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辰依番外:光

蛋蛋1113Ctrl+D 收藏本站

    我在病房醒来,混身象散了架一样的疼痛。

    可是,痛吗?

    不,一点也不痛,因为,我终于看到她……

    但是。

    “辰、洛!你、怎么样?”

    那张小脸,好担忧好担忧。

    我的心,莫名一窒。

    为什么,她会用那么心痛的眼神,喊着辰洛的名字?

    在被辰洛锁着的日子里,在被辰洛拒绝让我看外面的世界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记忆,只到那一日。

    因为,辰洛想要代替我,所以,他真正成为了光,而我,成为了影。

    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这样交恶过,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因为那一场枪伤,我的能源比他微弱太多,但是,被锁着的我,只能愤怒、无力的目睹那一幕。

    “乱.伦……哈哈,我苏坦.沙特丝毫不稀罕的女儿,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搅和到阿卜杜拉的儿子走上乱.伦之路……”

    我想杀人!

    怎么可以?!我那么辛苦守了这么久的秘密,居然被这么轻易的被揭穿!

    第一次,那么后悔这几年来因为顾虑到纱缦,一直留苏坦叔父一条活路。

    我早该杀了他!

    怒然的心念才一转动,辰洛已经开枪。

    毫不犹豫,一枪致命,丝毫不留情面。

    辰洛做任何事,都比我干脆,从来不需思前虑后。

    而我,显然也错了,纱缦对苏坦叔父根本就没有什么血亲之间的怜可,她的心一直向着我,因此,苏坦叔父在她心目中,如同陌路,也一直只是与敌人划上等号的。

    因为太多的顾虑,我犯了太大的错。

    焦急着,我那么心急的想现身,安慰她。

    但是,显然,辰洛与我一样心痛与焦急。

    “辰依、哥哥……”纱缦揪着辰洛的衣袖,喊着我的名字。

    她的声音,如小猫一样在难受的梗咽着。

    而我,却只能更恨自己!为什么我的能源会突然这么差劲,根本战胜不了辰洛?

    但是。

    辰洛在做什么?

    他……在脱纱缦的衣服?!!!

    他想通过“错”,来证明,一切都没错??!

    不!!!

    不许!

    我凝结着全身所有的能源,开始攻击辰洛。

    为什么,我们兄弟之间会成了这样?

    以前,是他攻击我,现在,换成我。

    好象,爱情面前,永远没有“共享”。

    即使,我们用的是一具身体,也不可以!

    我瞬间爆发的力量,让辰洛痛苦的蹲了下来,那一刹那,一股清泉涌过一样,我终于破茧而出。

    纱缦!

    我急忙追了出去!

    却看到,她扑跪在泥土里,细弱的肩膀不住的抽泣着。

    果然,她没有办法接受……那个残忍的真相……

    我悲伤的发现,最惧怕的事情,还是爆发了。

    那么纯善的她,怎么可能接受?!

    我不敢接近的,只能这样远远的看着她……

    没关系,无论前面的路,多艰难,我都会守在她的身边,一路相随着她。

    只要她想要的生活……如兄还是如夫……只要她快乐,我都认了……

    “不!人定胜天!”辰洛的力量却开始反噬。

    辰洛要的很纯粹,他要爱情!

    来不及挣脱,我就被卷入了层层黑暗。

    而且,这一次,我是真正被“关”住了。

    因为我的反噬、抗挣,让一心只想成为“光”的辰洛有了戒备,他断绝了我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直到,我的能源突然慢慢的苏醒。

    因为,辰洛的能源突然变得很弱。而且,他好象开始并不留恋成为“光”了。

    突然,我们兄弟之间特有的心音。

    “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放你出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很虚弱。

    三件事?

    “你说!只要你放我出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放不下纱缦,我一定要再次成为“光”!

    “第一件事,治好她的病。”辰洛的声音,和以往不再相同,少了很多轻狂。

    纱缦病了?

    什么病?……

    更焦急了。

    “第二件事,好好爱她,连同我的份……”他的要求,让我完全怔住了。

    连同他的份,一起好好爱她?……

    他准备去哪里?

    “第三件事,告诉她,我死了……”

    最后一个请求,他说的那么黯淡,却又决绝……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他是如此骄傲的人,最后一句话,却那么灰败。

    无奈,妥协,我都一一点头。

    白光一闪,能源突破。

    “辰、洛!你、怎么样?”掌心都是濡湿的汗水,她紧张的握着我。

    我的眼,一点一点睁开。

    终于,我又成为了“光”,但是,敏感的觉得一切好象不同了。

    我以为,第一句话,她喊的,会是,“辰伊……”

    怅然,若失。

    ……

    是我敏感吗?

    有时候,我会觉得,她看我的眼神,透过我,看着谁……

    温婉的眼神,会有片刻淡淡的哀伤。

    她,不再爱我了?

    这句话,多年以后,我始终不敢问出口。

    特别是,儿子,和我说了很多很多以后。

    辰洛的付出,辰洛的牺牲,辰洛的决绝。

    我终于知道,辰洛为什么要说自己死了。

    那么骄傲的辰洛,却因为爱,去成为别人。

    独一无二的辰洛,却去做第二个辰伊。

    那么,辰洛两字,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那么骄傲的他,却选择这条路,只有“死”去的人,才能在活着的人心里永远留一份位置。

    辰洛,想要的,始终,是一份刻骨铭心。

    这是他的孤独,也是他的所有。

    而她呢,想要的到底是谁?

    我,并不确定。

    直到有一天……

    那天,意外的阴雨细飘着。

    四年前的同一天,辰洛消失了。

    我默默的跟着她,一直到了半山,她坐在一个墓碑前,怔怔发呆。

    那个墓碑,是按照她的要求,为辰洛制定的。

    “昨天晚上,半夜、跑出去戏水、的那个人,是你、不是辰伊,对吗?”她喃喃的轻问。

    我一惊,昨天,是月圆……

    每逢月圆之夜,辰洛都会跑出去。

    她知道,一直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说?!

    “对不起,我只能、假装不知道……一个人的、心房,太窄,藏不下、两个人……”

    “但是,你让我,该拿你、怎么办……没有办法、喜欢你,也没有办法,不喜欢你……”

    原来,一直以来,她要的始终是我,只是,也同样没有办法不喜欢着辰洛……

    所以,只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他并不存在。

    如同,假装并不知道,我们确实是亲兄妹……

    VVVVVVVVVVV

    裂爱正式完结,新坑描写生活中的爱情《只婚不爱》将正常更新,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捧场,多多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