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终曲,未完(5)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想再等了……”支持不住的泪水,滚落脸颊。何薇深深的望着他,用颤抖的声音,虔诚乞求。“如果你还有一点点喜欢我,可不可以让我和你在一起……”

他没想到,她苏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求他。她忍着不跟他见面,一心一意等他,是因为担心他恨她,不肯原谅她?

他们真的错有够离谱。

叶海执起她的手,抚摸着她的无名指,微微笑,凝视着她,没有说话。何薇看到了熟悉的戒指,泪水一下子纷涌而出。

不需要语言。

误解的原因,澄清的经过,彼此心中隐藏的真实夙愿……什么都不必再说,他坚定了要她的决心,她也不再压抑内心真正的渴望,只要在一起,什么都不必再追问。

在叶海的精神照料下,何薇的身体慢慢恢复。葡萄牙是她一直喜欢的国家,如今有机会在这里长住,每天,叶海都会抱着她去逛街市的风景。但其实,她的身体没有这么娇弱,体力也早就恢复了,只是叶海把她当陶瓷娃娃,非要小心搂在怀里才安心。

这份甜蜜,他们都等了太久,等的太久,所以格外珍惜。

他们在里斯本停留了一个多月,把这座城市看遍,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叶海有很多事要处理,不得不回到香港,而何薇因为合约问题,不得不前往美国,分离在即,有不舍,却没有太多离愁别绪。

“私人医生和营养师会跟去美国,你的身体不好,饮食起居的事都要听他们的,不要由着性子来。”

“哦。”

“我处理完事情会去找你,工作别太卖力,要是有人敢找你麻烦马上告诉我,我亲自去修理他们。”

“哦。”

“还有……”叶海转身,见她趴在床上,专心读着诗诗发来的传真,压根就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薇薇?”

“哦。”

叶海的脸色沉下来,爬上床,打算逮住她教育一番,却不料她十分敏捷的跳到床的另一端,开心的笑起来。

“我听到了啦,真够罗嗦。”

“你嫌我罗嗦?”

“是啊,你没有自觉吗?”

叶海不悦的眯起眼睛。“稍微对你好点,你就忘了谁是主子了是吧?敢对我挑三拣四!”

何薇才不怕他。“你凶吧,你凶我,我就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会失眠,失眠就会生病,病的严重了就……”

“给我闭嘴!”

何薇瞪他。“你再吼一句!”

同样的气焰,交锋下来,谁更胜一筹是很明显的事。叶海讨好的爬到她跟前,轻轻扯着她的衣服,完全是一副残兵败将的屈辱模样。

“乖,不生气。”

“你说过不欺负我的……”

“是我不对,我不是故意的。”

“每次你都这么说。”

“我不长记性不是,你多担待点。”

何薇噗的笑出声,装出来的生气,果然支持不了多久。叶海很认命,女人嘛,该哄的时候就得把她当小孩哄,身为男人,让着小孩子一点都不丢人。

“不生气了?”

“我本来也没生气。”

“耍我很有趣?”

“是啊。”

叶海捏捏她的鼻子。“我说的话都记牢了。”

“拜托,你真的好罗嗦。”

“我都是为了你好。”

“好过头了。”

叶海翻身,挨着枕头躺下。“没听说有人嫌这个的。”

“我不喜欢你这样。”何薇看着他,认真的说:“我知道你为做的事都是出自真心的,可是你不会觉得太刻意了吗?没有那个必要嘛……我还是喜欢以前那样,你没心没肺的样子挺有魅力的。”

“切。”

“对,就是这个样子。”

叶海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身上。何薇趴在他胸前,仰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想对你好,难道还错了不成。”

“不用对我特别好,一般好就行了。”

“这哪有什么标准。”

何薇叹气,他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不懂。“你这么小心翼翼对待我,我会觉得不自在……像欠了你的。”

“你欠我的还少吗?”

“我说正经的!”

叶海笑了笑,搂着她的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宠爱的凝视她。“习惯就好了。”

“可是,我会怀念跟你吵架,被你气到肺炸的时候。”

“你是不是有自虐症啊。”

“是啊,喜欢被你虐待,心甘情愿。”

叶海啼笑皆非。

何薇的手指在他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画圈圈。“我们在这儿呆了这么久,你一次都没有……嗯,那个过……”

“哪个?”

何薇羞的把脸埋进他胸前,小声咕哝。“没碰过我。”

叶海眼中闪过了然,轻轻一笑。“怎么没碰过,这不是正在碰着。”

“不是这样……”何薇长叹,决定丢开害羞,跟他摊牌。她揪着他的领子,凶道:“你不要把我当成一碰就碎的纸娃娃,我没那么娇弱,不需要这么小心,这么爱护。”

“怎么不需要。”叶海轻声反问,手指抚过她柔软的发丝。他差一点就失去了她。诗诗写的信,每一个字,都像尖刀一样刺刮他的心,那个时候,他不在她身边,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做着令她失望的事……他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他的愧疚,除了加备对她好,他想不出别的方法补偿。

何薇看到他眼神中的伤痛,用手,轻轻捂住。而后,倾身而起,用唇碰触他的。

叶海意外。

她将胳膊移到他肩侧,搂住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神情忧郁的着他。“我不能为你生孩子了。”

叶海皱眉。“我不在乎。”

“可是我会内疚。”

“……”

何薇看着他郁闷的表情,轻轻一笑。“要是我因为这样小心伺候你,担心被你抛弃,你会觉得高兴吗?”

“……”

“我其实满怀念,以前你对我为所欲为的样子。”何薇凑上去,又吻了他的唇,虽然没有特别的表示,却是再直接不过的引诱。

如果一时之间无法改变,那么就慢慢来。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消除他的心结,正如他用没有限度的宠爱,弥补她心中的遗憾一样。在将来的某天,他们都不会再记得曾经的伤害,只会记得,相约白首的承诺。

叶海轻闭眼眸,因体会到她的心情,而感慨自己的幸运。下一秒,他扶着她的腰,将她轻放在床上,寻到她的唇,还以加倍的眷恋。

他懂她的心。

懂得,所以不需要再用语言去描述。

他爱的,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女孩,在捡到她的那一天,小指的红线便牢牢系在一起,从此,谁也离不开谁,只能相守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