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幸福,变故(2)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方皓霖在进娱乐圈之前就结了婚,身为偶像,他必须隐瞒已婚的身份。混迹娱乐圈半年多,他一直没有工作,阴差阳错结识了一些朋友,朋友介绍了那位董事长给他,一来二去,便发展成各取所需的关系。

这就是真相。

事情虽然澄清了,但是之前的消息闹的太大,媒体的大力宣传,几乎让所有人认定何薇是破坏婚姻的第三者。而且,富商方面为了顾及自己的体面,砸重金封了媒体口,知道真相的人没有几个。

结果,何薇还是成了替罪羊。

“坏女人!打这个坏女人!”

“抢别人老公的女人最不要脸了!”

“打她!打她!”

诗诗护着何薇从警局出来,围聚的群众朝她们扔鸡蛋,一些反对何薇的粉丝团体也趁机跟来捣乱,打标语奚落她。

记者挡住了她们的车,像吸血的蚊子一样争相质问何薇。

何薇在他们的围攻推挤中,只觉大脑晕眩。诗诗不断强调事实并非如此,可是方皓霖夫妻不愿站出来澄清,任她说破嘴也没人相信。

记者围住她们,不停追问,采访的长麦伸到前面,何薇看着记者扭曲的面容,脸色苍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坏女人!”一个中年妇人爬上她们的车,从正面向她泼出一篮鸡蛋。

何薇和诗诗躲不开,被破碎的蛋液淋了一身。

“何薇姐,你没事吧?”

诗诗在跟她说话,可何薇都没有听到。从未有过的疲倦向她袭卷而来,这一刻,她脑子只有一个疑问——这就是她要的吗?

她喜欢唱歌,想要唱歌,为此付出努力,甚至背弃了她最不该背弃的人,她希望得到的就这些?

她不够聪明,却误以为自己聪明。她看到的远不及叶海看的远,放着他的宠爱不要,承受旁人羞辱……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她们被围攻,警察和工作人员的阻挡都不起作用。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急驰而来一队车,嚣张呼啸的引擎声震的地面颤动。

开在最前面的那辆跑车,仿佛失控一般冲入人群中,围攻的人群见状,尖叫着向两旁跑开,车停在何薇和诗诗身边。何薇失神的看着车上的人下来,看到他的一瞬间,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薇薇。”叶海跑过来,丝毫不介意她被蛋液弄脏的狼狈,用力将她抱入怀中。“不怕,我来了。”

叶海……

声音哽在喉咙,发不出。何薇下意识揪紧他的衣角,委屈的哽咽落泪。

随后到的十几辆车,跳下一大帮凶悍的青年。徐正指挥他们清场,完全无视这里是警局正前方。

黑道分子插手,连警察都不敢吱,何况是记者和平民。

“喂喂,搞这么大排场不太好吧……”诗诗虽然对这些人也有气,但她是善良好市民,不怎么赞成叶海的做法。

叶海清清冷冷瞥她一眼,把诗诗冻的够呛,再不敢吭声了。

“老大……”徐正走过来,看着何薇哭泣不止,脸色变的很难看。操!他的同学都敢欺负?徐正眉毛倒竖,转身对身后的小弟吩咐。“进去把方皓霖那孙子给我揪出来!”

“是!”

“记者呢?给我带过来!”

记者被一帮人哄赶过来,徐正也不废话,把手上的照片往地上一扔,厚厚一本相册,拍的全是方皓霖和董事长见不得光的丑事。

“老子要是再看到一篇抵毁何薇的报导,就放火烧了你们的老窝!妈的,我们家何薇是什么人,敢欺负她,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徐正骂完,往远处一望。“那些拿鸡蛋的举标语的,不管是男是女,统统给我打!”

不一会儿,小弟们押着方皓霖出来,后面还跟着警署署长。

“徐爷,这是怎么了?”署长陪着笑脸说:“什么事惹火您了,一点小事,不用摆这么大阵势吧,给小弟点面子,你们这么搞,我不好交待啊。”

徐正堆满笑容,倏的又冷下来。“这些人惹到的不是我,是我老大。”

“啊?”署长惊讶的发现叶海也在。他抱着的人是……

“我不闹也行,在场这些人统统抓起来,关他十天半个月,我马上叫兄弟辙走。”

“别这样嘛……警局哪有这么多地方……”

“你没有我有。”

“徐爷,这样不好吧……”

“滚你妈的!我老大不爽,你这署长也别想做了!”

何薇听到徐正的声音,吸吸鼻子,抬起头来。“叶海……”她刚刚哭过,声音很哑。

叶海知道她想说什么。“我们回去,这里交给徐正。”

何薇扯住他袖子,脸上泪痕未干,瞅着他不说话。

叶海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她受了委屈难过成这样,他哪还狠得下跟她较真。“徐正!”

“老大,什么事?”

“带走方皓霖,叫兄弟们辙。”

“哦……”徐正看看何薇,忙不迭答应。“好!”

叶海搂着何薇上车,剩下的事徐正会看着办。

叶海开车送她回家。何薇的情绪没有完全平复,无形间流露出对他的依恋,看上去楚楚可怜。

回到家,何薇还是粘着他,叶海放热水让她先洗澡,她也不肯放开他的手。

“乖,听话,先把自己洗干净,我就在外面,哪也不去。”叶海柔声哄着她,想到她受的委屈,一阵阵心疼。

何薇握紧他的手指,低着头,不动。

“薇薇,鸡蛋会招来苍蝇,你不想被苍蝇叮吧?”叶海笑着逗她。

何薇瞅瞅他,盯着他衣服前面的脏东西。“你也粘到了……”

“不要紧,我换件衣服就行。”

“有味道……”

叶海沉默半晌,弄清了她的意思。“你要我陪你洗?”

何薇轻轻点头。

叶海叹气,搂着她抱了抱。他知道,她是吓坏了。

叶海帮她脱了衣服,扶着她坐进浴缸。他们之间没有太多避讳,除了最后那个步骤,该做的全做过了,这个时候,她只想他陪在她身边,没心思害羞。

叶海坐进来,浴缸的水溢出,打湿了磁砖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