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羞辱,折磨(26)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这个当娘的,还不如你这个云英未嫁的小姑娘有能耐,他一点都不听我的话。”

“我觉得他很乖啊。”

“在美女面前装乖是男人的天性吧。”

何薇轻笑,用手指勾住宝宝的小手。

“你和叶海是什么关系?”

何薇抬头看着她,微怔。

“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陈夫人性格大大咧咧,没那么多讲究。“你看起来跟我们这些人不是一路的……呃,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们……”是什么关系呢?从前的家人,后来的恋人,分手后做了一阵子朋友,现在……仇人?“他是我的雇主。”

“雇主?”

“嗯。”

“不会吧,你们看起来……”陈夫人笑着推了她一把。“少来骗我,姐我当年也是阅男人无数,他看你的眼神可不一样。”

何薇淡淡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出来混的这些男人啊,要说没一个是好东西,但要是他死心塌地认准了你,真的会为你割出命去……我就是看中这一点,才肯给我家那口子生孩子……娘的,为了把这死小子生出来,可折腾死我了。”

“生孩子很痛吗?”

“当然!痛死了!”

“可是,宝宝好可爱……”何薇看着小家伙,有些羡慕。

“那倒是,痛归痛,要是时间倒回去,让我再遭一次罪,我还是会生下他。”陈夫人看着儿子,眼睛里是只有母亲才有的温柔。

要是……她能给叶海生个孩子就好了……何薇想完,自己先笑起来。这么羞人的事她居然也敢想……再说,她想生,他未必愿意要。

何薇逗着小家伙肉嘟嘟的脸袋,心里满是酸楚。

小家伙晚上睡的早,宴席进行到一半,陈夫人就带着孩子回家休息去了。何薇回到酒席,找到叶海所在,发现他身边的位子有人,自己找了别处坐。

冯泽铠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了她,两个人面对面看了一会儿,都有点尴尬。

“好久不见。”

“啊……”冯泽铠想这么走过去,可是,半道又折了回来。

何薇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疑惑。

“你背叛叶大哥的事是真的?”

“……”何薇低下头,不说话,答案却也已经很明白了。

“为什么?他对你不好?”他还在上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知道叶海心里只有她一个人,这都多少年了?他只认定她一个大嫂,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薇没有办法回答,低着头,一径沉默。

“你们女人太奇怪了!”

“泽铠。”韩杰从那头走过来。

冯泽铠接收到他提醒的眼神,忍了忍,气呼呼的走开了。

韩杰看着她,笑着问:“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还有好几道菜没有上,这就吃饱了?”

“对不起……”

“不想吃也不用道歉啊。”

何薇抬起头,望见他的笑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你不责备我么?”

“责备你什么?”

“我……”

韩杰在她旁边坐下,低头默了一会儿,转头看着她。“我不相信你会为了名利出卖自己。”

何薇看着他,看了很久,泪水在眼眶打转,却勉强自己笑了出来。“结果没有什么不同。”

“不要想太多,他把你绑在身边就是不想放开你的意思。不管方式怎样,在一起不就还好吗?时间慢慢会化解他的心结,耐心等等,总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的。”

“真的会吗?”

“哪一次你做错事他没有原谅过?”韩杰轻笑。“只是这一次严重一点,火气持续的久一点,迟早会过去的。”

这是她听到的最温暖的安慰了。何薇微微一笑。“要像你说的,好像真的不用担心。”

“本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嘛,对他有点信心。你们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要是真的这么容易,他也就不会放弃了。

“谢谢你。”

叶海被人围着,不间断的有人来敬酒,但是,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角落的人身上。

她和韩杰聊的满开心,可是跟他在一起,连个笑容都没有。

“徐正。”

“诶,什么事?”

“把何薇叫过来。”

“哦……”徐正看出他脸色不好,赶紧去办。

何薇跟着徐正过去,站在叶海后面。叶海身边的人识趣的闪开,空出位子让她坐。

“找我有事么……”

叶海冷着脸,把一杯酒放在她面前。

何薇愣了愣。

“陪酒也不会吗?”

她喝一杯啤酒就会醉,他不是知道……何薇看着面前满满的一杯白酒,心里打悚。“全部喝掉吗……”

叶海转过脸,冰冷的睨着她。

她问的多余了。

何薇憋住气,端起酒,把酒当白开水喝下去。一股浓烈的劲道从喉咙窜上来,好像流酸一样烧灼整个胸腔。何薇忍着身体的不适,把杯子放下,可是,叶海竟然又给她倒了一杯。

何薇呆怔的看着他,因酒劲而绯红的脸颊,散发不相衬的苍白。

“老大……”徐正不忍心,给其他人打眼色,让他们帮忙劝。

孟飞的眼珠滴溜溜转了转,邪笑道:“老大亲自给你倒酒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张耀明在底下踹他一脚,帮倒忙。

何薇端起酒来就喝,可这一次刚喝了一口,胃便受不了白酒的刺激,反上一股强酸。何薇捂着嘴跑去卫生间,样子,狼狈极了。

这一天,她都没怎么吃东西,酒进了胃里,翻江倒海,但又吐不出什么。何薇扶着厕所的隔板,干呕不止。

醉意,晚一步出现。

何薇的头晕晕沉沉,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呕吐……好难受。她倚着门板,从喉咙到胃,没有一处不疼。

她又是哪里惹到他了……

何薇扶着,从厕所出来,用冷水洗了把脸,可是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头好晕……

卫生间的门推开,徐正左右看看,没发现人,偷溜了进来。他拍拍何薇的肩,递给她一杯解酒茶。

“喝这个吧,喝了就好受点了。”

何薇接过来,喝了一小口,温和的液体迅速流入胃中,缓和了烧灼的疼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