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22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晚,吴桐被安顿在客房,一夜 辗转难眠,她向来睡眠轻浅,好不容易有了困意,又被开门声惊醒。

    吴桐愕然坐起看向门口,门扉缓慢开启,走廊的灯光流溢进来,借着可怜的光线,吴桐看清了,一双手正攀在门沿三分之一处。

    一颗脑袋很快探进门缝,吴桐戒备松懈下来,扭开台灯:“童童?”

    就听到孩子嘿嘿笑。

    童童大大方方走进来,一手环抱本厚厚的故事书,另一手揉了揉眼睛:“我睡不着。”

    童童爬上床 来,挨着吴桐侧躺下。

    吴桐接过他手中的故事书,翻看几页。

    也不知道厉仲谋是怎么想的,给童童买英文的原版。

    孩子看不懂,跑来向她求救。

    吴桐一手环着孩子,另一手垫着故事书,徐徐叙述。

    故事被她翻译地些许不对,幸而童童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窝在她怀中,身体暖烘烘的,眨眨眼睛,就累了。

    吴桐声音渐低,看着孩子柔顺的睡相,舍不得移开目光。却蓦地听见孩子哼哼唧唧:“妈咪,我错了,我明天就去向他道歉,妈咪不要生我的气……”

    吴桐捂住嘴,吞回了哽咽声,眼中泛起的氤氲也生生忍住。

    庆幸这里昏暗,童童看不见自己的狼狈。

    平复了声音,断断续续讲完这个故事。

    厉仲谋忙到将近凌晨,行政秘书把文件带回了公司,他得空去童童房间看看。

    太平山顶环境清幽,他并不常回,平日里都住在铜锣湾的公寓,处理事务也方便。厉仲谋推开卧室门,见床 上晾着被单,却没有人,神经一紧,转而才想到另一种可能性。

    他揉着吃疼的太陽穴,径直下楼去。

    ……

    推开房门,安静的室内徐徐响着一个女人轻柔的诵读声,清新的尾音,飘然落入厉仲谋耳中。

    “海格坐在长椅上等候,哈利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来到了一家管理严格的图书馆……”

    这个女人斜倚在床 头,不时垂眼看看怀中的孩子,偶尔柔和而宠 溺地拨一拨孩子的额,孩子亲密的倚靠着,窝在她的臂弯中,将睡未睡。

    正对房门的落地镜,将房内的这一幕映进他眼中。

    灯光温 润,柔和的缱绻,令人痴迷地忘了时间。

    厉仲谋恍然意识到自己在门外驻足太久,却在恍惚间,失去了进门的勇气。

    他退出来,带上门。

    本该回卧室,却不知不觉又来到书房,厉仲谋倚着桌沿,点了支烟,一下子周围变得异常地空。

    突然之间,厉仲谋将纸烟咬在齿间,快步走到书桌后,拉开抽屉。

    依稀记得很久之前的某日,佣人洗车时现了后座的剪贴盒,问过他要怎么处置。

    当时他随口一说:放到书房——此刻找起来却是万分的麻烦,抽屉没有,组合柜里也没有,厉仲谋顿觉烦躁。

    一切思绪,无从解释。

    厉仲谋在烟灰缸中用力摁熄了烟,一抬头,便看见书架上的棕色盒子。

    费了心思,找到了它,可这时候,却为什么犹豫了?

    犹豫着伸手,取下剪贴盒。

    盒里的东西多到有些杂乱,厉仲谋把它们全部倒在桌上。

    原本压在盒底的那本书,此刻映入眼帘。

    确切的说不是书,是一本怀孕日记。

    ……

    空间似乎也随着思绪的扭曲而扭曲,厉仲谋仿佛回到了那个女人的卧室,那样静谧得揪心的房间。

    当时当刻,他正要翻开这本日记,却被蓦然而起的开门声打断。

    此时此刻,厉仲谋翻开书页,指尖便不受控地停住……

    每一页,每一段,都是一个女人娟秀的字体。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她对孩子的浅浅低吟。

    “宝宝你看,这张B图里就是你,这里是心脏,还有,这里是手,医生说你很健康,妈咪很放心。”

    “宝宝是不是很讨厌吃西芹还有香菜?每次吃这个,你都让妈咪吐得很厉害。好孩子是不能挑食的,知不知道?”

    “妈咪明天有证券分析师考试,你在妈咪肚子里,要乖一点,不要踢,好不好?”

    “今天是妈咪的生日,我给自己做了一大碗长寿面来吃,宝宝你是不是很喜欢吃面?我没有再吐哦。”

    “宝宝原来是男孩子啊,那叫什么名字好呢?长得像爹地多一点,还是妈咪多一点?还是像爹地比较好,那样你会坚强。”

    “今天是情人 节,但是妈咪却忍不住哭了,很没用是不是?我答应宝宝,以后再也不会哭了。”

    “这是护士 姐帮我们拍的合照,你看你那时候这么。”

    照片上那个憔悴但是微笑的女人——

    厉仲谋的思绪坠入一片空白。

    再往后翻,日记也是只剩下大页大页的空白。

    可翻到最后,却还有一行字。下笔太过用力,因而字迹穿透了好几张纸背:

    厉仲谋,我恨你……