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06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陽光明媚又一天。

    午休时间,张曼迪在众多娱乐记者“mandy看这里!看这里!”的声音中,娇俏地笑,配合地摆pose.

    好不容易从采访区出来,她穿过幽静的走廊,问跟在身后的助理:“erinetbsp; 助理摇头。

    失望一闪而过,张曼迪回到休息室,一碰到包皮就忙着翻自己的私人手机。

    有一通未接来电,她眼瞳一亮,赶紧翻看,来电记录上显示:“mark”

    张曼迪脸色微一沉,半天才扬了扬笑容,回拨过去。

    “向大律师,你不是在休假么,怎么突然有空联系我了?”尾音微扬,让人听来,以为她真的是开心无忧。

    对方那头低沉地笑,“我今天在香港转机,”男人的声音富有磁性,“晚上有个朋友办的派对,怎么样?大明星,赏不赏脸?”

    同一时间,吴桐坐在办公桌前,转动一下酸痛的脖颈。

    正值午餐时间,吴桐还饿着肚子。她想着是不是该打电话去叫份外卖,可念及堆积如山的工作,只得再度忙碌起来。

    吴桐手头的合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全盘被转走。几个重要客户的大单子花落谁家也都还没有定数,接下来的日子只会越的忙。

    最后一份数据入档,她瞥了眼桌面上的电子年历——

    再算算开庭时间,不觉焦虑。

    吴桐捏一捏酸涩眼角,拉开抽屉,从名片夹中抽出张曼迪给她的那张名片——

    “mark.Jeff1aFirm:markxiang”

    吴桐觉得有些头疼,视线离开令人眼花缭乱的英文,向下移,找到电话号码,拨过去。

    那头是个女人,说话很客气,“对不住,向律师不在,有什么口信要带?”

    “我是吴桐,之前联络过你们。”

    “向律师刚接完美国那边的委托,目前正在休假。”

    这向佐是出了名的难请,每接完大案后还要休假,吴桐都等得没了脾气。

    “不过……”话说半截,最吊胃口,吴桐听她慢条斯理道,“……向律师特地嘱咐了,如果您等不及,他今天会在香港待一晚,有个派对,时间很空,您可以去那儿找他。”

    吴桐顿了顿:“派……对?”

    厉仲谋推掉了商联的午餐会,驱车赶往童童的学校,因为还有些文件没有批,厉仲谋的车上还带着林建岳。

    林建岳原本在季末有15天假,他连机票和酒店都已经订好。这个时候的他,本该在马尔代夫,享受陽光、海滩、比基尼美女 。

    而不是坐在这里,一条一条地校订着待批的文件。

    几天前林建岳接到噩耗:自己的假期被扣除了。

    厉仲谋没说明处罚他的原因,林建岳也能猜到,再不敢向张曼迪透露行踪。

    学校绿化很好,车子驶过整片绿荫。刚停稳,厉仲谋放下文件夹,扯下挂在耳郭上的蓝牙,下车,到“老地方”等儿子。

    隔不久就见吴童童朋友现身。

    不过今天与以往有些不同——吴童童领着个和他一般高的女孩走过来。厉仲谋斜倚着大树,叶影斑驳中,微微眯了眼,他看到儿子对自己笑。

    陽光再明媚,也比不上儿子的笑脸洋溢。

    厉仲谋扯松了领带,吴童童煞有介事地朝后边招招手,示意那个女孩一道过来。

    吴童童站在厉仲谋和女孩中间,脸一派正经:“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翰可。”

    厉仲谋觉得有趣,神色轻松,他保持微蹲,视线与女孩平视:“你好。”

    林建岳远远看着不远处那一大两,捏着手机暗忖:把这一幕录下来,再寄给各大网站,卖个好价钱?

