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羞辱,折磨(25)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怕我买不起?”

“不是……”

暴发户式的消费方式,衬在他身上,倒是突显出江湖味道的豪爽。何薇看着他的背影,唇角不自觉扬起。

不斯文,不体贴,强硬中有点野蛮,霸道中有点自我……其实,满可爱的。

叶海转过身,发现何薇看着自己在笑,微微皱眉。

不高兴了。何薇拎着新买的手提包,步伐优雅的走到他身边,手挽上他的胳膊,侧首望着他,盈起柔然的笑。“你送我这么贵的礼物,我该怎么答谢你?”

他的眉头如她预期的一样,拧的更紧了。

何薇忍不住笑意,笑容越发迷人。

“一套道饰就能换到你的谄媚,你还真是便宜。”

“你多送我几套,我就凑够钱可以赎身了。”何薇笑着,往他身上贴。

叶海嫌恶的甩开她,一个人走去。

何薇的腰撞到柜台,缓了好一会儿才能活动。不懂怜香惜玉这点,也是一种魅力吧。

在安全的范围内,做些惹他讨厌的事,看他发脾气,也可以当作一种乐子。何薇走回停车的地方,迎着他冰冷的眼神,盈盈的笑了笑。

叶海拉开车门上车,眼不见为净。

这样想,在被冷漠对待的时候,至少可以作为自我安慰。何薇上车,还没绑好安全带,他便踩下油门,急速驶了出去。

他开的很快,转弯几乎接近九十度。依他这样的开法,估计不用几天就要更换新的轮胎。

何薇装作没有受到惊吓的样子,状似平淡的问:“我们去哪?”她只是随口问问,没盼着他会回答。

他不理她,是预料之中的事。

“陈磊你还记得吗?”

“……嗯。”

“他儿子满周岁了,摆酒席庆祝。”

“哦……”不过,为什么带她去?这种场合,她不该出席才对吧。

陈磊包了整间酒楼,整整三层,摆满了酒席,只是来参加酒席的人,看上去都不怎么和气。

叶海带她上楼,陈磊老早就在等他,一见他来,忙叫老婆抱儿子过来。

“这是我儿子,怎么样,不错吧?”陈磊的笑声宏量,难掩喜色。

叶海伸手动动小家伙的脸。“跟满月的时候不是一个模样。”

“小孩子刚出生都是丑的像猴子,长大就漂亮了,你看他现在是不是很像我?”

“哪有人说自己儿子像猴子的?”夫人不乐意了。

“事实嘛,刚看到他,我还以为不是我的种。”

“滚你大爷的!”

夫妻两个人动起手,叶海把小家伙抱过来,一只手搂在怀里,逗着他胖嘟嘟的下巴。

何薇先是看他们动手打架看的目瞪口呆,然后是看到叶海逗小宝宝看的目瞪口呆。不去劝架不要紧吗……把孩子让叶海抱不要紧吗……

“巴!哒!哒!”小家伙流着口水,开心的捶打叶海的肩膀。圆瞪的眼睛十分有精神。

他居然没有哭……

“哒哒!”小家伙冲叶海笑,开心的不得了。

叶海摸摸他的秃脑袋,发现他口水流下来,伸手问何薇要纸巾。何薇急忙从包里拿出纸巾,帮小宝宝擦嘴。

小家伙看到何薇的项链,小眼睛一闪一闪的,伸出两只手抓了抓。

“喜欢这个?”

“巴啊——”小家伙用力往她那边倾身子。

何薇把项链摘下来,放到他手里。

“哒哒!”小家伙用两只小手紧紧攥着项链,高兴的拉扯摇晃。

好可爱……她虽然以前就知道小宝宝很可爱,但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可爱……何薇伸出手,小心的碰碰他的脸,肉呼呼,很软。

叶海看到她眼中闪现的惊喜,目光不自觉放柔。“想抱抱他吗?”

“抱……可以吗?”何薇有点期待,有点忐忑,她从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小家伙。

“手放在他腋下,抱住他的**,托着他的腰。”叶海把小家伙交给她,教她怎么抱。“抱紧一点,他扑腾的力气很大。”

“好重……”何薇惊喜的望着他。

“抱不动的时候告诉我。”叶海挡在小家伙后面,以防她抱不稳脱手。

“嗯……好可爱。”何薇试着用脸去蹭他,没想到他用力亲了她一口,口水全部擦到她脸上。

“哒哒!”小家伙开心的手舞足蹈。

何薇笑出声,抱着他轻轻晃了晃。

不过,有人不高兴了。

孩子再小,到底还是个雄性,在他面前亲他的女人……这小子胆子不小。叶海不高兴的弹了下他的小脑袋。

何薇一愣。“你干嘛?”

叶海把小家伙抢走,不给她抱。何薇紧跟着他,想把小宝宝要回来,可是叶海就是不给她。

“巴,啊!巴啊!”小家伙抓着项链摇个不停。“麻,麻——”

“儿子刚才叫妈了!”陈夫人兴奋的冲过来,笑眯眯对着自己儿子。“宝贝儿,再叫一次,妈妈。”

“麻,麻——”小家伙叫是叫了,不过……他的小眼睛盯着的却是何薇。

何薇被其他人盯着,一脸莫名。

“臭小子,一条项链就把你收买了!”

“他是看何薇比你漂亮吧,而且还温柔……好儿子,将来讨媳妇一定不要你妈这样的泼妇。”

“你骂我泼妇?”

夫妻俩又去一边闹起来。

“麻,麻——”

何薇握住小家伙伸出的手,看着他,眼中多了几分沉重。要是,他们也有一个孩子……不期然的,何薇的目光和叶海对上。她以为他在看宝宝,可是,他看的人是她……

温柔的眼眸,流溢着不能言说的遗憾。

胸口蓦然间痛起来,仿佛一根针,浅浅的刺入,疼痛却缠绵刻骨。他的遗憾,是她此生最大的悲痛……

不知道为什么,小家伙特别爱粘叶海,陈夫人软硬兼施,怎么也哄不走他。男人们要喝酒,乌烟瘴气,不适合小宝宝呆,何薇解下一只耳环,放在手上,把耳环变没,又变出来,成功把小家伙引了过来。

何薇抱着小家伙去休息室,陈夫人长吁一口气,跟在他们后面。休息室没别人,陈夫人解开衣服给儿子喂奶,两个女人闲着没事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