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小

不纯的兔子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一年,两个人分隔两地,聚少离多。何薇在美国发展稳定,没有回来的打算,叶海也因为学乖了,不去干涉她的自由,由着她做自己喜欢的事。

不管在世界哪个地方,娱乐圈永远不缺是非。初到美国的何薇也曾遇到不少人的打压、抵毁,负面新闻不断。好在,叶海对英文一窍不通,何薇从来只报喜不报忧,这些事他都不知道。

韩杰虽然是向着何薇的,但看着她受委屈,很难保持沉默。于是跟冯泽铠两个人合伙,把需要递给叶海检阅的文件全部改成英文。叶海是个不服输的个性,知道他们存心找麻烦,闷声不说,买了书本和字典开始自学,没过两个月,就把这门语言给攻破。

可想而知,他知道在美国发生的事之后有多么愤怒。

叶海当即决定,一是从美国黑帮下手,与当地的三大帮派谈合作,越过严冽染指美国的势力,二是直接找上奥路菲,买下他在美国注册运营的公司,与集团合并,并且在美国上市。

然后某天,何薇和诗诗忽然发现,围绕在她们身边的麻烦莫名其妙消失,工作方面一帆风顺,再也没有攻击她的言论出现过。

为她打造的这张保护网,保守估计至少损失几十亿美金,但是叶海不在乎。男人赚钱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资金断链,元气大伤这些都无所谓,钱没了可以再赚,心爱的女人却只此一个。他这辈子活着就一个目的,让她的生活无忧无虑。

何薇被蒙在鼓里,对叶海做的事一无所知。严冽还有他那一帮损友,有事没事就拿他的忠心讥讽他,特别是至今没娶到孩子他娘的楚少轩和江烨。要说,他们一样都是有劣迹,有前科,不可信任,女人眼里的坏男人,为什么他们的女人说什么都不原谅他们,叶海那个女人就一点怪罪他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问题让他们伤透了脑筋。

说到严冽,就不能不说严希。严希回到严冽身边之后,代替他接管了集团和军,火生意,由于她和叶海脾气不对盘,两个人只要碰面就少不了一顿争吵。偏偏严希对叶海态度恶劣,对何薇却关爱有加,害得何薇夹在他们中间,左右为难。

叶海从香港来参加严希和严冽的婚礼,何薇陪他住在酒店。两个人难得见上一面,当然不希望被人打扰,叶海推掉严希共进晚餐的邀请,和何薇呆在房间独处,以偿相思。

“叶海。”

“嗯?”

何薇依偎在他怀里。两个人躺在床上,只是抱着,静享在相处的温馨时光,什么也不做。

“跟你一起来美国的漂亮小姐是你的新秘书?”

“嗯。”

“上次那个呢?”

“炒了。”

“为什么?”

“她非礼我。”

“……你说反了吧?”

“你不相信我?我是那种人嘛。除了你,别的女人在我眼里都跟严希那女人一样。”

“像严希不是很好嘛。”

“好什么,倒尽胃口。”

何薇憋住笑。她也觉得纳闷,按说,严希的性格一本正经,应该不会跟他起冲突才对,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要是与他有关的事,严希丝毫不肯让步,故意跟他作对。

“你不在我身边,那些女人都对我虎视眈眈,唉,真不知道我的意志力还能坚持多久。”叶海戏谑的瞅着她。

“那不是挺好,多找几个女人播种,说不定你很快就后继有人了。”

“喂,你怎么又提这个。”

何薇翻过身去,不理他。

叶海叹气,开玩笑的事,怎么总是当真呢。“回头把我身边的女人全换成男人,不给她们机会接近我,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她才不担心呢。

“别生气嘛,我们难得见面……”叶海趴在她肩上,无赖的讨好她。“你忍心冷落我,让我内疚自责?”

何薇转过头,装作生气的瞅着他。“你说对别的女人没胃口,对我也不见得有啊,要说你没偷吃,我才不信。”

这会儿嘛,叶海听懂了。她是借题发挥,怪他不主动。叶海无奈的笑叹,把她搂回怀里。“诗诗说你最近工作很多,前些天感冒刚好,要我节制一点。”

骗鬼,诗诗才不会说最后那一句。“你知道什么是节制?”

“知道啊,temperance。”

“……”

“你体质这么差,不要想三想四。”

他倒教训起她来了。何薇推他出去。“我才没有想三想四好不好,我是怕你……不要就算了,省得每次被你害的下不了床。”

叶海倒在床上,看着她生着闷气的下床,低声笑起来。想主动献身还不好意思,别扭的小笨蛋。“你就为这事儿生气啊。”

“不要跟我说话!”

“明天要参加婚礼,我不想你太累了。”

何薇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

叶海下床,去卫生间敲门。“想要就直说,这种要求我不会拒绝的。”

何薇突然把门拉开,红着脸说:“才不是我想要。”

叶海看着她,本来想憋住笑,可是没成功。

“你别笑了……”何薇低着头撞进他胸前,不知在掩饰什么。

“是我疏忽了。”叶海拦腰抱起她,回到床上。

何薇羞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在诗诗的潜移默化下,她变的越来越没羞没臊了。

小别胜新婚,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看着她羞怯脸红的样子,叶海心中溢满怜爱之情,沉下身,亲吻她的娇唇。何薇主动抱着他,热情的回应,激荡在两人之间迅速澎胀的情,欲,都有些急不可待。

可就在叶海准备进入正题时,不识趣的人跑来打扰。

“海哥,严小姐来了。”

“让她滚远点!”

“可是严小姐说有急事……”

电话里的人话没有说完,叶海就把手机扔到房间那头去了。何薇看着摔成零件的手机,暗暗叹气。他的坏脾气,恐怕这辈子都改不掉了。

“你先去忙正事。”

“我在忙的就是正事。”

这算哪门子正事?何薇忍不住好笑。“严希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好歹对她客气点。”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爽,在他面前摆出一副是她的保护者的姿态……他的女人他自己保护就行了,不用别人多管闲事。

“去嘛,我等你。”何薇安抚般的轻轻吻他。

叶海对谁都凶,唯独拿她没办法。“我很快回来。”

“嗯。”

叶海迅速下床,拾起衣服穿上,暗暗发誓。那个女人最好找他真的有要紧的事,否则别怪他搅黄了她和严冽的婚礼!

在他出门之后,何薇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打给严希,小声偷偷的说:“不要再说我偏心哦,他都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