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羞辱,折磨(28)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何薇愣了愣,他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的?“我买完菜去了咖啡店,怕在家吵到你,所以……”

“编,接着编。”

“我说的是真的……我在咖啡店睡了一会儿,不小心睡过头了。”

“你觉得我会信?”

“我为什么要说谎?”

“我怎么会知道。”

何薇不想跟他争辩,把东西拿进厨房。刚才回来的路上跑的急,没有发现,外面和室内的温度相差很大,回到家后,被暖和的气温包围,她觉得昏昏沉沉的。

“咳……”何薇打开冰箱,平时感觉不到的冷气,没来由让她打了个寒颤。“咳咳……”

何薇强打起精神,做了晚餐。虽然下午刚刚睡过,但不知道怎么了,倦意还是很浓。她没有胃口吃东西,喝了一小碗粥,去沙发窝着。

“咳咳……”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从她进家门持续到现在,叶海有点烦了。他走到沙发那儿,把她拽起来,拖着她走到门口,打开门,推了出去。

何薇茫然的望着他。

“你好心怕吵到我,今晚就在外面过夜吧。”

“……”

叶海把房门关上,连一个请求的机会都不给她。何薇对着房门发呆,由于意识模糊,一时间没办法整理出清楚的结论。

他推她出来,是因为她说的那个谎……可是她没有说谎,可是他不相信……就是说,他是在生她的气……对吧?

生气的话,就没有办法了。要等他气消,还得过一阵子……何薇低着头,迷迷糊糊的往前走,到了电梯间,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

外套和包都在家里。

何薇回头,发呆。

还是,就在这里等吧。

何薇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倚着墙坐下。由于实在太困,坐了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叶海是在把她推出去之后,发现她的外套和包放在沙发上。给她扔出去,会不会显得多此一举?把她赶出去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她吃点苦头?

想是这么想,可是……

叶海走到阳台,等了一会儿,没见她出去。

是在门口等着?

以为他很快会开门?

叶海从冰箱取出一罐啤酒,打开,感受冰凉的酒液流过胸腔,微敛的眼眸如寒冰一样冷。

他没有那么容易心软。

时间缓缓流逝。

何薇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意识时醒时沉,身体却倦于困乏,无法从睡梦中醒来。

好冷……

呼吸变得短促,嗓子好像肿掉,无法吞咽。

好冷……

何薇不舒服的皱起眉,闭合的睫毛微微颤动。口鼻呼出的热气薰红了她的脸颊,病态的苍白衬着两抹绯红,虚弱已极。

好冷……

谁来帮她盖被子……

何薇勉强睁开眼睛,一道模糊的缝隙,她看不清楚,光线昏暗,雪白的墙壁被月光映成青色……对了,她不在家。

困倦再度袭来,何薇的脑袋无力的垂下,再度陷入昏迷。

“薇薇,薇薇!”

谁叫她……

好冷……

身体忽然进入失重的状态,她感觉自己飘了起来。不,不是飘,是一双有力的手臂……何薇闻到熟悉的气息,皱皱眉,勉力睁开眼睛,然而,却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浊重的呼吸致使视线无法清晰,没有焦距的眼眸无神的望着模糊的影子,不时慢慢的眨一下,瞳孔中却映不出任何影像。

叶海把她抱进房间,手按在她额头,急忙脱掉她的衣服,给她降温。

好冷……

何薇瑟缩成一团,不住哆嗦。

叶海进卫生间盛了一盆温水,给她擦拭身体。

不要……好冷……

她想躲开,但是没力气,只能用力的蜷起身体。

“乖,忍一忍。”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是他的声音么……

好温柔……感觉,好怀念……

叶海翻遍了家里的抽屉,终于找到退烧的药。倒了水,喂她吃下药,然后看了表,等待药效起作用。

她的身体很烫,微张的小嘴呼吸急促,十分痛苦。

叶海握紧了她的手,目露担忧。

他不知道,她会病的这么严重。她很少生病,从来没烧的这么厉害过,除了……除了他捡到她的那次。

叶海凝着她布满病容的小脸,轻轻摸着她的头顶。

他很矛盾。

狠的下心伤害她,却不能控制不去安慰她,他无法忍受她的脸上出现空泛麻木的表情,他想看到她的笑容,但是如愿看到,却又无法原谅……希望她快乐,希望她不快乐,两种极端的情绪并存,不断重复着可笑的循环。

他该拿她怎么办?

放不开,是不是只能原谅?

何薇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原本躁动不安的情绪平静下来,她似乎好受了一些,身体也不再发抖。

叶海又帮她擦了一次身体,这次,帮她盖好被子。

不期然的,叶海与她的目光相对。

何薇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安静的看着他。

叶海和她对视了一会儿,把毛巾扔进盆子里,端去倒掉——何薇扯住了他的袖子。

“别走……”干哑的声音仿佛不是她发出的。

方才抓紧他的手,忽然松开,失去力气垂落在床沿。何薇的喘息深重,像是十分费力。“陪我……好不好……”

叶海没有说话,端着水盆进了卫生间。

何薇看着他走开,眼睛涌起一层水雾。然而,悲伤的情绪没有停留太久,她便再度陷入沉睡。

叶海回来时,见她睡了,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

出过汗,烧已经退了——

陪我,好不好……

深刻的思绪慢慢流淌过眼底,显映出无法调和的矛盾。

何薇再一次醒过来,是在第二天的下午。

叶海不在。

不在。

她到处找遍,没有找到属于他的一丝痕迹。

何薇倚着墙,因生病而虚弱的体力,无法支撑起她的重量。她需要他在,可是他走了……

是因为她要求吗?

他说过,她想要的,他都不会给。

她希望他留下,他却不想让她如愿……

那么,她不要求了,他是不是可以回来?

她愿意等,多久都愿意等,只要他肯回来……她不会再要求他任何事,她什么都不要了,哪怕他对她不好,只要他回来……只要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