    只是想想而已,林建岳绝对不想再被锱铢必较的老板找到什么纰漏。

    昂贵的手工西装铺在草地上,三个人坐在上头吃午餐。

    父子俩交 换食物。

    吴童童打开盖子,盒内摆盘十分漂亮,菜□人无比。出自米其林三星厨师之手。

    厉仲谋也翻开盒盖,里面一蔬两荤,还有一个自制牛肉汉堡。出自吴桐之手。

    吴桐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还自认为不错,再忙也自己做早餐,无需菲佣帮手。

    好在厉仲谋已经吃习惯了,也没那么在意,咬一口汉堡,牛肉煎地有点老。勉强自己全部吃完。

    是不是该建议她报个烹饪班,好好学学厨艺?厉仲谋无数次动了这个念头,可往往转念一想,觉得彼此还是不要有那么多交 集的好。

    张翰可很明白厉仲谋的心,有些同情他,凑过来声问:“他妈咪做的东西很难吃吧?”

    “谁说的?我妈咪做的东西是全天下最好吃的!”吴童童护短。

    “那你干嘛不自己吃,要他帮你吃?”

    吴童童眼睛瞪得大大的,就是不肯承认。

    这边僵持不下,厉仲谋已经高效率地解决掉了吴桐做的便当,用实际行动支持儿子的言论。

    吴童童得胜,见张翰可气得嘴嘟起,又有些后悔,只得粘过去,弯起讨好的眉眼。

    为时已晚,女孩头一偏,懒得理他。

    “干嘛?生气了?”

    “你就知道跟我吵架!”

    厉仲谋轻笑着把吴童童抱到自己膝头坐,伸手揉一揉张翰可的脸蛋:“他和你吵,是因为他喜欢你。”

    张翰可一知半解,面对这英俊的大人,又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点点头。

    吴童童羞得脸红,偷捏厉仲谋结识的手臂:“才不是!”

    厉仲谋意识到自己帮了倒忙,正在想弥补的方法,林建岳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支行动电话,“是mandy姐。”

    厉仲谋颔,把童童抱开,起身到一旁接电话。

    他还没出声,张曼迪已经开口:“很忙?”

    他已经走到车道上,手臂横在车顶上。他抬了抬头,日头当空,天气好,心情也好,随口答道:“在童童的学校。”

    那边静止三秒,“是吗?下次带我一起去吧,我也想见见童童。”张曼迪声音不仅不乱,反而更愉悦三分。

    厉仲谋没有回答。

    张曼迪顿了顿,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主动转移话题,“对了,我晚上要参加派对,没办法和你一起吃晚餐。”

    风和日丽,万里晴空,春天悄然隐去,夏天光明正大地篡临。

    厉仲谋回头,树荫下,童童挨着张翰可坐,仰着头正和林建岳说着话。心中有了不寻常的波动,仿佛这肆无忌惮的陽光照射进了心脏。

    厉仲谋声音依旧平缓适中,“派对结束了我去接你。”

    又聊了一会儿才挂断。厉仲谋听得出来,她是真的开心。他踩着光影的步伐回去,就见三人一齐回头,直直瞅着他。

    吴童童的表情有些古怪。

    厉仲谋主动询问:“怎么了?”

    “我,是你和我妈咪……玩火玩出来的?”

    张翰可朋友此时也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个身姿挺拔、眉目清隽的男人,等待他的回答。

    一旁的林建岳,脸色尴尬,大气都不敢喘。

    在回程的车上,林建岳第34次透过后视镜偷瞄后座上闭目养神的厉仲谋。

    厉仲谋这回终于肯睁开眼。

    林建岳抱着坦白从宽的心态自,“童童问我,你总是和他妈咪吵架,是不是因为你喜欢她。”

    厉仲谋不言不语,只微微挑眉。林建岳为他工作多年,知道他这个动作是示意

    :继续。

    林建岳不禁咽口水:“然后他问我,如果不喜欢,怎么会有他……”

    “所以你告诉他,他是我和他妈咪玩火玩出来的?”

    厉仲谋接着他的话说下去,脸上没有表情,一点都没有。可就是这样的空白,令林建岳胆寒。他了解自己的老板,越是平静,越是大难临头。

    林建岳如赴杀场,猛地闭眼点头。

    “建岳,打电话回公司,”厉仲谋依旧很平静地说,林建岳竖起耳朵听,“说你要取消你3年内的所有年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