她洗碗。“你今天没有工作?”

“嗯……”

“一会儿有什么安排。”

何薇轻摇头。

“你昨天找韩杰是有什么事?”

何薇洗碗的动作顿了一下。“没什么……”

“他告诉我,你要出唱片了。”

“那个……”何薇急忙转过身,向他解释。“那个还没有确定下来,只是口头的约定……”

叶海有些不解。

何薇不安的握着自己的手。“录唱片到发行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说,现在只是录唱片……其他的事都还不一定……”

她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叶海没听懂。

何薇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紧张的小声说:“这件事是临时决定的,我事先也不知道……所以……”

叶海懂了。“我没有反对。”

“……”

很明显,她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叶海看着她,眸光微微一闪。“我下午有事,晚上不回来。”

“哦。”

话题断了。

她很乖,很听话,但是……

叶海看着没关的水龙,提醒她。“水满了。”

何薇回神,赶忙把塞子拔起来,等她收拾好,叶海已经离开了。

谈判很早就结束,叶海顶下湾仔的几间娱乐会所,把势力延伸到这里。从九龙到新界,到香港岛,全港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在从前,是绝无可能实现的事,但是他办到了。

叶海晃着杯子的酒,为已然到手的成就庆祝。

然而,他可以掌握香港的黑道势力,却无法掌握一个女人的心。

他从来没有这么不确定过,为一件事,为一个人,心烦意乱。他不知道她需要什么,他觉得已经给她很多,但还是不够……她不快乐,她不快乐的原因是他。

其实他知道她需要什么,她早就已经很明白的说了出来,他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她要的,他不能给。

“你怎么还在这儿?这么喜欢我们新盘下来的店?”韩杰办完交接手续,下来看到他一个人坐在大堂喝酒。

叶海抬眸,看着他,忽然问:“怎么才能让一个人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

“嗯?”韩杰轻笑。“你问的是,心甘情愿?”

叶海没心情理会他的调侃。

韩杰收起不正经。“这个问题你不应该来问我。想想,你手下这么多兄弟服你,心甘情愿为你卖命,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怎么知道。”再说,男人和女人也不一样。

“不知道就好好想。”韩杰走到他身后,轻拍他的肩,往门口走。“罩得住这么多手下,罩不住一个女人,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叶海皱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