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04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厉仲谋斜倚桌沿,一如往常的冷峻。

    吴桐没有接话。

    他看见这个女人眼中一闪而过的错愕,不禁叹惋: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业谈判对手,她还不懂如何掩饰情绪。

    这样的对手,只会想让人往死里整,而不是怜悯。

    “你开个条件,你要什么?我尽量满足。”

    吴桐握紧拳头,在他一点一点进逼的势头下强自镇静,松开一直紧咬的唇,“我要儿子。”

    厉仲谋表情未变,眼里却一黯,“这不可能。除此之外。”

    “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吴桐转身走,却不及他腿长步子快,还没到门边就被他拉住。

    他声音都不见起伏,“吴姐。”

    “时间不早了,童童还得回去做作业。”

    她拿对付童童那一套对付他,显然是脑筋还没转过弯。厉仲谋眼里晦暗不明,不再跟她绕弯子,“我其实很好奇,这么多年你都不曾找过我,怎么突然间就想通了……”

    “我宁愿你一辈子都不知道。”

    “哦?是吗?”他终于笑了,只是低笑,说不清,道不明,他的眼睛是极深的褐色,望进她眼里,“那你为什么要让孩子去找mandy?”

    吴桐恍惚觉得自己明白他话里的深意,她想要笑,无奈嘴角僵硬。

    他把她想的这么不堪,她却不知要不要解释。

    解释?他会相信?!

    “你利用孩子的行径,说实话,我不敢苟同。”

    他像陈述一个坚固到任何东西也辩驳不了的真理,轻巧地安一个罪名给她,没给她一点翻身余地。

    “也辛苦你了,还要在我、还有媒体面前演这么一场戏。”厉仲谋始终语气平和,近乎赞许,“事到如今,闹得满城风雨,你应该很满意。”

    演戏?

    满城风雨?

    满意?

    她确实该满意,他这么多顶帽子扣下来,他把她想的这么聪明,她是不是该感谢他?

    他以为她想要什么?钱?她如果只是稀罕他的钱,就不会,就不会……

    厉仲谋起身往书桌后走,拉开抽屉取出支票夹。

    他签支票的动作,她无比熟悉,熟悉到有生之年,无论如何也不愿再亲眼目睹一次。

    他却已将支票递给她:“之前建岳和你谈,你拒绝了,也许你对金额不满意,所以这次数额由你来填。”

    “……”

    “就我所知,你哥哥的公司资金周转出了问题,有了这笔钱,帮他,绰绰有余……”

    厉仲谋没有能够说完——

    “撕——”

    纸片无声掉落入地毯。

    吴桐当着他的面撕毁了支票,再抬起脸来时,已粉饰好所有情绪。

    甚至学着他的样子,轻蔑地,淡淡嘲弄地笑:“是,我是别有企图,我是利用了孩子。你想要儿子?可以,拿你全部家产来换!”

    厉仲谋怔了一下,这个女人如此强悍的一面令他不禁蹙紧了眉心。

    他也无话可说了吧?吴桐冷哼:“你不是说条件随我开么?这就是我要的,怕只怕……厉先生你给不起。”

    说完,吴桐开门出去。

    这一次他没有阻拦。

    厉仲谋在原地驻足片刻,盯着支票碎片看了好一会儿,也走出去。

    他倚靠着长廊向下看。环形走道没有挡住他的视线,他见这个女人一步一步的下楼,没了魂魄一般。

    矛盾的女人,被他质问时的羞愤,撕支票时的咄咄逼人,此时下楼时的失魂落魄……哪个是真实的她?

    他请私家侦探调查过她的资料。她工作业绩很好,但并不受大的重用。因为孩子的缘故,她升职慢,和家里的关系也不好。

    当年她考取香港c大,南下就读,拿的是全额奖学金。她的教授曾经很看好她,认为她会在业界站稳脚跟。

    半月前在医院,这个女人满额血迹撞上他,之后甚至晕在他怀中,童童那张入院详单,轻飘飘落进他的视线范围。

    他当时心脏处被撞的生疼。而他的目光,久久定格在那张入院单上,无法转移……

    此刻想来,一切仿佛冥冥之中注定的,逃都逃不掉。

    厉仲谋不止一次试过回想她2o岁时的模样,偏偏脑中一点映象都没有。然而她2o岁时,已经在为他孕育一个孩子。

    有些讽刺。厉仲谋轻笑,捏着眉心摇摇头。

    可是,要他娶她?

    不可能。

    他明确自己的目标。

    他只要儿子。

    他聘请的是最精良的律师团 ,他能给孩子一切。而她,与身在南京的父母关系紧张,甚至产后一度患上抑郁症,律师完全有理由怀疑她现在的精神状况。

    她斗不过他的……

    吴桐脚下不稳,扶着冰冷的金属扶手下楼梯。

    童童正在厨房,几个佣人围绕着他,布上满桌精美的甜点。

    孩子挑花了眼,眼仁儿明亮中带着笑。

    是吃曲奇还是吃慕斯?杏仁味道的还是草莓味道的?似乎巧克力的也不错……

    吴桐走过去,“童童,走吧。”

    她给不起他这样优渥的生活,但她现在伸出手,要童童自己选择。

    留在这里,或者,跟她回家。

    童童目光暗了暗,扭头偷瞄了下二楼才跳下椅子拉住吴桐。

    佣人见他蛋糕一口都没吃就要走,请吴桐等等,等她们把蛋糕打包皮,让孩子带回去。

    吴桐把孩子柔柔嫩嫩的手收进掌心,他依依不舍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扬起脑袋,望向吴桐。

    她不愿相信儿子这是在等厉仲谋,她蹲下身,视线与儿子平视:“妈咪回去给你买好不好?”

    厉仲谋不知何时已经现身,就站在两人身后,沉默看着。

    孩子“哦!”了一声,抬头又看一眼,终于看见厉仲谋身影。

    童童还,面对一直陪伴的母亲和突然出现的男人,无异于面对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厉仲谋眼见这一幕,心中柔软,声音柔和但不自知:“陈妈,把这些都放到车上去,待会儿叫司机送少爷回去。”

    童童的到来打乱一切,也打乱了这个男人冷情的面具。陈妈很少见厉仲谋这副样子,难免愕然,半天才找回声音:“是,少爷。”

    只是身处这一派其乐融融中央的吴桐,脸色还是不好。

    童童看看妈妈,眼珠子转了转,回过头仰视厉仲谋,声音细细的,如甜蜜巧克力丝:“谢谢叔叔。”

    厉仲谋脸色一滞,但很快恢复。他也蹲下身,轻轻巧巧从吴桐手中得到儿子的手,握在手里。

    他拨一拨儿子额前柔软的碎,“不用谢。”

    吴桐僵在一边,手心空空如也。

    却,仍留着这个男人的手刚才无意擦过时那微凉的触感。

    他蹲在那里哄着儿子,语气宠 溺,吴桐再没见过比他更好的父亲。

    她也从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他。他历来高高在上,可他现在蹲在那里,侧脸晕着陰影。难得的慈父。

    对着她的侧脸,下颚线比拟犀利的刀锋。可对着童童的正面,却是英俊的、柔和的,一派令人痴迷的景致。

    吴桐也曾想过,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她该给孩子一个父亲,可是……

    厉仲谋似是被她的目光打搅,有所察觉地抬起头来回望。

    吴桐来不及收回目光,与他视线碰撞。“滋滋”有声的电流窜过身体,她有些慌张的转过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