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羞辱,折磨(23)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叶海弯下腰,拾起地上的相册,翻开来看。微微泛黄的照片,记忆着青涩的年华。

照片上的两个人笑的格外灿烂,那样的笑容好似讽刺一样映射着黯淡的现实,谁会想到,当初相依为命的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是我们租到第一间房子时拍的照片。”何薇指着照片后面的布景,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眼中盈现笑意。“这个暖水瓶还记得吗?是我在便利店抽奖抽到的,我们有一次吵架,你不小心把它踢倒,我好几天没理你,你说你把它修好了,其实是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新的。”

叶海侧眸,淡淡的看着她。

“对了,我刚才看到这张。”何薇从地上拿起一张照片,期待的问:“这张,有次你受伤,右腿打了石膏,为了哄我不哭,你在上面画了一只很丑的乌龟,后来你每天都会多画一只,一直到石膏拆掉。”

关于他们的记忆,有很多很多,她也是在整理这些照片的时候才想起来,原来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那么多事……是她必须珍藏的宝贝。

何薇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照片,淡淡的神情,流露宁静的温柔。

叶海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回过头来看着相册。记忆吗……叶海摸出口袋的打火机,点燃,放置在相册下端。

薄软的塑料遇火便化,火苗点燃照片,很快便燃烧起来。

何薇闻到刺鼻的气味,望着他手中烧着的相册,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上前阻止。“不要烧……”

叶海松手,相册掉在桌上,何薇上前去抢,却被他拦住。

“快拿水浇灭它!这些照片没有底片了!”何薇急的向前扑,可是她的力气没有他的大。何薇急了,张嘴咬他的手,却被他一把推倒。

叶海拾起地上的照片,一张张扔进桌上燃烧的火堆当中。

何薇呆怔的望着他冷漠的侧脸,心像被撕裂开来一般……他怎么能面无表情的烧掉他们共有的记忆,那些……过去之后不会再有的珍贵记忆……

何薇回过神,含着泪,抢在他之前把照片收起。

叶海看到她在捡,停下来,等到她全部捡完,直接跟她要。“给我。”

何薇把照片藏在身后,用力摇头。

“不听我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你又忘了?”

“……”

“给我。”

何薇后退了一步,央求的望着他。“叶海……”

叶海突然迈步上前,掐住她的胳膊,把照片抢过来。何薇呆站在那儿,看他把照片烧毁,像是被人夺走灵魂一样,表情木然。

“还有吗?”

何薇双眼无神的望着他。

“还有吗!”

他突然大声,吓的她瑟缩了一下。请求的话被他眼中的狠意打散,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她……

何薇指指旁边的纸箱。叶海看到,把纸箱拖进卫生间,从厨房找了一瓶酒,烧在上面,一把火点燃。

她觉得,疼痛已经多到让她麻木了,可是,撕心裂肺的痛苦依然在重复。他连回忆,连可以拿来纪念的东西都不留给她……

伤害她,真的会让他开心吗?

焚烧的味道充斥房间各处,何薇把窗户打开,一点一点收拾焚烧过后的灰烬。她期待在当中找到幸存的照片,可是,一张也没有。留给她的,就只有一些看不清画面的边角。

最让她感到悲伤的,不是照片的消失,而是随着照片消失的记忆。好像是互相联系的两个世界,因一边的崩塌,另一边也未能幸免。她脑海中的记忆开始模糊,之前记忆深刻的那些往事,变的模糊起来,零零碎碎的片段,交错在一起,堆叠,互相侵蚀,模糊成分辨不清的一团……

如果她不记得,那么就再也不能证明那些快乐曾经存在过,再也不能证明她拥有过幸福,甚至,再也不能证明他们曾在一起……

叶海从卧室出来,看到她跪在客厅的卫生间门口,微皱眉。“收拾完了没?”

何薇没有听见。

“收拾完,把你的卧室腾出来,我要在这里住。”

还是没有听见。

叶海不高兴的走过去,拎着她的胳膊把她拽起来。“我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

她会不会是记错了……那个从小爱护她的少年,其实是另外的一个人……何薇的眼前忽然变暗,一头栽进叶海怀里。

叶海愣了愣,手劲松开,却见她失重滑了下去,忙把她扶住。

他知道,她珍惜的,在乎的……毫不可惜的毁掉他们珍贵的回忆,只是为了让她体会到痛苦……

他想告诉她,他可以对她狠心。

现在,她已经深切体会到了。

“何薇?”叶海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隐隐有些担心。

何薇缓缓睁开眼睛,模糊的眼神渐渐有了光泽。“我去准备晚饭……”她推开了叶海搀扶她的手,丢了魂儿似的晃进厨房。

叶海看着她虚浮的脚步,眼底出现一道裂痕。他成功打击了她,可是……

吃晚餐时,何薇的情绪平静下来,或许只是看上去如此。

她忘记了不能与他同桌吃饭的事情,坐在他的对面,安静的夹着菜,好似没有味觉,只是单纯为了补充体力在进食。期间,她的目光落在正前方,没有移动过。

何薇换了新床单,把平时用到的东西搬出卧室,只留下衣服在里面。她在收拾的时候,贝贝打来电话,约她去老地方见面。

“有事吗?”

“我们搞了首新歌,想让你听听。”

“不着急的话,改天可以吗?”

“哦……行啊,你不方便的话。”

“对不起,我改天再打给你。”

“哦……哦。”

何薇挂断电话,从窗子里看到叶海身影,慢慢转过身。“我推掉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叶海看了她一会儿,沉默的进了卧室。

何薇跟在他后面进去,继续往外搬东西。

叶海看着她一趟一趟进出,她却没有看过他一次。“你在闹情绪?”

何薇停下,不解的看着他。

“我烧了你爱惜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